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74章 假面人生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13 2016-05-04 20:11:32

  第174章 假面人生

说什么来什么……

英国男孩继续口出狂言,“大英博物馆里有一件双桃红碧玺的鱼雕,比这个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无耻的强盗!”小晨再也忍不住了,一个拳头就挥了过去。

“啊……”英国男孩猝不及防,听说中国女生都是很温柔的,这个怎么这么粗鲁啊!

小晨很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英国男孩左眼一个大大的黑眼圈看起来真是狼狈极了,太爽了!

“这个是给你的教训!大英博物馆里的那些中国文物你们早晚都会归还的!还有,不要以为中国人是好欺负的!哼!”小晨大声嚷嚷,震撼了周围一干人等。

席海棠虽然也很同意女儿的话,但是动手打人总是不好的。项建豪却对小晨的表现满意极了,嘴角一直上扬。

这一刻,席海棠才真真正正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是想告诉孩子们,就算离开了家乡,也不要忘记自己的根是在哪里,情不自禁地,也跟着笑了。

中国人讲究践行,“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就是最好的例证。

席海棠应萧牧远之约到了一间极具特色的北方饺子馆,扶梯而上,是雅致的小包间,里面橘黄的灯光洒落一片,她所熟悉的那道身影映入眼帘。

“学长,不好意思我好像有点迟到了,从博物馆返回的路上有点塞车。”

“没关系,坐吧。”萧牧远温和地笑着。

“嗯。”拉开凳子入了座,席海棠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学长,今天怎么想着吃饺子啊?”

“不是说‘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吗,为你践行,吃饺子更应景吧。”

“学长你太客气了,其实应该是我请你才对,我总是给你添麻烦。”席海棠真的有些过意不去,这么多年,他的情意她不是不知道,而她更知道,若是跟他在一起,她会很幸福,他会包容她所有的伤与痛,会给她所有的爱与真,可是,感情的事是没办法勉强的,如果她可以接受他早就接受了,而始终没有接受一来是因为对他没有感觉,二来也是觉得那样对他不公平,以他的条件,可以找到比她好上百倍的女孩相携一辈子。

有些话想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席海棠眉心微微蹙起。

萧牧远默默不语,只是贪恋这样的感觉,看着她坐在自己对面,就好像时间都静止了,她就是有这样一种气质,不需要说什么,也不需要做什么,就好似站在夜晚的田野里,见香花遍布,心里涌起明亮,叫人舒服至极。而见她轻轻皱眉的样子,他就恨不得替她挡去所有的风雨,让她永远笑颜如花。

气氛正在沉默,她的手机忽然响了,低头一看,是顾惜爵的电话。

“学长,我出去接个电话。”

“嗯。”萧牧远清和的笑容里微微有了一丝裂痕。

走廊拐角,席海棠接起了电话,语气里带着一丝不自知的甜蜜,“怎么这么时间打给我?”丹麦和中国可是有七个小时时差的!

电话那端,顾惜爵哑然失笑,“我是来提醒你记得吃饭,小晨和允痕昨天跟我告状了,说你这几天很忙,经常是抓起一个三明治就了事了,真有这种事?”

席海棠翻翻白眼,“孩子的话你也信啊,他们两个有多夸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好好吃饭,真的!”

“嗯,那就好,你要注意身体。”

“你也是……”

心里某个地方忽然变得温柔起来,这个时候,他们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就干脆不说话。隔着万水千山,他们之间的心却从未这样近过。

过了好一会儿,席海棠不知怎么搞得,有点四六不分地说了实话,“那个……我跟学长在吃饭,吃饺子,他说要为我践行。”

“你告诉我,不怕我吃醋吗?”顾惜爵的语气让人听不出喜怒。

“我管你吃不吃醋,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没什么。”说完,席海棠就挂掉了电话,双颊泛起红晕,不受控制地,耳根也跟着发烧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告诉他一声,她想告诉他,却又不希望他乱想,有点矛盾,觉得自己真是傻得离谱,可她还是想这么做。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席海棠返回小包间,刚到门口,就听到萧牧远的手机也响了,他拿起一看,微微顿了下,随后按下接听键。

稍作犹豫,席海棠转身去了洗手间。

接到顾惜爵的电话,萧牧远并不意外,他知道海棠一定会实话实说,会告诉顾惜爵说她跟他在一起吃饭,而顾惜爵也定然会打给他。

“萧牧远……我知道你约海棠吃这顿饭的意义,不只是践行那么简单,你想把那件事告诉她,是吧?”

闻言,萧牧远表情一僵,“那不关你的事!”

“我知道不关我的事,可我希望你自私一次,就让那个秘密永远成为秘密吧,你不说,我不说,海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我已经隐瞒三年了,我想在海棠出国之前,说明白。”

“说明白又怎么样?那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你是海棠心目中最完美的人,我不希望你把那个完美破坏掉!”

切断电话,萧牧远的心情很是沉重,内心陷入了猛烈地挣扎,顾惜爵说他可以自私这一次,可是他不懂,他三年前就因为自私了那么一次,却差点害了海棠。

这些年来,他真的习惯了付出,习惯了守护,唯一的一次失控,就是那次矢车菊蓝宝石的事件,那件事的幕后总导演其实是他,顾惜爵的舅舅也只是他的一颗棋子,他想挖出多年前克什米尔地区的那场灾难,想利用那件事打击顾惜爵,想让海棠看看顾惜爵曾经做过什么,想让她知道后彻底地离开他,可是,他没有想到,刘亚光忽然半途杀了出来,差点伤害了海棠。

一失足,千古恨。

以顾惜爵的能力,当然很快就破解了阴谋,知道了真相,可是他却没有揭穿他,一直留着这个秘密到了现在。

他知道,顾惜爵是为了海棠,怕她对他失望,可是他真的觉得自己那一次错得太离谱,他从没有这么恨过自己,幸好海棠没事,幸好。

庆幸了三年,他却再也承受不了那份愧疚。

神思恍惚地吃完了饭,萧牧远和席海棠一起出了饺子馆,“海棠……我有话想跟你说……”

神思恍惚地吃完了饭,萧牧远和席海棠一起出了饺子馆,“海棠……我有话想跟你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