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城美人

第三十二章:秀女晋封

倾城美人 倾城之恋 3530 2011-05-31 14:05:35

  才到傍晚时分,就有人传喜来了。

一个唇红齿白的公公,拿着圣旨,在众位秀女的跪拜之下朗声念着:“封吴羽雪,冯旋羽,李双双,花想容为良人二品,白香玉,向琳为良人一品,陈胭波为美人三品,安雪儿,上官婉儿为美人二品,向晚歌为五官三品。钦此。”

众秀女心里大喜,皇上未满半个月就封赏,各赐住地,实在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虽都是小名份,可是至少也是扶正了的份,不再是秀女,感恩地跪谢:“谢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恭喜各位主子啊,这是前所未有的喜事,就是其它各院都没有的喜事,让我们绿香园领了个头,各位主子鸿福啊。”李夫人笑开了颜,往往此时,会做的人都知道,是该打赏的了。

其中向琳和安雪儿最为有气派,一出手就是几绽沉沉的金子,连聪慧的上官婉儿也笑语地打赏了二绽白银给报喜的公公,更别说别的小姐了。

晚歌缩缩肩,李夫人的笑脸到了她眼前,尴尬地想移开,她没有准备,也没有钱,只能笑笑。

“哼,连个打赏的钱都舍不得,怪不得只有五官的份,比宫女清高不到那里去。”向琳眼尖地看,冷笑着引起秀女的注意。

安雪儿从衣袖中取出二绽银子塞到李夫人的手中笑道:“李夫人,瞧我真是健忘,倒是忘了晚歌妹妹的银子一早就放在雪儿这里了。”她的身份是美人二品,自然比晚歌的来得要高,所以称她为妹妹。

李夫人挤出笑:“安美人折煞奴婢了。”

“这是应该的。”她应付自如地说。

晚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还真让贺兰淳说对了,没办法,入宫,没有银子赚,还得自掏腰包,这有什么好啊,真不懂,五官,又是什么东西啊,宫女上来就是保林,保林上来就是五官,是人脸上的五官吗?这名字真是奇怪,不过十分的特别,她倒是喜欢,清清傲傲般。

“各位主子,大家若是喜欢现在使唤的宫女,尽可要了过去,主子们的贴身丫头也已分到各院去了,各位主子就可到各自院里休息,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奴婢。”

高兴了一场,都兴致勃勃地进屋去收拾自已的东西。

湖青一脸恳求地看着晚歌:“向五官,请让湖青跟着你吧!你一定是个好主子。”

她摇摇头:“你跟着我,没有任何前途的,不如跟着安美人或是上官美人。”

“向五官请让奴婢跟着你吧,奴婢不要什么金银赏赐,也不要什么吃香喝辣的,湖青只想跟一个好主子比跟在不把宫女当人看的富贵主子那里好一百倍,奴婢不求什么?只求平安到出宫就好了。”

她身边没有一个人,也着实很不方便,与其等李夫人分配宫女,倒不如湖青也好,她点点头:“当今的情形想必你也知道,我不过是比宫女好一点的五官而已。我即无银无官也无宠,不怕受苦,你可以跟着我,如果你想走,我也不会留你。”

湖青感激地点点头:“谢谢五官,谢谢。”

她耸耸肩一笑:“不要叫我五官,觉得怪怪的,像是在叫着我的眼睛鼻子嘴巴一样。”

湖青也忍不住笑出声:“向五官,让奴婢来替你收拾。”

她和花想容以及李双双分在一个海棠阁中,一进门就分得清楚,而花想容和李双双是良人,自是较为明亮而大的居落,走过满是海棠花的正门,是这里的正主子何容华,晚歌三人先拜见了她,何容华也按礼数,赐了些东西给她们。

一到晚膳时分,各宫的赏赐就纷纷而来了。三个女子就集在海棠正厅,接受着后宫各主子的恩赐。

“惠妃娘娘赐花良人金步钗一双,南海珠链一串,玉如意一只,李良人金步摇一对,赐向五官玉如意一只,金手镯一双,如意金钗一双,玉扳指一只,香粉一盒。”

她所得的,竟远比花想容和李双双这二个良人还要多,而花想容,甚至可以说是她的远亲。心里想着,也装得自然,朝那太公公施礼:“向晚歌谢惠妃娘娘的赏赐。”不知花想容会作何感想呢?她是一个单纯无心机的人,她不想让她不高兴。

可她细眼一瞧,花想容却没有任何的不悦,而是兴奋地说:“向姐姐,真好,我们又在一块了,以后我可有口福了。”

而李双双却没有什么兴趣,道别后带着她的赏赐先回去。

晚歌摇摇头:“花良人可别折煞我,怎么竟叫我姐姐呢?要是让人听了去,不笑话我才怪。”

花想容吐吐舌:“花良人,我越听是越怪。”

“呵呵,花良人有什么怪,花的良人,向五官可才怪呢?是不是。”呵呵,二个女子笑了出声,晚歌放下心来,还好,花想容并不会不悦,这种性格也好,不会让自已太难过,人生不过几句话,就可以让人过得很开心了,看开,想开,单纯,凡事不要太计较了。

才回到她的小居,湖青就关上门小声地说:“向五官,刚才皇后差人过来,送了一双好名贵的耳坠。”她兴奋地捧出那锦盒。

晚歌打开一看,一双带着艳红珠花的耳坠光艳夺目地在锦盒里,她放在一边有些苦恼地说:“这怎么办啊?”为什么其它东西不好赏赐,偏就这个,皇后娘娘还真是心细如发,不过看过她一次而已。

“五官,你不喜欢啊?是皇后娘娘亲赐的,可是其她主子都没有的。”湖青不解地问。

她睁大眼,有些无奈地说:“湖青,你倒是看看我的耳朵。”

湖青细看,惊叫了出声:“五官,你没有穿耳洞?”

