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18章 119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96 2016-03-10 20:09:14

  119

“谢皇上,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若推翻栾倾痕,卉国必须由我接任皇位,只要我当上皇帝,一定和沁国永远不争战。”

“哈哈哈,这个没问题。不过,听闻你疯了,看来你是装的。”

栾沛离的眼神黯淡下来,“本来我确实是装疯,为了苟活,可是……”他想起聂瑶珈给他下毒,让他变得真疯,若不是舅舅救他出宫,还让人给他解毒,他现在还疯癫着呢。

可是他竟然不怪她,想恨也恨不起来。

骆殿尘看着他,心想,栾沛离一心想当皇帝,野心勃勃,若他当了皇帝,必会伤了沁国,不如利用他手中的棋子,将栾倾痕推倒,令他无法当成皇帝。

卉国。

秋风瑟瑟,冷意袭来,黄叶一片片落下,鲜红的枫叶是深秋里唯一的夺目的颜色了。

聂瑶珈披着披风走在石径小路上,她一身上下没有华贵,是朴素无华的衣着,头上也没有过多的头簪。

她从梅花门走到游廓上,却未见栾倾痕刚好从游廊走进另一道梅花门,两个就这样错过,一个向南,一个向北。

太后这两天就会下懿旨,废了她的皇后之位。

新人选会是谁呢?她倒希望筱妃来做,雪浓是不可能了,与她一样,在沁国的日子成为她的污点,不然,栾倾痕会让她成为皇后的。

之前走的路是不甘被人摆布,坚持自己走的路,可是她现在才发觉,高处不胜寒,总会面对一些狂风暴雨般的事,接踵而来。

她这颗棋子,也许已经走到了尽头,无需再走了,所以放下一切,看命运的安排吧。

景心殿太后瞪大眼看着栾倾痕,她刚刚拟好旨意,现在却躺在地上,被人无视。

林公公站在墙边,小心的看着情势。

栾倾痕跪在地上,看着旨意上的黑字,“母后,儿臣不是说过,皇后不能废吗?”

“母后也是为卉国着想,她在沁国的日子成为流言蜚语,若再让她当下去,人家会说出更难听的。”

“何必在意外人怎么说,既然母后旨意难违,那朕也是金口玉言。”栾倾痕双手取下发上的皇冠,一头弯发如流水一样淌下来,他敬给太后。

太后的手颤抖着,不敢去接住这沉甸甸的皇冠,她这是在动摇卉国根本呀,她哭了,哭得很激动,不停的用权杖打着栾倾痕的身上:“你傻呀,一个绣花枕头你以前爱理不理,现在没了她连皇位也肯放弃!你要我怎么……怎么去见先帝!”

“恕儿臣不孝。”他将皇冠放在地上,起身转身时,已将紫龙袍褪下,扔在地上,他也一身白衣,纯净如雪,正跑向浮尾宫,他不是冲动,而是很坚定的决择。

边跑边想,与她骑着迅风一同策马奔腾,从此管他们打仗还是任何事,都与他们无关。

栾倾痕想想,他从小没有输掉的东西,只有心,彻彻底底的输给聂瑶珈了。

太后与林公公追出去,命令侍卫拦住他。

侍卫们是有苦难言,挡又不敢全挡,栾倾痕也是皇帝呀,他们该听谁的?

栾倾痕冷冷的说:“让开,不然,你们会死得很惨。”

侍卫们正犹豫不决,太后追上来,紧紧抓住他的袖子,“你不要闹了,像什么样子!看来你是想把母后气死不可了!好,我死给你看。”太后扔掉权杖,狠狠的将头朝柱子上撞去。

林公公马上拉住太后,“皇上,您快救救太后呀。”

栾倾痕握紧拳头,闭了闭眼睛,“对不起,母后。”他看得出太后是闹给他看。

杭问语听闻此事也从附近过来,她劝着太后,几个人乱成一团。

栾倾痕转身依然要离开,太后就是死死的抓住他的手不放,“你真的要看母后死吗?聂瑶珈哪里值得连皇位都不要!”

杭问语一听,吃惊的看着栾倾痕,原来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聂瑶珈,简直是一个祸害。

听到争执的聂瑶珈从另一边走来,林公公先是看见了她:“皇后……啊,不是。”他都不知道现在该称她什么了。

栾倾痕与她相望,看着她正走来。

杭问语上前质问:“聂瑶珈!你想把卉国搞得天翻地覆才舒服吗?你是不是心里正得意呀,皇上为你连皇位都不想要了,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能力!你这个祸水!”

“杭问语,请你说话注意一点,你们的事,与我无关。”杭问语叫她全名,她也不再敬她是贵妃身份。

太后摇着头,“倾痕,你听听,她的心如此绝决,如此狠毒,你还执着吗?”

栾倾痕看着她,眼睛里湿润润的,但还是微笑了,“爱一个人,包括她的狠,我没有办法将这一点踢除。”

“你!先帝啊!我这就去见你,向你告罪!”她硬是要撞柱子,林公公与几个侍卫拦着,在栾倾痕与聂瑶珈中间闹得不可开交,乱成一团。

聂瑶珈看着栾倾痕,他说爱……他说要放弃皇位……他是这样坚定的看着自己。

仿佛这个里没有他们的喧嚣,只剩他们两个远远的凝望。

杭问语看着聂瑶珈与栾倾痕一直对望,气不过,不知哪来的力气抓过聂瑶珈的衣服将她狠狠推到太后那边:“还不是过去拦着太后,都是因为你!”

可是力气过大,聂瑶珈又是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她凌乱的步子并没有来到太后身边,而是刚好从游廊的石阶上滚下去,最后停在地上不醒人事。

这下,太后也不闹了,杭问语也惊了,侍卫们的动作都定格了。

栾倾痕快速奔过去,抱起她:“瑶珈,你醒醒。”他看她身上并未有伤,为何昏了过去?难道撞到了头?

他抱起她回浮尾宫,朝侍卫大喊:“快去找墨亦!”

浮尾宫墨亦并未看出聂瑶珈有任何病状,他拧着眉,心里也万分焦急,为什么没有病却昏迷不醒?

杭问语在角落一直祈祷,“上天保佑她快醒来。”不然,她一定会被栾倾痕弄死,太可怕了。

太后坐在一边看着里里外外忙着,她倒希望聂瑶珈永远不要醒来,虽然有些残忍,但是她不再只是适合不适合当皇后的事了,更是牵动着栾倾痕的一切的人。

皇帝的身边和心里都不应该存在这样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