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城美人

第二十章:不解风情(二)

倾城美人 倾城之恋 3455 2015-12-08 18:26:25

    将头布拽去,柔软的黑发就散落下来,披在肩上,湿巾子抹干净脸,一给素脸面对着他。

  “十四王爷。”她淡淡地叫着。

  门已关了起来,在小院里,大榕树下,些许的夕阳探照进来,晚归的鸟雀在声声啼叫着。

  十四不知所措地搓着衣结:“向姐姐,我,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那就是存心的了,我不想和你们这些人有来往,你衣着尊贵气质不凡,我早就想到你的身份不简单,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是十四王爷。”她不过是想打发他走,他的纯然她知道,他并非是要玩弄她所以这样骗她,而是出自于怕她生畏。他一点也不会藏着自已的情感,这样的人,她喜欢,可是她又害怕,这种害怕不是三言二语能说明的,直率的人往往受的伤害会更深,她只把他当成弟弟了。

  “我,我也不是存心的,向姐姐,对不起,请不要因为我的身份就否决了我,我还是那个十四,我发誓我不会说出你们在这里的,相反。”他抬起头,深深地看着她:“我还不想让皇兄知道你在这里了,我只是想知道你好不好。”

  要是他不那么单纯,不那么低声下气,多好,她可以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地将他赶走,然后马上走人。偏偏就这么个单纯而又重感情的他,就将她困住了:“我很好,我想一直这样好下去,所以,你当作是没有找到我们,当作是不认识我,可以吗?可以成全我吗?”他们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天下之大,莫非王土。

  “向姐姐,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是不是十四又惹你不高兴了。”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她:“我就是怕我说了身份出来,向姐姐就像这样子不理我,或者是像别人见了我一样,眼里写满了笑意,可是心却更远了,姐姐每次见我不都是一个人吗?我就是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一点架子也没有,而且还帮过她,每次都是直性子说话做事。

  “姐姐还不放心我吗?我以我母妃的名义发誓,绝不会向任何人透露姐姐在这里,若有半点虚假,愿受天、、、、”

  他说得很认真,很虔诚,晚歌阻止他说下去:“我相信你,这样还不够吗?你万不可现过样,拿你母妃的名义来起誓。”这个没有心机的十四啊。

  他笑了,又兴奋又害怕地看着她:“我怕姐姐不相信我,我怕你还是要赶我走。”

  唉,听天由命了她带笑的眸子看着他:“走呢,还是要走的,你再不回去,很晚了,要是你皇兄找不到你,岂不是又天下大乱,搜起城来,我安稳的日子就这样让你毁了。”

  “姐姐放心,我不住皇宫里,我在月城里有府第。”

  “那也不行,太晚了,你府里的人不担心啊,回去吧,我让哥哥给你拿点汤回去,瞧你像是瘦了一圈了,放心,我保证,不会离开这里的。”她伸出一只手,示出她的诚意。

  有力而温热的大手交握上了她的小手:“我相信姐姐的,一直都相信。”

  释怀的心都散了开来,却更进了一步,那就是相互信任。

  早上的露珠儿都还没有散去,凉凉的气息笼罩着月城,草儿伸着腰,迎接一天的即将到来,早起的路人,慢慢地多了起来。

  一脸的春风得意,神采亦亦的十四已提着满手的东西前来。

  “向姐姐,早啊,我买了月色楼的早点,快来吃一点啊,向大哥,过来啊。”他欢快地招呼着:“还热着呢?”

  桌上,都让他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糕点,粥类和其他杂样的东西,晚歌惊呼出声:“你买那么多啊?”就算是三个人吃一天也吃不完啊。

  不好意思地搔搔头,有点腆腆然:“我不知道向姐姐喜欢吃那样,都买了些。”

  “我倒是好口福了,晚儿你慢慢吃,哥哥去买炖汤的材料。”仍是一身女装的打扮,向晚清笑着咬着包子往外走。

  “何必那么麻烦,我都自已做着吃。”真是个傻小子。

  他眼睛一亮,竟犹未尽地说:“姐姐,昨天晚上的汤好好喝哦,我连那渣都吃了,比皇宫里做得还要鲜美。”

  她呵呵一笑:“这里主要就是靠卖汤了,呆会可能会忙一点,这里不适合你,你要不到外面去逛逛,想喝汤了再回来。”

  佯生气地瞪着晚歌:“姐姐是不是把我当外人看啊,就不让我干活,专门吃啊,不行,我要跟姐姐学,你一个人太累了,我虽然不会,也可以分担一些,嗯,像是提水啊,劈柴我都会的,我看到下人做这些事。”

  无可奈何地叹口:“你要是帮倒忙,我可会赶人的哦。”这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公子,干活这二字会写,却不会用。

  将瓷盅一个个地摆好:“这个是南北杏川炖鹧鸪,加姜葱飞水除去腥味,与洗净的南北杏、川贝一起放入炖盅内,加清水隔水猛火炖2小时即成。具有化痰止咳、清热散结之效,而且汤也特别,是炖品中的经典。”

  他吞吞口水:“姐姐,好像是很好吃的样子,还真是麻烦啊,要炖那么久,我肯定记不住这些的。”

