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倾城美人

第10章 美白之术

倾城美人 倾城之恋 4156 2015-11-28 16:33:49

  而晚歌去了那里呢?

晚歌惊魂不定地推开那门入去,才关好门,从里室就走出二个女人,一个丫头扶着一个女子往外走,见到她大叫一声:“啊,有人闯进来了。”

“嘘。”她小声地说:“我没有恶意的,只是有坏人在追我,请二位小姐别介意。”另一个是截着白色的帽纱,却像是在抽噎哭着一样。

“你是谁,快出去,这可是安小姐,你要是惊吓了,十个头都不够砍,快出去。”丫头凶恶地叫,手里拿着根棍子,作势要赶她走。

安小姐,她一怔:“是不是月城里最有钱的安小姐。”不是说她满脸黑斑吗?怎么在这里?

“知道还不走。”丫头挥舞着棍子,却一个不小心,将那小姐的帽纱划了下来,三人的惊讶中,那安家大小姐的脸容就这样印在她的眼里,并不是那样的恐怖啊,只是脸上,稀稀地生着黑斑,她的肤色很白,有黑斑看起来,就非常的难看了,双眼红肿不堪,看来是哭过没多久,那大眼中满是惊恐之色,盈满了泪水,似乎又要哭出来了。

丫头快手快脚地将那面纱捡了起来,怒斥着她:“你不快走。”

“呜。”细细长长的哭声又哭了出来,安家大小姐羞得直哭,又让人看到了她的脸。

“小姐,别哭了,我们再找别的大夫。一定在七月之前治好的。”丫头轻声地安慰着。

那黑黑的斑,不是天生就有的,就倒还好,以前她也研究了不少美容方面的,所以她的肌肤都保持得水嫩莹滑,一个原本就美貌如花的小姐,得此怪斑换了她也会伤心的。

她心里有了个主意,站起了身子叫:“安小姐,也许我能帮上一点忙,但是我不敢保证。”毕竟她不是专业的美容师,而这里也没有什么激光美容去斑之类的。

“就你,快走,要不我叫人把你丢出去了。”丫头凶凶地说。

倒是那安小姐扯扯她的衣服:“秋月,现在全城的大夫都没有办法?”

“可也不能相信她啊,要是越来越多,小姐,这可怎么办?”秋月丫头急起来。“谁知道她是不是骗钱的,全城的人都知道,老爷原意将一半的家财相赠,爱财的人,小姐不是见得多了,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帮到小姐,就连刚才那个老大夫,还不是说了一堆屁话就走了。”

看来她还有些防心的,毕竟大家都是生人,晚歌看着安家大小姐:“我倒也听说了,你这斑不是打小就有的,而是今年就莫名其妙就有了,不是天生的还可以有些法子可以补救,可我也不敢断然就能帮你治好。”要了解她的生活和食物方面的,才好对症下药。

“真的吗?”安家小姐哭着叫:“真的可以吗?”

“我只能先试试。”她也不敢下妄语,一个女人最在乎的无非是相貌和清白了,她并不是见死不救之人,何况如果可以,还有一笔钱不是吗?正好可以让她和哥哥脱离向府的生活,这目的的确不是怎么正气,可也是她急需要的。

“小姐,不可以胡乱相信人。”秋月叫着:“我们还不知道她的来历?”

“我叫向晚歌,没有什么来历,你不给一个机会你试一试,那么你就是等到七月入宫,也无法除掉脸上的斑,这斑并非是太阳所晒的。”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养在深闺里,怎么会晒到太阳呢?这莫名其妙的斑,必是和饮食有关了,只要多方注意下,再加以些美白祛斑的护理,就算恢复不到先前那般,但也不至于这样吓人。

安家大小姐想一会,还是伸出了手:“请你,一定要救救我。”

晚歌抓住了她的手,这下决定下得有些急促,也有些仓忙,就算是无功而返,能让她的斑清淡些也算是一件乐事,施比受更有福,不是吗?

