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城美人

第二十一章:要强纳她为小妾

倾城美人 倾城之恋 3252 2015-12-08 18:23:10

    十四非常心虚地认错,拿出他讨厌的毫笔,让下人展开宣纸,练字,每次他们都是这样惩罚他,他最讨厌的,就偏偏叫他做。

楚观云青筋暴跳地看着他吼:“你不是寻我开心。”

“十四不敢。”他没叫他喝。

下不了台面,那想偷笑又不敢的下人还在看着,楚观云一脸的不悦:“你这几天都给我出去混了,越来越不长进,这几天就给我呆在府里,那也不能去。”

他苦叫:“四哥,我,我出去有事的,每天我也有练武,也有去作诗,皇兄会允我出去的。”他不能呆在府里啊,他要去看晚歌。

“别拿皇兄来压我,陈方你在这里看着他,不许他出去一步。”

十四不依地叫:“四哥,你不能这样,你自个心情不好,也不能不让我出去,你找不到向姐姐关我什么事?”

“向姐姐。”他笑了:“十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找到人了,你倒是说一说,或许我会不干泄你出去。”原来十四竟然比他还神勇,比他还先找到她,或者是他们一直有联系,暗中来往。

十四防备地垂下眼:“没有,我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不会说的。这四哥精明的比狐狸还要高杆,在他的眼里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他也有那个条件,文武双全。

楚观云看在眼里,这十四难道他不知道,他有个毛病,一说谎就会垂下眼不敢正视人,这其中必有缘故,他那么宝贝这汤的还说好喝,莫不是她就藏身在这一家的客栈里,汤,曾经的那个提煲还在他府里呢?那也是汤,看来是有关联了,早知道何必到处乱寻,到十四的府中等着就好了。

“陈方,你好好看着十四,别让他出府一步,要不我唯你是问。”不能让他去走漏了风声,把小兔子惊走了,可又是好寻啊,她太会躲了。

在十四的抱怨和抗议声中,他拎着那食盒轻松地出门。

暧昧不明的清晨间,黑夜和白天交替着,朦朦胧胧的白雾开始散去,几匹轻快的马儿就的的地走在街道上了,马蹄踏地的声音那般的清脆,敲醒了宁静的街。

“王爷,就前面那间铺子,这汤盅就是那里的。”

当然是在这里,困缚着的这个假女人不就是证明吗?向晚歌当真是聪明,拐脚的哥哥容易暴露身份,男扮女妆,倒是让他没有想到这一点。

高高地坐在马上,拉住缰绳,他笑了,向晚歌,这会看你还跑得掉吗?“你们几个,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踏进这条街,也不让人出了去。”看小白兔再往那里跑。

推开那陈旧的门,她就在这里,昏昏暗暗,破旧不堪,这些地方,怪不得找不到了,没有一只鸟能快过他的箭,不过他喜欢看那鸟无助又苍惶,就是空弓也能将它吓得掉下来。

穿过这狭窄的过道,光线突然一亮,眼前就一个小院子般,树底下,一个白衣少女披着长长的发,在那里背对着他,心像是鼓动了起来,是她,向晚歌,看不到她的脸,从后面,他也能确定就是她,纤弱的背影,柔顺的长发。

晚歌正在洗着要炖汤的材料,听到后面似乎有脚步声,笑着说:“哥哥是不是又忘了拿东西了,刚才个还说都准备好了。”

当成是她哥哥了,他心里暗笑,不惊动她,走到她的背后,那长长的发淡淡的香,让他情不自禁地掬起一把,在鼻尖轻吻着发香。

她甩甩头:“十四,别玩了,帮姐姐拿汤盅过来,今儿个还真早啊?”一边说一边回头。

眼前的人那里是十四,而是一脸得意笑着的四王爷,他高大的身躯将她笼罩着。

眸子里全是她倒吸气惊吓的样子,一手挑起她的下鄂,你宣布一样:“是我,楚观云,记住我的名字。”

她身子一软,差点瘫下去,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让他一手接着搂了起来:“向晚歌,原来你和十四是串通的。”

她反应过来,用力地挣扎捶打着:“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认识你,快滚,我叫人了。”

他摇摇头,一手就将她的双手反剪制住:“不认识,你叫大声一点,倒是想看看谁来救你。”

他是吃定她了是吧,他是以身份,以权势以男人的力气来制住她了,这个卑鄙小人,她胸口急烈地起伏着,黑白分明的大眼里满满都是气愤。

他摸摸她的脸,讶异于她的嫩滑,真是美啊,越看越是美丽,这几天的辛苦都是值得的,他府里的倒是艳俗里了,拇指暧昧地抚上她小小的粉色菱唇。

晚歌一张口,狠狠地咬了下去,用心力气咬了下去,直到喉间有着血腥味传来,她才松开口,气喘吁吁地看着他:“别让我瞧不起你。”就靠自已的力气来任意欺负女人吗,真倒胃口。

