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城美人

第20章 不解风情

倾城美人 倾城之恋 3345 2015-11-28 16:33:52

  事情真的惹得大了,街道上,店边,很多人走来走去的,个个都是身穿铠甲的,连路过的小姐都拦下来看看,她摭住脸:“哥哥,走,跑我来。”

一会,二个女人就从那小巷中出来,她已完全变了模样,眼儿眯了起来,一张小嘴,涂得又大又难看,连肤色也变得惨白般,而且头上还包着布,一点也不像以前的向晚歌了而向晚清也从男子妆扮成了女子,他相貌很是清俊,这一妆扮,看起来也不会很怪异。向仪太了解她的一切了,哥哥是个跛子,只要他一出现,别人必会怀疑。

这是出城的路,月城里不能呆了,安全的地方就是出城了,城门边,每个出去的人都排队在查看着,向晚清握紧她冒冷汗的手,安慰地说:“别怕,有哥哥在,放松一些。”

她点点头,可是心却还是一跳一跳的。

“快点,快点,过来。”那守城门的叫着,手里拿着幅画,一个一个对着看。

“怎么办?哥哥,要是认出来了,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许回头,不许叫我,你自个出城去。”

向晚清一笑:“我怎么会丢下你呢?”

“我最怕就是你这样,你想让我们向家断了根吗?哥哥,你一定要切记,知道吗?要不然,你拿什么向九泉之下的父母交待。”她死没有关系,可不要连累了哥哥。

“不急,还没到最后的关头不是吗?”他怎么会丢下妹妹呢?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着,相互给着力量。

这时从背后传来‘的’‘的’的马蹄声,一个身穿铠甲,佩着剑的人走下来,大声地叫着:“四王爷有令,不许一个女人出城,还有,如果见到那个男的是跛子,马上抓来。”

他的话,引起周围不满的起哄声,那守城的大军恭敬地弯腰:“是,来人,关一半城门,不许让一个女人出去了。”

向晚歌和向晚清面面相觑,叹了口气,就差那么几步,就到她们出城了,也幸好,他妆成了女儿身,要不然就让人先抓了去了,无奈地又往街上走去,不理会后面闹哄哄的起怨声。

“罢了,晚儿,别怕,人家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吗?你刚才不是也看见了,还有一队人马出城了。”他安慰地说着。

难过地看着他:“哥哥,对不起。”

“你再这样说我就要生气了,天无绝人之路不是吗?你不是一直想开个店,自已赚钱的,这样也好,光明正大好过在山林破庙间躲藏,哥哥还有些积蓄,我们走走看,就凭我们这样啊,别人还懒得多看一眼呢?怎么会怀疑呢?”

她笑了,一张大嘴巴格外的艳:“哥哥,原来你真的很有口才。”苦中还能作乐。她非但没有如意地得到那十万两银子,还拖累了哥哥,他一句话也不责怪,是因为他相信她。

绕绕的琴音中,尊贵的皇上斜躺在贵妃椅上,美艳的妃子左右围着,习习的凉风浅浅地扇着,没人惊扰着了他的小息,安惠妃的秀丽的发丝浓浓的花香味袭来,他拉来一把,触手都是香,可却有些厌地放开了,不是那种如水般的柔滑,更不是那种淡淡的清香。

一边的姬妃温柔地将剥好地萄萄放在他的嘴边,轻咬一口,便是满口香甜的汁液,一双纤白的玉手还在下颌接着葡萄核,一手用薰香的绣帕轻拭着他的唇角,这万般的温柔和娇艳,却没能入他的心,还想着那个满身是刺的向晚歌,她的手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惊呆了,而错失抓住她的第一时机。

身穿着绣软绸的周公公满脸是汗的赶过来,却不敢吱声。

“你们都下去。”冷冷的声音响声。

几个衣鲜光丽的妃子都侧了侧身:“是,皇上。”

“皇上万岁……”周公公躬身低下头,不能正视天子的圣颜。

楚天站起了身,有些儿的兴奋:“找到了那个向晚歌。”

那周公公一听,脚下一抖,竟吓得跪在地上:“皇上请恕罪,现在还没有找到。”

“没找到?会飞了不成。”他暴怒的火气一升上来:“一群饭桶,连个女人也抓不到,叫凌将军来见朕。”

周公公才委屈,明明他的任务是调查她,而凌将军的任务是抓到她,可是凌将军却以抓人为名,不回宫,让他来禀报皇上:“皇上,凌将军说他这二天非抓到人不可,所以……”他没胆说下去,悄悄地看了一眼,皇上的脸色可真难看。

“所以。”凌利的眸子看着他:“抓了三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要是没有给朕找到人,你们就不用再回宫了。”

他冷汗直冒,吞了吞口水还是说:“皇上,她是不是很重要。”

很重要,当然,敢打他的人,她是第一个呢,一抹冷笑又浮了上来:“放肆,没找到人,你也不用回来了。”