“小姐,轿子在下面等着,我们从后门出去就好了,向小姐是否方便跟我们回安府。”秋月那丫头倒是进退得宜,殷勤地说着。

去安府,她摇摇头,至少她还有点保留吧,怎么可以随便就跟着别人走了:“我该回去了,你要是相信我,明天这个时候,就到这里来。”太久了,要是哥哥找不到她,会担心的。

她也跟着安家小姐从后门走下,到了轿前,安家小姐除下手腕中的洁白的玉镯递给她:“向小姐,明天这里见。”

“小姐,这可是老爷特地从外地给你买的。”秋月叫了出声。

“我相信她,向姐姐,我是安雪儿,明天,我在这里等你。”面纱下,安雪儿的眼里,有一丝的希翼之光。

晚歌笑笑,推开那只玉镯:“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无功不受实禄,明天我一定会来。”有种感觉,她和安家大小姐,安雪儿的缘份会结得很深的。

她往回走着,摸摸自个的脸:“唉,真的很老了吗?都叫我姐姐了,才十六岁啊。”可她有着二十二岁的思想,这样看起来也是少年老成吗?

回到向府,他哥哥早就坐在梧桐树下来,仰着头看那满树的小白花儿,她知道,仰着头,泪就不容易流出来。

主屋的欢声笑语不属于他们,隔得那么遥远,还是可以听到,那彻夜的灯火刺疼了她的心。

第二天,一早,她还看见,向晚清在仰望着那梧桐花,站在他的身手,巧手按着他的肩:“哥哥,去睡吧!”叹,问情为何物啊,明知没有结果,还是执意要仰望。

向晚清回过神来,笑了笑:“晚儿,那么早,脚还痛吗?”

“早就不痛了,哥哥,你去睡会,我呆会有些事出去,中午就不回来了。”

向晚清打起精神:“晚儿,瞧我都忘了,你不是要我陪人去逛逛的吗?我洗把脸就去,起来早了,就发呆了,呵呵。”用假笑,来掩饰他一脸的狼狈,只是这些,他能瞒过晚歌吗?她慧质兰心,早就看在眼里了。

“哥哥,你不去睡,我就生气了,我自个出去转转。”她拉起了脸。

往往这样,就让他举双手投降了:“好妹妹,别生气哥哥马上去,你早点回来哦。”他的异常肯定让她担心了,他暗叫该死,她不出声,闷在心里难过呢。

她一笑:“这才是好哥哥。”一低头,将他塞过来的碎银推了回去:“哥哥,晚儿还有,上次给的还没有用呢?”老怕她没有银子用一样。

将那木门关了起来,好歹也能将那边的喜气隔开一些,她沿着小道就往西门出去。

远远地就看见秋月那丫头在月色楼前翘首昂望,看见她兴奋地挥着小手帕:“向小姐,向小姐。”

她点点头,走了上去。

秋月就高兴地说:“可把小姐给急死了,一早上就过来了,真怕你不来了。”

“我会来的。”她答应过那安雪儿。

月色楼很大,可是却有很多出口,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去的,没有点家世和地位的人,月色楼都拒客,这里是王公贵族出没的地方,所以也是城里人人欲想进去一看究竟的地方,居说月色楼的主人,就是皇宫里的某个大人物。

上了二楼那厢房,细心的秋月还取来湿毛巾让她擦脸,擦手的,安雪儿则是静然地坐在一边,透过面纱仔细地打量着她。

“安小姐,可以问你一些饮食方面的吗?”她喝了口清茶开口。

安雪儿点点头:“我的饮食全是主厨在打理。”

她的声音很清,有些怯意,并没有像向琳那大小姐般的娇纵,这一点让晚歌很欣赏:“安小姐三晚主要进食些什么呢?”

“小姐吃东西不挑,主厨煮什么,小姐就吃什么。因为小姐身子比较虚,现在比较常吃的就是内脏之类的补血气之物。”

晚歌心里暗叫,这就难怪了,殊不知,动物肝、动物肾、牡蛎、虾、蟹、豆类、核桃、黑芝麻、葡萄干等;马铃薯、红薯、芹菜、韭菜、芫荽,香菜等的食物吃多了,经紫外线照射易产生斑点;如果脸色偏黄呢,就要注意少吃一些极易感光的食物了,像是红萝卜、木瓜、柑橘、芒果等些东西。

