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城美人

第16章 美人说

倾城美人 倾城之恋 3028 2015-11-28 16:33:51

  “十四、”有个人急急地跑来,连说边叫着,楚向风赶紧跑过去捂住他的嘴巴:“你说十四号是皇道吉日吗?找我吗?有什么急事。”万万不能让晚歌知道了他的身份,会吓着她的,要是她不再信任他了,是一件多大的事啊,时候没有到,他不敢断然让她知道了。

那人也有些聪明,转了过弯说:“十四少,大少爷,找你,在望雪亭里。”

“哎哟,他怎么也来了呢?”他有些着急,可不想离开她,每次都是意外之中才遇到她的,这一去,也许又会见不到她,杏园太大了,他恐寻不着啊,可是偏偏这时候,皇兄还来,他真是太闲了啊,不守在他的宫里,好端端的来参加这什么无聊之事,他有些懊恼地想着。

晚歌一笑:“向风,你去忙吧,我在这弹弹琴。”时间还早,听说要中午才开始呢?上午的时间是各家小姐聊天,和赏花的时候,自然这里有着不少的禁军守护,有名望的小姐,几乎都来了,王孙贵族也无不盛装出席,倒是像是个来电五十一样相亲了。

“可是我怕一会又见不到姐姐了。”他望着她:“除非姐姐答应我,不要离开这里,我很快就会回来这里的哦。”

“好啦,小弟,快去吧,我不走开就是了。”坐在草地上,把玩着这琴,一声声不同的琴音从指间泻出,她好玩地侧耳倾听。

楚向风才放下心来,边跑边说:“我很快回来的哦,一定要等我。”

真像是小弟弟,还老说她不大,占了他的便宜来着。

这音节真是奇怪啊,轻轻一拨就有了,而且还很美妙动听,臭美地笑笑又弹弹。

一阵拍手声传来,深遂的五官有着迷人的笑容:“小姐你的曲子真好听,可是小姐不会弹琴,要不自也是天上之妙音了。”

“哦。”她睁大眼:“你怎么知道,说不定我会弹得比杀猪还难听呢?”就会吹,她就让他吹不起来,她可不是一般的小姐,什么也不知道,让这些公子哥们拐上手。

他笑了,晚歌发现他的五官特别的显目,而且还晒得黑黑的,可浑身却有一股让人压迫的气息,让人在他的面前忍不住惦量着自已的份量,只是她无意奉承于任何人,自然也不会觉得要对他毕敬起来,他是谁,不说她也没兴趣,如果不是那十万两银子,她才没有空来这里参加什么诗会比赛的,一切全是为了钱,呵,对,就是钱。

耶律烈抱胸看着她,着迷于她自在和脱俗的灵美,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绝色女子啊,一袭浅素白衣也挡不住她的妍丽,她的发柔得像上一匹上好的丝绸,只用一根素钗系在顶上,手上,耳上,甚至没有任何的饰品,最迷住他的,还是她的笑,像是把天下间最美的景物都装在里面了,人家说中原多美女,他不尽然,想他契丹也有美女,可就没有一个能令他动心的。

他走上前去,深遂的眼看着她:“你叫什么名字?”

真没礼貌啊,干嘛要告诉他啊,和他很熟吗?晚歌敝他一眼:“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就想打发他,这女人还真是奇怪啊,他可从来不问女人的名字,她是第一个,也是他第一次让女人拒绝,真有意思,他笑了,契丹人血液中的好争和征服在蠢动着:“我是耶律烈,女人你的名字。耶律,这个姓只有契丹的皇族人才有的,天下间莫有人不知的,这会就看她怎么讨好他了。

晚歌奇怪地说:“我要你的名字作什么?耶律烈,你是不是很出名啊,我也没有兴趣陪你们玩什么一见钟情的游戏啦。”他眼中的别样,让她一眼就瞧出他在想什么?唉这时在失还真的看不起女人呢?是不是他说出他的名字,然后,她就会倾慕,最好是死缠上他。

“你。”他气结,可是心里更是欣赏,果然如她的外形一般,不是一般的凡俗女子。

“再见啦,建议你可以到外面的亭子里去,那里都是如花似玉的小姐们,相信你在那里会很威风的。”她可能会让他不如意哦,小姐可不奉陪,也不逗人开心。

“你信不信我会知道你的名字。”他笑着,坐在草地的一边,看着她把弄着琴。

“我信,我的名字不重要啊,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不喜欢黑黑的男子。”反正无聊,她就趴在琴上看着他。

