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绣花毒后

第98章 098

绣花毒后 15绿幽灵 2018 2016-02-19 20:07:21

  098

看着不醒人事的栾沛离,聂瑶珈将茶水全部倒入一棵盆栽中,没错,自从学习下毒解毒,她身上总会带着几样毒物以备不时之需。

“大皇子,我不想伤害你,既然你装疯,那这次为了大家,暂时真疯一次吧。”她迈出牢门,等他醒来,自己会摸索着出去的,大家也只以为他又在发疯,不会理会。

可她要怎么对大家解释自己的失踪了一夜呢。

走出出口,才发现这里竟是宫里的地下室,四周也是人烟稀少,不引人注意。

缓缓走在游廊,风景虽好,却无心留恋,怎样的借口才不会让栾倾痕生气呢?说看星星在外面睡着了?还是……

栾倾痕带领着一群侍卫在宫里不停的找,尽管大家劝说他休息一下,可他根本放心不下。

“皇后在那里!”有侍卫指着不远处游廊上的聂瑶珈。

栾倾痕马上飞奔过去,连聂瑶珈都没反应过来,他紧紧的拥住了她。

聂瑶珈拍拍他的背,感觉他的心跳得好快啊,“对不起,我是因为……因……”

“不必解释,只要你回来,只要你平安,朕什么都不计较。”栾倾痕紧紧抱紧她,他们的身体紧密贴合,不顾大家的存在。

侍卫们头一回见到栾倾痕如此对待后宫的女人,他脸上的关爱和紧张都是不常见的,更对皇后失踪一夜的事不多过问,看来,他们的皇帝是真喜欢皇后了。

聂瑶珈轻轻说:“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嘴角轻扬着微笑,她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不安什么,以后,她也不会再离开他了,绝不。

栾倾痕放开她,牵着她的手,淡笑开来,与她一同走着回景心殿。

侍卫们看到栾倾痕的笑容,真是如沐春风,皇上的美存在于每个瞬间,举手投足都是高贵的气质,微卷的青丝飘扬在空中,勾画着漂亮的弧线,眸中似是洒满繁星的深潭,俊美绝伦,皇后也是倾国佳人,眉宇间透着少许英气,又不失女子的温婉和端庄,她身上总是洒脱的气质多些,笑开的脸如一朵绽放的白莲花,高贵纯洁,双眸充满着坚定和幸福的光。

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壁人啊。

刚踏回景心殿,小安子见聂瑶珈像是见了救世菩萨一样,“皇后您可回来了。”

“你回去吧,下次一定要好好照看皇后。”栾倾痕只要聂瑶珈平安回来,他也没心情再罚这些下人。

林公公踏进房,躬身说:“皇上,皇后,语贵妃方才晕倒了。”

“哼,又在玩什么把戏。”栾倾痕没有表情的说道。

“呃……太医过去瞧了,说语贵妃已有两个月身孕了,奴才贺喜皇上。”

栾倾痕怔住,牵着聂瑶珈的手更紧了,却不敢侧过脸看她一眼。

“怀孕?”聂瑶珈的心一下子乱糟糟的,脑袋也空空的,天旋地转,这不是梦吧,人家栾倾痕有孩子啦,是要当爹的人了!

小安子捂住嘴,不敢相信,杭问语这下子气焰要高了。

栾倾痕挥挥手让林公公退下,牵着聂瑶珈到花房内,芍药花的香气扑鼻而来,但他们两人完全没有赏花的兴致。

聂瑶珈想抽回手,栾倾痕不让,终于正视她,满眼的愁云,“你放心,我不会让这个孩子出世的。”

“不要,孩子犯了什么错,你以为我介意一个孩子的出现吗?我只是……只是……”她也难以形容心中的无奈,究竟计较什么呢?她来的时候他已经有后宫女人无数了。

也许是这么多个女人分享着一个男人吧,可栾倾痕不会为她违背卉国的传统,在这里,皇帝有嫔妃无数是正常的事,是应该的事。

“在我心里,你为我生养的孩子才是我想要的。”栾倾痕抚上她的脸,绝对,他的心无时无刻的清楚这一点,不是以卉国皇帝的身份,而是以一个男人栾倾痕的身份期望的一个孩子。

聂瑶珈知道他的心,强装出笑脸来,轻轻捏捏他的鼻子,“我暂时不要孩子的,不过我不想当后妈啦。”她这个皇后在这里不过刚满二十岁,就要当人家后妈?这后宫的女人生了孩子不都要称皇后为娘吗?她记得电视里演得是这样。

“什么是后妈,不过你放心,杭问语的孩子是太后想要的,是卉国想要的,不是我栾倾痕想要的。”说完,一手揽过她的纤腰,吻住了她的唇,想要把她所有的烦恼全部带走。

聂瑶珈闭上双眼,渐渐回应着他,原来进入爱情的男女,都会变成傻瓜,太多事,像着魔一样变成心甘情愿。

畅欢宫杭问语躺在自己的寝宫里,锦被暖床,红红的灯笼在窗外挂成一排,耀得房内红彤彤的。

她叫来贴身站头巧烟,“皇上还没来吗?林公公怎么回话的。”她特意让林公公告诉皇上,怎么等了半天也没见皇上人影。

“贵妃,林公公刚才来过了,说皇上公务繁忙,日后再来。”

杭问语起身,太后都来过了,可他竟不给她一点点时间,这怀的是他孩子啊。想到这里,心就凉了半截。

自从皇后生病,途中遇见刺客,栾倾痕受伤,他们的关系就不一样了,总察觉他们之间微妙的变化,有时栾倾痕的眸中也能发现一丝丝的温情,却是看着聂瑶珈的时候。

皇上一直没有去任何一个妃嫔的宫里,反而皇后经常在景心殿留夜。

双手握成一拳,骨节间都泛着白,她以为她的进宫会将皇上改变,整个后宫都没有一个吸引皇上的女人,更没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皇后放在眼里。

三年前,她见栾倾痕第一面就沦陷进去,无法自拔,三年里,她不断学诗歌赋,琴棋书画,渐渐成了一位才女,都是为了进宫后能与皇上有共同的语言,为他解忧。

可是,栾倾痕与她没有多少交流,她再想进入他的心,却怎么也闯不进去。

他的心像隔着一道厚厚的墙,她尝试过多次都失败了,怎么会被皇后抢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