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26章 127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66 2016-03-18 20:18:39

  127

“对你……还是无法……无法下手,临死之人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可我有,就是想看你常常笑,想看你澄澈的眼神,就像我们初遇时……你……你的……啊!”他没有力气说下去,喘息错乱。

聂瑶珈回头看一眼栾倾痕,摇摇头,没有想到,她居然成为了罪人,没有她,栾倾痕也许会留栾沛离一命吧。

栾沛离感觉身体好冷,一直颤抖,他努力的握住聂瑶珈的手:“我从来没有怪你……对我做的一切。”

说完,手僵硬起来,终于垂下去。

聂瑶珈听完他最后一句话,眼泪落下来。

栾倾痕走过去搂住她,他也无法再说什么,没有想到,是他亲手杀死了皇兄,父皇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他的。

几日后。

栾倾痕下令,将栾沛离厚葬。

德悦宫。

太后的佛珠掉了一地,她的泪断断续续流下,闭上眼睛,宫廷已经掀起了血雨腥风,不用几年,沁国与卉国必会再起战事。

骆殿尘对卉国恨之入骨,即使违背他父皇的遗训,也要毁了卉国吧。

紧接着半月过后,一个衣服破烂的少女出现在皇城门口,她便是阮秀芜身边的青悦,她苦苦求着侍卫大哥,希望找墨亦见她。

侍卫见她一身破烂,便没有帮忙。

青悦哭着喊:“墨亦哥哥!你听到没有啊!你出来啊!大事不好啦!”

墨亦哪里能听得见,他正在宫中,自从病好之后,听说栾沛离死去一事,心感惋惜。

青悦一想,她又去求侍卫:“求你让我见见皇后,她认得我的!”

“去去去,如今卉国哪里有皇后?告诉你,一直空着呢。”侍卫没好气的对她。

青悦蹲在地上,咬着指甲,心想:怎么办,谁也见不到,怎么救夫人?她从沁国一路跑回来,一墙之隔却不能告诉墨亦。

筱妃的马车正好从宫外进宫,她在家陪伴了亲人好些日子,就算是现在死去,她也无憾了。

青悦跪在地上,紧张的喊道:“求求大人帮小女传个话,我有生死大事要见太医苑墨亦。”她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希望。

筱妃掀开帘子,打量了一眼青悦,“你认得墨亦?”从没听墨亦提过他的家人或朋友呢。

“呃是的。”青悦没想到是位女子,不是什么大人,可能是后宫的妃子吧。

“你上马车吧,我带你见她。”筱妃微笑对她。

青悦一连磕了三个响头,坐在车夫另一边的位置上:“小女身上脏,不敢进去污了娘娘的马车,带我进宫,小女已感激不尽了。”

筱妃点点头,“好吧。”

马车平稳的进宫,皇宫城门又重重的合上。

墨亦被筱妃派人通传,他与青悦在凉亭内见了面。

青悦一见他便哭了,“墨亦哥哥!夫人她……”

“我娘怎么了?你快说!”墨亦这些天的不详预感袭上心头。

“不久前,有一帮人到了镇上,抓走了我和夫人,结果到沁国皇宫,皇帝将我和夫人分开软禁,他对我说,让我来找皇后,还说只能找她一个人,要皇后不可透露此事的去沁国。”

墨亦思前想后,“骆殿尘对她还没有死心!我清楚他的目的了,娘暂时不会有危险,只是……”他怕骆殿尘不仅要聂瑶珈去他身边,还会利用阮秀芜揭穿栾倾痕的身世,让卉国陷入混乱。

他该怎么做呢?“青悦,你不能将此事告诉瑶珈,这事我慢慢想办法。”

青悦摇摇头,她怎么可以弃夫人的生命不顾?墨亦只是一个卉国太医,能拿沁国怎么样?拖下去,只会让夫人受苦而已,沁国皇帝又不是要聂瑶珈的命,怎么不能告诉她!

“我听说……她不是皇后了。”青悦问。

“前些日子因为在沁国,被废了后位。”墨亦回答了她,继续想办法。

青悦说:“我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先去吃点东西,放心,我不会乱跑的。”

墨亦只是点点头,万没有想到青悦去找聂瑶珈去了。

一路打听,青悦找到了司灯房,白天她们都还清闲,只做些简单的事。

聂瑶珈见到青悦时,有些意外。

两人在火炭前坐下,青悦见四下无人,就将一切事情原尾告诉了她。

聂瑶珈听完,只觉得心口好闷,为什么没有一件事情让她停下歇息,她有些恨自己,是不是全是因为自己太多事情发生了转变的呢?

难道,她就像祸水一样?倾本佳人,注定祸国。

“青悦,这件事我知道了,你不必告诉墨亦我知道了此事,我会看着办的。”她说完,无力的走进了里屋。

青悦叹息,看得出,聂瑶珈活得好累,被两国帝王看中,注定她波澜不断。

冬至那天。

栾倾痕赐雪浓郡主封号,配与将军之子成婚。

雪浓身着鲜红嫁衣,轻施妆容,倒也美艳,她强装开心,告别了栾倾痕,还有一侧的聂瑶珈。

谁知半路上,轿子被抬回,将军儿子被一个青楼女子所害,听说因为他背弃与青楼女子的诺言,因此遇害。

雪浓成了全城的笑话,喜轿走了回头路,重新回到皇宫。

聂瑶珈看到她的时候,能从她眼睛里看到她是开心的,因为有理由留在栾倾痕身边,也许她没有出嫁这是天意。

雪浓退下,想马上脱下身上的嫁衣。

栾倾痕呢,他叹息一声,对聂瑶珈说:“朕过些日子再为她配一桩。”

“我觉得一个人合适。”

“谁?”

“你。”

栾倾痕听了,表情变得冷冷的,氤氲的怒气暴发出来,他握住她的肩:“你还是不信我?她是一个过去,或许我对她当年的情义只是兄妹之情,再进一步也只是喜欢,不是爱!”

“你不要激动。”聂瑶珈平静的说。

栾倾痕深深的叹一口气,他就直直的看着她,终于,挑眉问:“你当真觉得我非娶她不可?”

当然不可以!聂瑶珈多想大声反驳这句话,可是想到她有可能会穿越回去,有可能会因为救阮秀芜而背弃他去沁国,未来渺茫未知,她总希望有个人可以在他身边安慰他,可看看后宫,进冷宫的进冷宫,死得死,筱妃也一直病着,只有雪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