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城美人

第8章 鱼头沙煲汤

倾城美人 倾城之恋 3553 2015-11-28 16:33:49

  “晚儿。”向晚清痛苦地看着她,眼里写不尽的无能为力。

“哥哥。”她一笑:“你不是忙着吗?怎么回来了?”又想他听到了,这会不知要操多少心,白多少发了,其实他大可不必操心,她可以应付得来的。

“对不起,哥哥无能为力,但是晚儿不要担心,哥哥不会让她们插手你的终身大事的。”

嫣然一笑,倒了杯水给他:“哥哥,你就放心,等你忙完这段时间后,带我到外面看看,我们再来盘算下,去外面赚点钱自个过生活。”

“赚钱?”他抬着头:“我们?”行吗?他没有什么本事。

她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他那么单纯,一眼就可以看穿,真不可思议,这样的单纯的哥哥还曾经打过仗呢?在他的床头,甚至还有他以前看过的兵书,只是都封了起来,像要把过去都封存起来一样。

“哥,不是还有我吗?没关系的,靠我们一双手就能养活自已。”她的厨艺虽然达不到什么顶级,可是她的煲烫却是一流的,人之所谓养,养则要水,汤水,汤不离水,人有汤才会滋润,他可能都没有发觉,他最近的气色都好了很多,每次端起汤喝,都赞叹得不得了。

他宠爱地揉着她的发:“我越来越不了解我的晚儿了,会的东西真的越来越多,晚儿也好看了许多。”

她不依地叫着:“哥哥,人家说晚儿长得好看也就罢了,哥哥你也跟着说了,让人听了笑话我来着。”

“呵呵。”他也大笑着,一口喝光手里的水,淡淡的青草味十分的好喝:“这又是你所谓的凉茶吧!哥哥倒是喜欢。”

“是啊,解暑的,哥哥,快去吧,要不等会又有人来催你了。”催促着他放外面走去,他总是怕她照顾不到自已,老是想回来看看。

她收回心神,又回到了小厨房,和哥哥一起工作的那些人,喝过一次她的汤就想再喝,她也不介意多煲点让辛苦的他们尝尝,但是回报她的,却是他们送来的众多物品,什么菜啊,鱼的,应有尽有。这些可是他们从主厨那里讨来给她的。

投桃报李大概就是这样了,她倒是觉得这些人比向府的大人物还要可爱多了,至少他们纯真。

向晚清早已细心地将鱼切好了,他还怕她拿不起刀呢?她看了看,有豆腐,青菜,还有些酸菜之类的东西,就弄个酸菜鱼头豆腐汤吧!其实加辣椒会更好吃的,不过这大热天的,不太适合。

她将鱼头洗好,生起了火,再切好葱姜之类的放在一边备用,放些油下去热锅,待油烫后再将那鱼头放了下去,调了姜,食盐一起炒会,鱼的香味就溢满了小厨房,待煎得差不多了,鱼头都成金黄色了,再捞起来放在沙锅里炖着,水开之后就放入豆腐,酸菜,猛火炖着。这只是大锅的汤,如果是汤盎就不是这样的了,得配好料放在汤盎里在水里慢慢的用老火炖着,这样炖出来的汤才是滋补美味。

一边等着汤,一边就可以生火做饭,做菜的,麻雀虽小,五脏皆全,该有的,可一样也没有少。

这还剩下的鱼还可以凑和着做芙蓉鱼片的,将那鱼弄好配料倒了点味酒放在锅里先蒸着,再打二个鸡蛋,蛋黄放一边,取了蛋清和着些味料慢慢地加些水搅着,待差不多了就揭开盖,蛋清和味料匀称地洒在鱼里,再放回去蒸一下。直到熟透为止,才端出来,淋上油,就可以了,整个程序下来,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好了,蒸的时间过长,肉死刺软,不易分离,鲜味尽失。鱼冷掉就不好吃了,只是这鱼少了许多样配料,要是有鸡油和麻油等的,做出来会更好吃。她将鱼放在食盒里,紧紧地盖着。

将那猛火抽掉些柴,让它慢慢地炖着,一阵阵的香味溢了出来,真是鲜啊。

晚歌又切了些苦瓜,将那二个蛋黄放下去炒一炒,这苦瓜,可是比现代的还要苦上许多,得用水烫一下,去掉那苦味,用、食盐也是可以的,但是古代盐是相当贵的,她怎么会用盐去沥那苦瓜呢?只得放到开水里烫一下,苦瓜就青翠而碧绿了,炒起来也相当有哲学,不要放盐太快,要不然苦瓜就会变黄,鸡蛋里也加点盐下去搅着,吃起来才美味,凉瓜炒蛋,呵,哥哥肯定没有吃过,拿个小碗盛了起来也放在食盒里。

汤也差不多了,放些盐下去,拿个煲盛了起来,这个还是那些长工送过来的呢?让她方便提汤,细细用布裹好的提耳又不会刮到手,更兴地烫到手。

装了饭也放下去,看看这天色,也差不多了,每次埋头一煮,都是大中午了,唉,以前在家煮个饭的可真是方便啊,没办法,这里全都是柴的,而且每一次煮起来都很麻烦,很费时间。

梧桐树下有口井,打了些清凉的水上来,将脸上的油烟都洗得一干二净的,才舒服地舒了口气,这么热的天,她都吃不下什么东西的,但是哥哥不同,一天到晚忙乎着不吃饭可不行。

也幸好这向府里什么不多就是树木林立,多是阴凉的地方,哥哥今儿个在新开的凤园里挑那些一早挖出来的泥士,好端端的一个平地,因为姬妃娘娘的到来,就挖个池,养上她最爱的莲花,这项工程,据说从三月就开始了,现在已是满池的碧绿了呢?

