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114章 115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89 2016-03-06 20:03:51

  115

眼前一片澄澄的黄色,仔细一看是油菜花。

在一片竹林间还有一间小竹屋,里面温馨极了。

“这里……”聂瑶珈回头疑惑的看着织锦。

“恐怕是世上唯一清静的地方,和小鸟为伴,和水中的小鱼为友,这里还有不少兔子,小鸡,小狗,如果让你暂住这里,你会选择留下来吗?”

聂瑶珈显得很诧异,“你让我住在这里?”

织锦点点头。

“那你先回答我,你究竟是不是栾倾痕的人。”

织锦摇摇头。

聂瑶珈考虑一下,本来想去墨亦的母亲那里,不过她自己一个人确实找不到那个镇,暂时先住下来也好,让她想想一切要怎么办。

“把这么好的地方让给我住,真是不好意思了。”聂瑶珈说。

织锦转身要离去,停了停步子,“这个门只要拉这个金环就是开了,没人敢进这里,你安心住下,还有,我希望你能想清楚,回到皇上身边去吧。”

聂瑶珈心里念叨:还说不是栾倾痕的人。

小屋中的温馨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窗帘和纱缦居然是用得白色,古代很少爱用白色的,就像她在浮尾宫换的白纱缦一样。

一连半个月,织锦偶尔来一次看望她,每天都有送饭的进来,让聂瑶珈过了数十日无忧无虑的日子。

卉国景心殿太后坐在书房的椅子上,噙着茶,道:“皇上还是想让聂瑶珈回宫继续当皇后吗?”

“是的,母后,她没有犯错。”

“没有犯错?一个皇后居然跟着沁国三皇子跑到他们皇宫,不明不白的住了数些日子,你认为她还有资格继续当皇后吗?”

栾倾痕只是抬眸,眼底却冒着冷气,“朕说过,她的走与朕有关,在沁国的事,一概不究,皇后的位子只能是她的,没有人可以取代。”

太后失望的摇摇头:“倾痕,你爱得太深了,这种爱情只会一步步害死你呀。”

“母后不要过分担忧儿臣的事了,要她不做皇后也可以,沛昕也回来了,儿臣甘愿退位!”他扔下奏折,负手离去。

太后端茶的手一抖,杯子碎在地上。

朝阳宫宣德荣偷偷带着人进入,早已将有侍候的迷晕,他看着锁在铁栏里的栾沛离,“没想到你真的疯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他愁眉不展,对属下说:“我们必须把他运出宫,将大皇子迷晕后按计划进行送出宫,咱们是时候和皇上来个正面交锋了。”出宫先找好名医为大皇子治病,然后,加上他们多年来的计划,在不久之后,推翻栾倾痕这个野种!

身后的人一齐点头,劈开了牢锁。

织锦走到小湖的,风起,耳后传来风铃的清脆响声,他回头看小屋,上面挂了许多用竹片和铁片做的风铃,还多了一个牌匾,上面写着:水云间。

“水是西湖云是天,踏遍红尘路,结伴水云间,我想你这里应该没有名字,所以我大胆的取了这个名字,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见。”聂瑶珈从屋里走出来,身着一身白衣,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束起。

织锦点点头:“水是西湖云是天……好,真的适合这里。可是你要和谁相伴在这里呢?”

“这里不是有你吗?”聂瑶珈这些日子以来觉得他不坏,便把他当了一半的朋友看待了。

“那皇上呢?你怎么能和其它男人在这里看云赏景呢?你可知道他现在正面对如何的痛苦决择。”织锦说话有些急切,声音依然很沉。

“他在决择什么,是雪浓和我之间难以选择吗?他已经做了决定呀,雪浓才是他……”

“够了,你根本不知道他在痛苦什么。”

“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再提他了,每次你来,都会问他的事,你这么关心他,还向我说你不是他的人?既然这样,我走就是了,是不是可以不理你们的伤,你们的痛!”聂瑶珈的眼圈红了,她回屋子利落的收拾两件衣服,加快步子要离开。

织锦比她快一步拦住了她,单手挡在她面前,“你想走,没那么容易,不毁宫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

聂瑶珈气得牙痒痒,她抓住织锦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

织锦忍着巨痛,也不肯让路,即使渗出了血,他也不介意。

聂瑶珈松口,齿间留有血迹,丝丝的咸,她看着织锦:“你从一开始就想把我送回栾倾痕身边是不是。”

“随你这样想,皇上除了你,马上就会一无所有了。”

“你什么意思。”

“宫里不少反对你继任皇后,他因为你,打算放弃皇位,失去一切,违背他父皇对他的期望,也要选择与你在一起。”

聂瑶珈怔住,一脸怀疑和痛苦的目光盯着织锦,“那你把我送回去吧。”

织锦的脸侧了侧,仿佛惊讶她的突然转变,“为什么改变主意?”

“你迟早会把我送回去的,还有,你回去告诉栾倾痕,皇后之位,我要当,他的皇帝宝座也不能放弃。”

织锦沉默,一直沉默,猜不透聂瑶珈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回宫的路那么遥远,轿中的聂瑶珈握紧胸前的沁雪玲珑玉佩,深深的吸了口气,再长长的吐出。

一切又要回归原位,不知道是不是和皇宫有缘,她现在还是选择回来,宫中等待她的连她也想像不出,雪浓,问语,太后……她不怕,但怕累,连睡觉也不能踏实。

为什么要回去?她虽介意栾倾痕的舍,但懂得他对先帝的感恩是何等的深,放弃帝位,他会抱憾终生吧,她还是承认,他是个好皇帝,沉默寡言并不代表他没有看法和想法。

是为了百姓们着想吗?还是对他还残留了一些感情呢?

她准备回到刚穿越来这里的状态,与栾倾痕少接触,可是他呢?会做到吗?

如果有一天,他可以放得下身上沉重的担子,可以去不毁宫的水云间住下,那里是她觉得平生最安静的地方,连心都可以被清洗的。

如果可以见到那样的他,也许她走,也可以安心了。

最近总是感觉身体不太对劲,有时做梦,静是以前真正聂瑶珈小时候的事,她开始觉得,这个身体的主人也许会回来,而她,会回到属于她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