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70章 三张证明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301 2016-04-30 20:10:44

  第170章 三张证明

顾惜朝幽幽叹了口气,坦承,“我和柔儿没有注册过,在国内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后我就带她去了意大利,那时候我是想存心折磨她和顾惜爵的,婚后的六七年里我见她的次数大概加起来都不到一个月,直到我带她去医院做试管婴儿,医生说她的体质不好,孩子可能会保不住,我才略有耐心地看着她,期间她偶尔会歇斯底里,可是我没有想到那是人格分裂的状况,只当做是普通孕妇都会有的情绪狂躁……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当年依心的死是她一手造成的,可是我也有责任,我不该那样刺激她……”

席海棠回想起顾惜爵曾对她讲过的事,但他毕竟也不是当事人,也并不很清楚当年顾惜朝到底是对柔儿说了什么话才会把她伤害到那个地步。

似乎是看出了席海棠的疑问,顾惜朝闭了闭眼,像是陷入一场沉沦的死寂,“我每一次看见柔儿用恋慕的眼光看着我,我的心底就会生出一股恨意,为什么明明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两姐妹,差距会那么大,依心的眼睛里只有顾惜爵,柔儿越是追着我,我就越是不甘,我对她从没有好脸色,看着她我就会想起依心正在用同样的眼神看着顾惜爵,我的情绪就会更加阴郁……那一天,她告诉我依心约了顾惜爵去表白,我很生气,柔儿说她会代替依心爱我,我听了觉得很好笑,我对她说……尽管你和依心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依心比你好一万倍,你没有一点能比得上她,就是死了,骨灰都不会有依心的漂亮……”

那一年,他们都还是青春飞扬的年纪,他们都爱看挂在顾惜爵的母亲生前挂在回廊里的那幅油画,画里,一个白皙的女子,一半陷入沼泽,满身被细密的藤条与毒蛇缠绕。画下一角,标着两个字,原罪。

Envy,《圣经》里的七原罪之一,妒是原罪,女人一旦犯了这条原罪,便会被藤条与毒蛇缠绕,终身脱不得。

顾惜爵的母亲,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从小有着良好的教养,她信奉耶稣,熟读圣经,通晓西方哲学,所以她懂得谨言慎行,懂得用这幅画提醒自己,不要去嫉妒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读得懂其中的深意。

也许是柔儿没有慧根,也许是她爱得更执着,却也更扭曲,因妒生恨,终于铸成大错。

顾惜朝和席海棠一起到了柔儿所在的精神病院,隔着透明的玻璃窗,他们看到她正在房内低头折着千纸鹤。

有一个传说,一天折一只纸鹤,坚持一千天,就可以给自己喜欢的人带来幸福。

她很专注,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负责照看柔儿的医生告诉他们,现在的柔儿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孩子,心智大概只有七八岁。遗忘了她自己是谁,遗忘了依心是谁,遗忘了所有人……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这样的情况,对于柔儿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顾惜朝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给医生,尽管那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可是席海棠知道他是在承担责任,心头滑过一丝安慰似的暖意。

驱车离开的时候,落日的余晖洒进车窗,顾惜朝默默不语,席海棠也像是陷入了沉沉的思考。

半途,他忽然停了下来,“我去对面的商店买点东西,用来给素心剪指甲的指甲刀坏了,得换一个新的。”

“嗯。”席海棠微微点头,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远远的,她没有动,就只是隔着车窗望向对面,看着顾惜朝走进一间又一间商店,走进又走出,不厌其烦。

她知道,他是在找那种超薄指甲钳,那种不易伤手的。

素心昏迷的三年里,他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每次剪指甲的事情都是他做的,还记得他第一次做的时候,不小心弄伤了素心的手指,尽管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伤口,可他还是心疼得要命,轻轻地托着素心的手,一晚上没睡。

席海棠忽然感到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烫,重新思索起顾惜朝不久之前对她说过的话,关于他和素心注册结婚的事情……

她知道的,如果她去对素心说,可以试试,可以接受,素心会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几率点头的,但是,她能如此轻率地做决定吗?

感情的事,除了当事人双方,别人是没办法理解的,可素心做为当事人之一,忘掉了关于他的一切。

如果有朝一日,素心想起来了,该怎么办?

到时候,真不知道是喜是忧了……

拿不定主意,或者根本是就不能拿主意,席海棠的心情变得有些急切,取出手机,给顾惜爵发了条短信——我很矛盾,我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我怕一旦选错,就再也没办法挽回了。

顾惜爵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陷入了几乎是跟她一样的挣扎。

他也一样是不知道怎么选择,若是不接受手术,他就得一直这样如履薄冰地过着每一天,若是接受手术,就得承担瞬间死亡的风险,贸然打散血块,在血液流通的那一瞬间会产生大量的自由基,周围的脑组织很可能会因自由基而毁坏。他不怕死,可他怕她会哭……

电话两端,都是一阵久久的沉默。

摆在他们眼前的难题,并非选择题那么简单,就更像是一个十字路口,向左走,向右走。

席海棠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忽然受到了猛烈冲击一样,不安的情绪促使她连忙拨通了顾惜爵的电话,“顾惜爵!”

“嗯……”他的声音透过话筒浅浅传来,绵长无限,低沉却又清晰。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像是放下心来,眼角忍不住发酸,声音哽咽,“顾惜爵,你要等我……求求你,一定要等我……”

想他,是一种痛,隐隐的,却刻骨铭心的痛。想他,从不知疲惫,不知不觉中已渗入血液,撕心裂肺。

他知道她在说什么,他理解她的不安,她怕他又一个人自作主张,不是怕一别又是三年,而是怕这一去是永不回头……可是这一次,他不会了。

一直以为幸福在远方,在可以追逐的未来,双眼一直在眺望,双手一直在聆听,可后来才发现,那些握过的手,唱过的歌,流过的泪,爱过的人……所谓的曾经,就是幸福。

“海棠,我会等你的,市政厅的钟楼前,不见不散。”

“好,下个星期天见。”她已经订好了机票,这一次,不管千山万水,不管千难万险,她都会义无反顾!

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而是沧海那头没有等待,而现在,海的对岸有她最想念的人,有她最深爱的人,她决定不掉泪,迎着风,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