这是事实,她没有穿:“我怕痛。”在现代,女孩子的耳朵上穿几个洞是正常的事,只是她真的很怕痛,看到了都怕,对那个也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就没穿,现代穿耳洞应该还好吧!一枪打过去就好了,古代,听说是用针穿过去的,天啊,不痛死才怪,想想都怕。

二人面面相觑,良久湖青才说:“得用针穿,八月初八是皇后娘娘的寿辰,得在那之前穿好。”

“可是很痛。”她怕啊,这是她的死穴,她就是怕痛,想那针刺之痛,她忍了多久,想必是那时换心之后,痛得太久,痛得太多了,然后每次能不打针就不打,要打就像是壮士断腕一样大义凛然。“湖青,你会穿吗?”最好是不痛的那种。

湖青吞吞口水:“应该会吧,湖青小时候就是看着姥姥帮我穿的,她摸摸湖青的耳垂就穿过去了,应该不难的。”

呜,那怎么行呢?这不是吃过猪肉就看过猪走路的事,会痛的,而且还会流血。

她摇摇头,心里是惧怕:“还是不要穿了。”

“可那,到时候怎么办呢?”湖青焦急地说。“每个主子的行头里,都不能缺了耳坠,而且这个还是皇后娘娘赐的。”

“到时候再说了,看,这满窗的海棠真美啊,曾经有个人生怕海棠深睡去,就整夜地点起烛火,成就了一段佳话。”不想就会慢慢过去的。

湖青取来单衣披在她的肩上:“五官真是湖青见过最有学问的才女了,今天五官和姬妃娘娘所说的真是精彩,让湖青佩服万分,只是五官只怕以后、、”

她没有再说下去,晚歌也知道什么,笑笑:“没关系,反正我不与人争那稀薄的恩宠,做个五官,倒也是轻松,她给我小鞋穿,也未必就能如意。”她并不似外表来得柔弱,只让人陷害和欺负,而不出声,那只是愚蠢。

湖青有些胆怯地看着她:“我听说,听说五官和向良人都是姬妃娘娘的妹妹。”可为什么姬妃要置她于死地,要是当时她说和四王爷一起,这必然是犯了大罪,要处死的。她还是秀女,不可随意乱走,更不得与皇上之外的任何男人说话,所以绿香园里,连太监也没有。

晚歌收起笑,正色说:“我不是她妹妹,我也不是向宰相的女儿,我和她们,没有什么关系?”

湖青不敢多说什么,似乎也是吧,同一样是女儿,一个是千金小姐穿金戴银的,而一个只是素衣裹身。

“姐姐,你看,你多虑了吧,那贱人只封了个五官,你就放心吧!”向琳在姬妃的玉姬阁里喝着上等的香片,不仅衣着,和发饰和在向家做小姐时,完全不一样,她很会打扮自已,处处彰显着自个的年轻貌美,让向姬有些吃味。

“现在的事,很难说,琳儿现在即是良人,以后的福分就得靠自已了,千万不要为向家丢了脸。”随意说着表面的话,眼神儿去望着外面,远处宫灯全亮着的建章宫,是皇上宠幸后宫女人的地方。

向琳有些酸味地说:“倒是让那陈胭波得了势,和琳儿在玉梨园呢?今晚就宣去侍寝了,那个得意劲,莫恐天下人不知一样,难看死了。”

向姬吹了吹茶,风轻云淡地说:“后宫的女人,没有谁比谁得意,只要能得皇上的宠爱,谁就得意。”

“姐姐倒是说得有理,哎,姐姐。”向琳四处看看,然后小声地在向姬的身边说:“姐姐,上次省亲娘为你求的妙方可有效。”

向姬一听,一张俏脸黑了下来,也没有说话。

向琳就奇怪地说:“娘说那可是生子的妙方,可是姐姐生了皇子,那么姐姐的身份在宫里,怕是皇后见了也得避上三分。”

她瞪了这个妹妹一眼,冷冷地说:“这事不用你管”省亲回来后,皇上极少宣她侍寝,就算是她,也不碰她一下,如何用得上这生子的妙方:“此事你万不可向别人说了去,否则皇后知道的话,可没那么好收场。”

向琳吞吞舌头:“姐姐倒是怕那皇后娘娘,可琳儿看,她像不管事,温温弱弱没什么好怕的,而且琳儿听人说,皇上可不喜欢这个皇后。”

“你可别小看这皇后,以后有你苦头吃,夜深了,本妃也要歇息了,陈公公,何嬷嬷,你们送向良人回玉梨院去。”向琳一心想要尊荣富贵,却不懂什么人心所在,对她并没有什么妨害,倒是那向晚歌,这才特别了,皇上在绿香园的一翻话,暗地里就是训斥她,为了一个新进做错事的秀女斥她,而又偏偏只封了个五官,皇上用意何在,钦点她进宫,夜里念的却是向晚歌的名字,当真教人要想破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