  “当个汤很清,很鲜,也不会很麻烦,几样一起放下去炖,差不多了就可以放到温水里隔水温着,再接着炖别的就好了。”

  “没想到这些汤还有这些功效啊,那不是生病也不用吃药了,喝个汤就好了。”他惊奇以叫着。

  “怎么可以呢?生病还是要吃药,这些汤品只是调理身体而已,像玉竹排骨汤,就有清凉降火的功效,还有补血的人参乌鸡汤,,清神补脑的天麻猪脑汤,强身健体的党参猪心汤,补气的鹌鹑参片汤等等,根据自已的身体状况来调理,这样就能达到最佳状态。”许多的炖品加不同的料都有不同的功效。

  他拍着手,眼里充满了敬佩:“姐姐真是仙女啊,不仅才华一绝,而且还是个大厨子,一双巧手能做出这么好的汤,真让十四开了眼界啊。”

  “呵,你今儿个是不是还偷吃了蜜枣,就会夸我,只是因为我喜欢喝汤,所以我就潜心学了一阵时间,这些都算是补汤啊,平日里喝汤可没有那么麻烦,都放在沙锅里熬,这样汤虽然好喝,却不如这炖品来得有营养。”

  都是用隔水炖得熟透了,里面的汁液和营养就在汤里,原汁原味,加入了配料,就相当的好喝了,在现代这些汤在外面都可以喝到,只是料就有些掺假了,味道也有差别。

  将那些盅端到小厨房里,生起了火,慢慢地炖着,又重新装了上去,不愿坐着闲着的十四,自告奋勇地去看着盅汤,怕它生脚会走一样,还说看着它出炉是一件了不得的事。

  “十四呢?”楚观云敝了几日的气,找寻了几天,依旧没有向晚歌的影子,怎么不让他灰头土脸,骑着马经过十四的府第,干脆进去欺负下他,打发了心中的呕气。

  上了年纪的嬷嬷弯着腰,恭敬地说:“回观王爷,十四皇子出去未回。”

  他皱起眉:“现在什么时辰了,还不回来,几天没天他,倒是越混越不像样?”

  “观王爷,十四皇子恐怕要到戌时①才会回来。”

  “戌时,那么晚,他干什么去了,算了,问你们也是不知道的,我在这等着他回来,你下去忙你的。”他不耐地挥挥手,躺坐在椅上,端起下人奉上的香茶,慢慢的啜饮起来,他倒要看看,这个十四在搞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不能因为事情而忽略了管教这个十四。

  十四提着汤,兴高采列地踏进府弟就叫嚷着:“平嬷嬷,看看十四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了,包你吃了还想再吃。”

  “是吗?”冷然的声音响声,他踏入的前脚想要提出来却是不可能了,细看才发现,微弱的烛水中那张飘摇着怒气的脸,他暗叫一声,四哥又要找他的麻烦了。

  “是什么好东西?”他的声音很淡很淡。

  可是十四的头皮硬了起来,通常这样,就代表四哥很生气。“呵呵,四哥你来了,怎么不让人去通知我啊,等了很久了是不是,累不累啊,我叫丫头来给你按按肩。”讨好地笑着,唉,为什么四哥会在这里,他不是很忙吗?

  “现在什么时候了,你才给我回来,又没有还着护卫出去。”一开口就是教训,非要训得他点头认错然后内疚地窝在府里几日才罢休。

  无辜地看着,可是却没胆说出来了,他还不是而且时常夜不归宿呢?皇兄一样没有说他,倒是每个人都很喜欢管制他一样,还是向姐姐来得好,没关系,要骂就骂吧,反正他心里头高兴,当他耳边风:“现在是戌时了。”

  “你知错吗?”他一瞪他。

  十四点点头:“知错。”错在没有让平嬷嬷在门口偷偷地通知他。“下次不会了。”下次得做好准备。

  他点点头,有点满意十四的态度,心里的郁闷也消了些,看到十四手中的提盒:“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什么好吃的?”

  十四当然不敢藏起来,放在桌上:“这是汤,我买回来给平嬷嬷尝尝的。”

  他又叹口气,瞪着他:“说多少次你都听不见去,你是皇子,怎么可以做失了身份的事,她们是下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们,会折了你的身份,知不知道。”

  他悲哀地点点头,他府里的事,为什么哥哥们都喜欢管到头上来啊!平嬷嬷打小就带着他,自然就有感情,在他的心里没有什么主仆之分。

  边训边端出汤,也没有汤勺,一口他就饮了进去,那清甜甘鲜的味道就滑下了喉咙,他马上停止了:“真不错。”狼吞虎咽太快了,这汤真的好喝啊,早知道就慢慢喝了。

  十四偷眼看他:“四哥,这个汤是适合女人喝的,是调经补血,养颜的汤。”晚歌听说他有个嬷嬷身体不太好,就特地炖的乌鸡红枣参片汤。不要怪他啊,谁叫他动作那么快的,他总得等他吞下去了才说吧,要不然会呛着的。

  “卟。”他入口的汤全喷了出来。

  注释:戌时,是指现代的19时到21时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