他讶然,原来她早就看穿了他的心:“那么自信。”

“当然,我一向如此。”这人聊天还不错嘛,很好相处。

“有时候女人太自信,就容易吃亏,莫非你是名花有主了。”真是可惜啊,他扼腕地想。

她扬想眸子,看着满树的雪白:“女人,自信,才是最美的。”呵,借广告词用一下。

“有些道理,听你的歌真是好听啊,这曲子真是怪,我耶律烈可从来没有听过这美妙的曲子。”中原果然是人才济济,就一个女子,也是这般的有才华。

这当然了,现代的他们怎么会听到呢?她慧黠地一笑:“天下间美妙的曲子可多了,想不想听听乱弹琴啊。”

这琴可真是漂亮啊,汉白玉做的琴身,摸起来冰冰凉,好是舒服,要是她会弹就好了,倒是像是名人一般焚一坛香,抚上一曲,掌声四起。

“有何不可。”他笑着:“就是乱弹的,从美人的指尖下弹了出来,也是好听。”

“唉。”她叹着气:“男人的通病啊。”见到美女就会忘了自已姓什么,她以前也不是不美,可和现在的向晚歌比起来就差远了,美女,还真是多殊荣啊,如果是一丑女,也许,他也不会这样和她有说有笑了吧,抚琴,说不定还会来上一句:“这样的丑女也来参赛。”唉,不该多想的,想一想连摆弄也没有兴趣了。

他挑起了眉:“你不高兴,是因为我说的话吗?你的的确确是一个美人,美人就是要让人捧在手心里,这并没有错。”

是没有错:“以貌取人吗?”她最讨厌这样了,就像是别人笑她哥哥一样,只有身在那个角度了,才会知道,这是一件伤人的事,谁愿意自已貌不出众,谁不想,能绝色倾城,可是,绝色倾城又有多少的悲和喜,美能将一个女人的才华给掩去了,也能将一个人的成就否决了,她年纪轻轻的做了人事主管,别要可以说她是靠着出卖美色得来的,有谁知道,她下了多少的苦心和时间,美女的付出,总是让人认为是靠别人,而不是自已的真本事。

“我喜欢看美人,可是我更欣赏有脑袋的美人。”

晚歌看他一眼:“我喜欢俊帅的男人,更喜欢有才华的男人。”总之二人是互不相识,以后也不会相识,他的高贵,不是她能结识的上等人,他可以畅然地谈女人,为什么她不可以谈,男女是平等的,这里的思想,可以看看,但不是她喜欢的。

他别有深意地看着她:“看得出,你是有才华的女子,希望你会能夺魁,我们还有的是机会见面。”这诗会,可不是这般的简单,她身上的自信和才气,可不是平凡人能有的,他是看上她了,能夺魁固然是最好,如不然,他也可以开口让大月皇上将她赐给他,这清灵绝世的美人,他想占为已有啊。

“谢谢,我也想。”有十万银呢?可是也不能强求,毕竟这世间奇女子多的是,没关系,尽力就好了,至少她不会后悔啊。

“我不太明白一件事?”他看着她:“你不像是那种争强好胜的女子,或许是我不太了解你们,可我看得出来,你很想夺魁。”

她淡淡一笑:“我是为了银子,你可以看轻我,可我实实在在就是为了它而来。”

“是家计吗?”居说落魄的大户人家可不少,很多都是撑着个面子而已。

“是的,你这人还真是好奇,我和你素不相识的,却问我一大堆的问题,我也真是奇怪,为什么要回答你啊。”她吐口气自怨起来:“我不要和你说话了。”明明是开心的,聊一聊倒是又不知从哪起了压抑之气。

他笑了,轻松有感觉升了起来:“倒是生气了。”可是和她说话真的好开心,又想再逗她说话:“女子就是爱生气。”

谁知道,她根本就不理他,叭在琴弦上看那醉人的杏花。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讨了个没趣,他步入杏花林,那里他的手下正躬着身子在等他:“王,要不要我去掳了她回来。”

狠狠地一敲他的头:“你敢动她的坏主意看看,我必将你处罚,去查查她身世,来历。”

“是,王,的皖王就不怕她已经婚配或是成亲了?”那人小心地问着。

他自傲地看着那白影:“来参加诗会的,都是精挑细选,绝不可能有成亲一事。”

“哦,怪不得皖王要先来看一看了,这倒也是,这关系着皖王呢?小的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