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30章 131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47 2016-03-22 20:15:49

  131

聂瑶珈拉过栾倾痕,隔着珠帘望着他的模样,她好好记下,今生有他,是幸福的。

栾倾痕此时完全不懂她的心,挑眉道:“怎么,我们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栾倾痕,你记住,好好爱你的母亲,好好待雪浓,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当好一个皇帝,珍惜你的人生。”聂瑶珈说完,绝决的从他身边走开,挽住骆殿尘的胳膊,随他一起步上台阶。

栾倾痕转身,不理解她说那些话的意思,他双眸轻眨,一个响指的手势,沁国皇宫大殿楼阁后方跃起无数红衣高手,像闪电一样落在人群之中。

人们见他们手中的刀剑奇形怪状,绝非一般杀手,而且他们都以各种方法蒙着脸,更是诡异,人们马上四散而逃,场面混乱。

侍卫军冲上来包围,却轻易的被几个红衣人杀掉。

骆殿尘气极,指着栾倾痕说:“你是想挑起战争对吧!好!朕现在就对卉国正式宣战!”

栾倾痕摇摇头,啧啧说道:“你何必装呢?与卉国开战是迟早的事,在你的计划之中吧。”他嘲笑骆殿尘的虚伪,然后视线移到聂瑶珈身上,对她伸手,“跟我走。”

聂瑶珈看着他深如大海的双眸,柔情与渴望,他们也许谁也放不下谁,她忘记了自己在哪里,一只手抬起……

突然,聂瑶珈的手被骆殿尘握住,硬生生的拉回来,“我的爱妃,你要做什么。”

“闭嘴!如今的状况你还想撑?我的人足以把你的皇宫斩尽杀绝。”栾倾痕听不得他叫聂瑶珈为爱妃,他永不承认。

聂瑶珈在混乱的人群里找到阮秀芜,她已经与挟持她的公公跑散,但骆殿尘在身边她又不能直接告诉栾倾痕。

可是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她惊讶,墨亦后背身负重伤的冲出来,带着阮秀芜朝门口跑去,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聂瑶珈,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聂瑶珈松口气,看着混乱的人群,喜宴变成一场屠杀,许多侍卫在付出生命,然后又有侍卫从外面赶回来,再厮杀。

应该说,所有的因在她,她是时候给一个结果了。

骆殿尘走到栾倾痕面前,狠狠的说:“这里是沁国,你以为你的人不会疲累吧?看你的人怎么应付我不断而来的侍卫。哼。”他近看着栾倾痕,从见第一面就与他不对眼,今天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栾倾痕单挑眉,也不示弱:“我带来的是精英杀手,而你的侍卫全是废物。”

“你……”骆殿尘欲还击。

聂瑶珈此时却随着人群跑出宫去,这些恨,这些杀戮全是她造成的,有句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她就试试看,只是这一试,却是豁出性命。

爱的代价,她付出的真的太高了。

栾倾痕先发现聂瑶珈不见了,他紧张的喊:“瑶珈!”看到人群中的一抹红衣飘扬,他追上去。

骆殿尘也一惊,刚要追,一个公公冒险来禀报:“皇上,那个墨亦骗了看守的侍卫,跑……跑掉了。”

“你说什么?看来你们真的都是……废物!”他紧追上栾倾痕,绝不让好不容易到手的聂瑶珈再离开他!

聂瑶珈没有跑到皇宫城外的街市,而是自己一个人跑到荒山角,头饰已被她解下,山头上的风吹乱她的发,站在山崖上迎着风口,红衣狰狞的扬起来,她如同一个从天而降的红衣仙子。

栾倾痕跑过来,骆殿尘也跑过来,齐齐看着她。

一块大石后面藏着墨亦与阮秀芜,他们只能偷偷的看着三人。

墨亦像是猜到了聂瑶珈要做什么,他想出去劝她不要,可是背上的伤已让他失血过多,他根本没有力气了。

阮秀芜又不能说话。

栾倾痕上前一步:“瑶珈,你在那里很危险,过来。”

“是你不要过来。”聂瑶珈面对着他们二人,流下热泪,“其实解决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死要活的方式,可是在这里,你们这个古代,做事太擅长武力了,呵!我没有办法,既然你们的矛盾因我越来越深,我只好解决这一切,希望你们收手,不要再斗下去了,珍惜你们现在身边的人吧。”她的脚步向后退,脚下的沙石不断掉下崖,根本听不到回音。

“不要!”骆殿尘想阻止她,伸手劝她不要再退一步了,他做错什么了?还想今后给她更多的爱,她却选择要死去也不肯给他一个机会!

栾倾痕都不敢眨眼睛,怕一瞬间,聂瑶珈就消失在他生命里。

聂瑶珈泪眼看着栾倾痕,想着他们之间的种种,天空布上灰云,雪花片片落下。

栾倾痕的眼睛也红了,“你不忍心我孤独,你若离去,我怎么办。”他不是想用这些话留住她,而是发自内心的害怕,她不能有事,否则,他会变成一具空壳。

骆殿尘看着聂瑶珈:“你走过来,我答应你任何事,不想做妃子,可以,只要你不要这样对我,太残忍了你知道吗?”

聂瑶珈痛痛快快的哭起来,眼泪已模糊她的视线,栾倾痕的模样渐渐模糊了,也许他们说得都发自内心,可是她见多了帝王的诺言是多么微不足道,因为某些原因就会轻易改变,只要她在,骆殿尘就不会收手的,他的欲望太强了。

而倾痕……应该会很快知道身世了,阮秀芜会告诉他吧,后来的路,她只能任他独自走下去。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聂瑶珈露出释然的笑,看着栾倾痕,身体向后倾下去……、栾倾痕冲过去抓,只抓过一片红碎衣角,“瑶珈!”他卧在山崖角上,看着云雾缭绕的山下,看不到底,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着。

骆殿尘跌倒在地上,左眼一滴眼泪流下,脑海中瞬间出现无数的聂瑶珈,这个山谷是沁国出了名的,山下虽然是湖,可是那可是寒潭之水,冰凉无比,不用摔死,却可以冻死。

聂瑶珈……没有希望了,她死了!她死了?骆殿尘十指插进头发里,绝望的没有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