得穿过正中园子,一直往东走去,那里才是新平出来的凤园,而北园那边不是她们这般的下人能进去的,她也不屑进去看,没什么好奇的,她的脚还有些微的疼楚,每天多亏了哥哥帮她揉着,才好得快些。

走了许久,才看到宏大的圆门,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凤园二字,很是有气势,她走了进去,里面是繁花似锦,粉蝶纷飞的,花香满鼻而来,一边监工看着她,寒起一张脸说:“向姑娘,你又来送饭了,明儿个,可不能到这来了。”

“知道。”她淡淡地回应着,明天就是那姬妃娘娘回来嘛,当然是不能来的了。

远远地看见向晚清放下了扁担,她也没有叫,而是寻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等他们中午吃饭,看看这日头,也不用多久了,她要是叫,那监工还会瞪着她看呢。

才等了一会,几个妇人就抬了饭菜过来,大叫一声:“吃饭了。”那些累坏了的长工将身上的东西扔了就过去拿碗,但并不是先吃饭,而是过来先讨碗汤喝喝先。

晚歌小心地盛好汤给他们,笑着说:“小心点,这鱼汤多刺儿。”

将大大的梧桐叶儿对着向晚清扇着风:“还烫呢?慢点喝。”

“晚儿,这汤可是真好喝啊,白白浓浓的汤,有点酸味,还有豆腐,鱼的鲜味全出来了。”他一口喝光了:“晚儿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

“是啊,向姑娘的汤真是好喝,让我们都沾了口福,就不想去喝那大锅汤了,要是谁娶了向姑娘,这可是天大的福份啊!”

她但笑不语,也不恼他们乱说。

向晚清笑着说:“我家妹妹才不会那么快嫁,你们快去吃饭,别在这里笑话了,要不晚儿以后就不给你们炖汤了。”

那些人一听,一哄而散,都去一树荫下吃大锅饭去了。

“哥哥,你也拿晚儿开心来着,快吃饭吧,这鱼要是冷了就不好吃了。”将那食盒里的鱼取了出来,凑着凉瓜,又装了一碗汤凉在一边。

他闻了闻味道:“好香啊,晚儿不得了,你的手艺真的越来越好了。”他扒着饭,又抬着关切地问:“你吃过了没有?”

“厨师岂会饿着自已了。哥哥,晚儿就是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去摆个小摊也好过于在向府,这光景,向夫人是容不得我的了,我们靠自已生活,也自在些也能赚个钱的。”

“嗯。”他的眼神也有些亮了起来。“就凭晚儿的手艺,必定轰动整个月城的,只不过要晚儿抛头露脸的,唉。”他又为他的无能而叹气了,如果他的脚没有跛的话,也不会让她如此的。

“哥哥就爱夸晚儿,晚儿是说真的,什么抛头露面的,我全不在乎,那么,明儿个我们就去看看,我想明儿个也不到凤园来了,主屋那边不用我们去的。”难得的一天假啊。

他放下碗,似乎若有所思,然后摇摇头:“明天,明天不行,晚儿,你的脚还痛着。”

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明知道她的脚不是理由,难道,真如向琳所说的,她的哥哥向晚清迷恋着那姬妃娘娘,明天,他是想?

晚歌的心里有些哀凄,傻哥哥啊,明知道不可能的,为什么还不敢放手呢,这样子,辛苦的是自已啊?她不懂爱,因为她没有爱过,但是,该放手的时候,她还是会放手的,因为她一直这样告诉自已,不能爱就要放手,爱没有强求,没有打折,谁也不必为谁永远牵挂着。

提着烫坛和食盒往西门走了回来,那肆意照射着的阳光也让她不摭不掩的,像是无神的人一样直直地走,到了一处凉亭中,才坐了下来,下面那争相游玩的锦鲤在争逐着落在水里的飞花,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看了会说:“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那林隅深处,有双眼睛紧紧地瞪视着她纤弱的背影,生怕惊走了她地,慢慢地靠近着,足下那描金丝的靴子可以看出他的身份之尊贵。

观王爷小心地靠近着,心里一抹雀跃升了起来,终于,他还是看到她了,要到她的小亭中,就得绕过这水池,池中自然没有桥来着,只能从旁边转过去,那繁密的花木让他有点儿厌烦,这向府没事种那么多林木作什么?加快了脚步,往亭里而去,这会,他逮到她了吧,不枉费他这几天逛来向府的,每次在西门盘旋良久才不甘情愿失望地请去主屋。

只是,当他兴奋地转了弯,却看见,那空空如也的亭子,刚才在那伏着栏杆看鱼的女子却不见了,只有一个坛样的东西在那里。

满满是失望袭上了他的心头,忍不住他想,她是不是民间所说的妖精,他偏就不信了,揭开那坛子,里面还有些吃剩的鱼汤,闻起来倒是挺特别的,那暖暖的气息,就证明了,她真的曾在这里,汤还是暖热的,他就在这里等着她来,失了东西的丫头,没寻了回来,会遭怏的,他寻了她那么久,这一次,就在这待株等兔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