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致命狂妃

第19章 本王要了

致命狂妃 龙熬雪 2222 2015-11-28 16:32:24

  可是,当天看到那与老虎对崎的人时,眼光一闪,是他!

逐野灵站稳,也许是求生的意志过于强烈,一瞬间身体比刚刚有了力气,身上在疼的上伤口,她不在乎,她只知道她不能死,荷花也不能死。

老虎仰天一阵嘶吼,仿佛即将发狂,那眼睛内的血液在流淌,让他更加的凶猛。

嗷……“嘶吼过后,疯狂的朝着逐野灵进攻。

逐野灵,一身的气息全部外露,就如那出鞘的剑,锋芒毕现,杀伐滔天。

老虎顿时放缓了动作,显然逐野灵的杀气强大,让它们也感到了惊讶,但是,并没有停住进攻的动作。

弹指间,四臂相接。

南宫御承认这孩子的气势绝对比这老虎要来的凶猛,但是,他没有一丝的内力护体,那种死亡的气息即使在强大,又怎能抗得住老虎的奋力一击!

但是,南宫御却是估计错了!

逐野灵是现代杀手界的王者,狗急了还能跳墙,她这些天失去的太多太多,今世重复着前世的悲剧,她要活着,她要变的强大。

就如同小时候自己被扔进原始森林一样,猛兽众多,若没有保护自己的实力,就只有死在那里。

而现在,若不杀死面前的老虎,她就没有机会报仇。

嗷……“老虎嘶吼声,震得整个斗兽场都在颤动。

四臂相接,逐野灵身影一闪对上那老虎爪子的是一柄闪闪发两的短刀,刀锋直直将那老虎的前爪子给削了下来。

而逐野灵用力过猛,随着老虎爪子一头栽倒地上。

这一幕出现,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那老虎的爪子居然被削了下来,那该死多快的短刀,那该用了多大的力气。

南宫御从始至终,从逐野灵身上为感觉到半点的内力,而是靠纯粹的力量!

“天啊,好厉害的小孩啊,精彩!”

“好!好!打死那头老虎!”

“太精彩了,不愧是顶级的斗兽团!打得好啊!”

周围的叫好声一浪高过一浪,那主看台上的淑妃看着场上激励的斗争,原本以为只是一些小孩斗兽,没什么好看的,不过现在倒是有些意思。

逐野灵听着看台上那些人的叫喊声,看着他们的丑恶嘴脸,浑身的阵阵杀气完全的释放。

跄跄的站起来,拿起短刀,在舌尖舔了一舔那是老虎血液的味道,疯狂了。

“杀!”逐野灵满腔杀气大喝一声,就像那被削掉前爪子的老虎如炮弹一般冲去。

老虎虽然很凶猛,但是少了前爪子行动就比逐野灵差了一大截,就在那老虎还没有起身的时候。

她已经跳到了老虎的背上,那短刀狠狠的刺向老虎的筋脉,锋利而尖锐,一刀一刀,用尽全身的力量,眼前越来越模糊。

手却还不停的刺着,杀死它。

“嗷……”老虎疯狂地晃动着身体,想要将逐野灵甩下来,可是,那逐野灵就如同沾了胶水一样,任它怎么摆动就是不能将逐野灵甩下来。

“皇兄,没想到这小孩那么厉害身上满身的鞭伤,还能杀死老虎。”身边的小公主满眼不置信的朝南宫御问道。

天啊,这还是她第一次观看斗兽,没想到斗兽团的小孩都那么能打,怎么练出来的啊?

南宫御不语,眼神一直紧紧的盯着场内的逐野灵,是什么让她如此疯狂?是什么让他凝聚如此强大的杀气?

“皇妹,这斗兽啊,还有很多种呢,看多了,以后你慢慢的就明白了,不用那么惊讶。”坐在小公主旁边的大公主南宫雅鄙视的回复着,那样子好像在说,你很丢人!

“切,以后才不要在看这斗兽,那么血腥,难道黄姐没有人性么!”南宫荷小小的眼睛露出茫懂,内心却得意无比,哼!

“你……”南宫雅怒气上升,在众人面前也不好发作,狠狠的腕了南宫荷一眼,以后在找你算账。

这时,会场的气氛已经几进沸腾,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老虎明显已经没有回击的能力了。

终于,随着逐野灵一声大喊,这只老虎倒下了它庞大的身躯,逐野灵也重重的摔在地上。

斗兽场顿时沸腾起来,叫好喊声,汇成一片,逐野灵眼睛沉重的不能在沉重了,伴随着叫喊声,她的意识陷入一片昏迷之中。

清风乍起,墨发飞扬,观看斗兽的人们高呼。

南宫御诡异得眼皮一跳,从斗兽席飞身而下,慌忙蹲下身子,抱起昏睡人,纤细的十指在长而优雅,却透出诡异的静谧。

那是一张满脸污渍的脸,温度灼热得烫手,身上的鞭伤,已经溢出了恶臭的味道,看上去恶心至极。

南宫御心头一拧,一皱眉头,伤成这样还能杀死猛虎,那需要多么强大的毅力。

“救她,求求你……救她……”

细微的声音传来,南宫御低头满身是血的女孩想他的方向爬来。

眼神闪烁,低头在看了一眼昏睡的人,“这两个奴隶本王要了!”他抱起她,往斗兽场的出口走去,场内的荷花随即也被送往三王爷府。

这下斗兽团的团长皱着老脸,这生意愧大了,该死的,谁能想到那么凶猛的老虎被一个小孩杀死了。

三王府“来人,去请御医!”声音惊起王府歇息的鸟儿,簇簇地从树上飞起,拍打着翅膀,发出不悦的啼叫。

侍卫早就惊动,飞速去请大夫。

南宫御探探她的额头,是骇人的高温,灼痛他的掌心。

逐野灵发烧,昏睡了整整十天。

十天了,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床上的人,尖细的下巴,紧闭的翦眸,苍白的小脸,无血色的唇,高烧中的逐野灵额头温度高得吓人,脸颊和四肢却是一片骇人的冰凉,犹如死尸一般。

宫里的御医,一个个把脉,都只是摇头,伤的那么重,即使高烧退掉,也不见得能治好。

荷花的泪水几乎流干,不睡不眠的守在逐野灵的床前,看着床上这张清秀的脸,苍白如纸,真的没救了吗?

想着那日斗兽场上,那一句伤她者,死那么抉择的话,她何德何能让她如此,明明想要保护她,却害她徘徊在生死之间,想着,泪再次落下。

“妹妹,你别再睡了……”声音嘶哑,手紧握住那冰冷的手,似乎这样就能将温度传给她。

“还是没醒?”南宫御走进们,冷酷的眼神,有一点茫然,十天了,若不是她求生意识强烈恐怕早已经没命了。

既然求生意志那么强,为何还不醒来,沉睡中的那张脸,就像一朵在严寒中的梅花,淡淡的,不惹人注目,没有夺去任何人的光芒,而任何人,也不能遮掩她的风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