周公公硬着头皮:“奴才尊命。”他是太监,不待皇宫,待那里啊,这向晚歌还真是要想尽办法找到交差了。

他就不信,她能上天循地,微微的风吹来,吹动柳条儿,那饱含怒火的清丽眸子又浮了上来,该死的,她影响了他的心情,女人,没有他得不到的,只有他不要的。

楚向风叹着气,走在没什么人的街道上,月城那么多地方这三天来他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晚歌,她真的出城了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皇兄竟然下令让人抓她,就连那多事的四哥也到处找着。今天看来又要无功而返了,天色快晚了,要不然管事那嬷嬷又念着他了。

他是个喜欢自由,喜欢自在的十四皇子,喜欢独来独往,所以很早就搬出皇宫外面住了,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其实就是皇族,他相当热爱这种生活,没有皇宫里的那么多规矩。

失魂落魄地正欲往回走着,前面二个人正大声谈论着:“前面就有个汤,那汤啊不是一般的好,那女子手真巧啊,我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好喝的汤,虽然地方远了一点,可是值得啊。”

“是啊,再迟一点就喝不到了,快走。”

汤,向姐姐也说过要做一桌好菜给他吃的,还是个女子,会不会是向姐姐呢?他精神一爽,快步跟了上去。

不是甚大的房子里,全坐满了人,可还是有人在排队,真的很好喝吗?可奇怪的是,他们怎么都用像喝茶的盅子喝汤,不是用碗盛的吗?去酒楼吃饭,也有汤喝啊这里却只有汤,也会有人来啊,怪哉。

“汤来了。”一个高大的女人端了几盅汤出来,马上就让人抢了,唉,不是向姐姐,正欲走出去,谁知那高大的女人拍拍他的肩:“公子,再等一会儿,汤马上就好了。”说完一拐一拐地进去了。

“这里的汤真的好喝啊,你就再等一会吧!老板可忙着呢?”一个人头也不抬地说着,捧着那盅汤,很感动地看着。

真有那么神吗?能比得上皇宫内苑的汤,这倒是要试上一试了,等一等又何妨呢?回去还不是孤灯对着。

“晚儿,累吧!”向晚清蹲下去弄柴火。“看你热的,晚儿,你出去凉快一下,这里太热了,这也是最后一批汤了,哥哥在就好,你出去收收银子。”

“是啊,还真热,最怕的还是这个妆,好像都要糊了一样,哥哥,呆会时间差不多了就叫我,我来上汤。”

真的好忙,这个店是那么偶然才得到的,可是忙得实在,原本试一试的,没想到却真是客似云来,每天累得直不起累,一天的收入竟比哥哥在向府的一年还多。累也值得啊,这可是实实在在二个凭双手赚来的。

她擦擦汗:“我先出去了。”

她一出去,有些吃完的,就挤上来结账,一时间将她围个水泄不通的。

“不急,慢慢来,找你银子。”

这清脆娇嫩的声音,那般的熟悉,喜得楚向风挤了进来:“向姐姐,向姐姐。”

那兴奋的脸上还有着惊喜,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晚歌的脸上虽然化着浓重的妆,以及歪曲了的美丽,可他认出了,真的是她,无论她再改变,不变的是声音还有体形,以及那纯净如秋水的眸子。

她用力地抽出手,慌乱地摭掩着:“公子,你认错人了,我不姓向。”

“不,你就是向姐姐,你再怎么改变我还是认得你。”

“我不是,公子请回,你找错人了对不起,我很忙。”低低地垂下头,可是那有些发抖的手指却泄露了她的不安,为什么他还是找来了,她不能跑,她要是跑了,他更会怀疑的。

“向姐姐,你不肯认我。”十四的受伤的眸子看着她:“我找了你很久,月城里一百零八条街我都找遍了,还有那凉亭,我也去了不知多少次,向姐姐,你不相信我吗?”

人潮终是会散去的,她相信他的,可是她不能再拖累哥哥了,狠下心,收起眼里的怜惜之意:“这位公子,我们要关门了,你请回吧!”

“唉,姑娘,今天没有汤了吗?”还有些等的的客人问。

“不好意思,今天没有了,请大家先回去吧,明天可以早点来。”

在一片叹气声中,她收拾着杯盅,不理会十四,难过和伤心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苦苦寻的人明明就在眼前,可是却不认他,让他心酸的没有力气。

有些紧张,她收拾的杯子都抖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赶紧去捡了起来,却一不小心,刺痛的感觉袭了上来,红艳的血珠马上就冒了出来。

“向姐姐,你受伤了。”他心狠狠地刺痛了,抓住她受伤的手指,就轻轻地吸吮着伤口,一会才放了下来:“向姐姐冒犯了,我听嬷嬷说受伤了就要尽快将那些血吸出来,不然就会很痛的。”

他温温热热的体温还残留在她的食指上,似乎,她的泪就要溢出来了。

“晚儿怎么了?”向晚清拐着脚走出来。“你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