想必那安家小姐这一纤弱的女子,烟酒是不会沾的,那就是吃的方面了,至于是不是疾病方面的,她就不太懂了,她对医术不太清楚,听说内分泌失调也会有这方面的事。

安雪儿也信任她,揭了帽纱让她看个清楚,细细的斑点分布在脸上,细看之下,也不是像外人说的那般恐怖,她小巧的而甜美的脸蛋,那楚楚可怜的眼神特别惹人怜爱,不染而红的樱唇下二排碎玉贝齿,欲语还休,这等讨人喜欢的脸容,如果没有那斑是何等的美貌啊。

晚歌心里暗叹着气,只怕这斑有一段时间了,就算再淡也回不到她以前的冰肌玉肤去了。

“向姐姐,是不是?”安雪儿见她颦着眉,眼里又充满了失望。

“不是,只要你听我的,必然会有效的,你得改变你的饮食习惯,动物的内脏,全部都禁吃。”

安雪儿点点头,看着她:“为什么?”

“动物的内脏吃多了,就容易产生斑,你再晒太阳的话,就更易了,还有一些细节,我呆会写张单给你,可以的话,你就照着单吃吃看,我想,很快就会有些淡化的,秋月,你去向酒楼里要些蜂蜜,要些番茄还有鸡蛋,面粉过来。”

秋月应声而去,很快就将她要的东西取了来,晚歌让秋月将半个番茄在安雪儿的脸上涂着,很快就将番茄和蜂蜜,加些面粉,鸡蛋精搅好,这可是就地取材了,没有现代的面膜方便,可是却比那些更有成效,要是有柠檬的话,滴几滴下更好,更能刺激皮肤。

并不是每一个人的皮肤都适合做面膜的,有些人皮肤较为敏感:“感觉怎么样?”

安雪儿躺在贵妃椅上:“还好,很舒服的。”

那就好,就该没什么事的?让秋月抹干净脸,再将那面膜匀称地涂在她的脸上:“不要讲话,这样容易有皱纹的,干了就差不多了。”

秋月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啊?有用吗?”

“这个对美白肌肤,祛斑最好了。”

小丫头的眼里闪着光:“我可以试试吗?”

那个女人不爱美,她笑笑:“当然可以,匀称涂在脸上就好了。”

每天喝胡萝卜法也是可以美白的,只是这汗就难了,要捣多久才有一杯啊,摇摇头,还是免了,还是换成番茄汁好了,至少容易挤出来。

让她每天洗脸,都加一点醋进去,这样能减轻色素的沉着。

至于吃的,就多了。天热多西瓜,多吃点无妨,冬瓜和杏仁也是美白的至宝。

细看一会,面膜快干了,先让秋月洗干净脸,再将安雪儿的脸洗干净。

秋月摸着脸兴奋地叫:“小姐,好滑哦。”

她也笑了:“这只是刚开始,刚做了面膜不能晒太阳,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去,安小姐,怎么样,会不会很刺痛。”

她羞涩地一笑:“这倒不会,和秋月所说一般,很舒服,摸起来也很滑。”

“那就好,明天我也帮人做不同的美白护理,吃的方面,一定不能吃那些东西了,香蕉和土豆了也是万不可能一起同吃的。”

安雪儿点点头:“我一定会的,向小姐,我相信,你能让我好起来的,以前的大夫都是开中药让我吃,可吃了那么多,都没有效果,反而把身子给吃坏了。”

当然,凡药三分毒啊,她一笑:“安小姐叫我晚儿就好了,你们再等上一会再走吧,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不知不觉就过了那么久了,不早点回去,哥哥会担心的。

“等等。”安雪儿叫住她:“晚儿,我让人送你回去,明儿个再去门口接你,可好,这大热天的,来来回回晒坏了也不好。”

“那就谢谢安小姐了。”她也不推辞,的确真的很热。

“还叫我安小姐,你不是让我叫你晚儿吗?叫我雪儿就好了。”安雪儿不好意思地说着,看到她的旧绣鞋,会心地一笑,没有说什么?

晚歌随着秋月从后门下到下面,早就有大轿子在那里守着了,秋月吩咐了几句,那些人就将晚歌恭敬地请入了轿中。

而月色楼的三楼,一个脸如寒玉的公子凭栏看下,冷峻的眉峰往上翘起,看着眼前的不顾礼仪在叫的十四皇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