他却笑了,好奇以看着那血迹:“你不是瞧不起我吗?”她的眼里写得清楚。

“放开我。”她挣扎着。

如她所愿地放开她:“向晚歌,你引起了我的驯服之心,恭喜你,我决定纳你为小妾,从今你就飞上了枝头了,做了我观五爷的女人,你就是人上人,你要什么就有什么,从此享尽荣华富贵。”如果这是一种引起他注意的手段,她做到了。

晚歌装起一盅水往他的脸上一泼:“我看你梦还没有醒,再回去睡吧!”他们兄弟果真都是坏胚子,一个用钱要她一夜,一个要她做小妾,女人就那么让他们看不起,放在脚下贱踏吗?“也许你们,都认为对我来说是一种好事,对不起,这个游戏我不玩,观王爷,你去找你爱玩的人,如果你认为我是欲擒故纵,是一种手段,晚歌先认个错,观王爷,恕不远送。”她一肚子的怒火,不过,她要冷静,她所面对的是大月朝里的四王爷,不是一般的人。

楚观云悠哉地抹掉脸上的水珠,任由水在他的冠发上滴着,高深地看着她:“强扭的瓜不甜,我也没有心思跟你玩游戏,只能怪你不好运了,让我看了你,我不会强迫你,你还是会乖乖地来求我的。”

有种不好的预感袭了上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今早上抓到一个拐脚的女人,我想拐一只脚怎么好呢?不对称,不是吗?如果把她另一只脚也打拐,这不完美了吗?”

这番的轻描淡写却让晚歌听得心惊肉跳,她哥哥,这个恶霸王爷,竟然卑鄙地抓了他哥哥。

闭上眼,让自已脑子清明一下,贪恋安定的时光是要付出代价的,终究还是让他们找到了她。

“没关系,我会给你时间的,也会让你选择,不过,我脾气不太好,发什么事,可很难说的。”悠闲的像是在谈论天色,他一身的戎装,威风而又尊贵,绣金丝的靴子踏在一摊水渍上,如果不是她,他一辈子也不会踏进这样平民的地方吧。

她咬着唇,他的血腥味还在喉间一样,让她想吐出来。

“不用想了,站住,我跟你走。”叫住他的步子,她说了出来。

得意的笑浮上了他的嘴角:“我喜欢聪明的女人。”

她不说话,她知道她恨这样讨厌这样的男人,可她不会说出来,这样,更会引起他的驯服之心,他喜欢挑战不是吗?她顺从他就好了,这大月朝里,没有她说公道的地方,只有权利就代表了一切。

她擦擦手上的水,一双眼睛看着他:“四王爷,尊贵的四王爷,你不怕皇上知道吗?”

他回头一笑:“这是我自个的事。”

皇上,这女人倒是把皇上当成他了,打了那一巴掌,皇兄的肤色白净,那指痕可是清清楚楚,不问也就罢了,何必挑事上身,要是问了起来,就当他欠了皇兄一份情。

小野猫的爪子是要修理下了,他手一升,将她卷入怀中:“美人,这是你的荣幸,一颗珍珠如果没有遇到识华的人,那么灰尘会掩去她的光华,岁月的是把刀,你应该要会珍惜。”

“自认为你是伯乐吗?”他够格吗?只会吃喝玩乐的执绔子弟,仗势欺人。

“你认为你还是对的吗?不过你有你高傲的条件,十四让你迷得神魂颠倒,倒是看不出你比十四还大,让他心甘情愿叫你姐姐,他泄世未深,我得看着点啊,可别让狐狸给迷住了,十四王妃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当的。”挑高她的下巴,细看她精致的眉眼。说狐狸就不像了,她像朵荷花,初生的新荷,洁白如玉,亭亭不惹尘埃。让他有些着迷了:“幸好,你不是诗魁。”不然就是有缘无份了。

毫不畏惧地看着他的眼:“有你在,当然不会是我。”玩权的人眼里有什么公平二字吗?

“你错了,如果是你的话,恐怕你会哭不出来,向二小姐夺了魁,如今只怕是捂着被子哭吧!你不开心吗?她如今就要封为郡主,下嫁给契丹狗。”

晚歌倒吸了口气,不是为向仪害怕,而是为他的精细,竟然连她眼中对向仪的恨意,看得透彻:“我宁愿嫁的那个是我,也不会让你这样任意妄为,无法无天。”

“你说,等你成为我的女人后,带你去见十四,他会不会惊愕呢?”他可恶地倾下头看着她,对十四是特别是吧,那他就断了她的路。

晚歌抬起手,往他的脸就是一拍,冷笑着:“你不配说他的名,他比你还要高尚多了。”

“又打,又咬的,小野猫,我对你更有兴趣了,等你成为下堂妇,这些手段用起来,就没有意思了。”

晚歌心里懊恼,为什么老是控制不住自已,一再地挑起他的野心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