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54章 贴心落泪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98 2016-04-14 20:14:23

  第154章 贴心落泪

秦浩似乎是有些说不下去了,直接跳过了中间一段长长的辛酸,“最后……他赢了,赢了那场考验,赢得了所有股东的认可,赢了他自己的璀璨人生,也赢了我们所有人的未来。小绯,这么多年来我只瞒过你一件事,就是在那次的庆功宴上……我哭了……浮华背后不是悲伤就是肮脏,外人是没有办法理解我们那些日子是怎么挺过来的……”

官小绯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抱紧了他。

“小绯,我真的是有些不敢去查,我和顾惜爵真的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这些年来我们两个都没有距离得如此远过,倘若换做别的原因,无论经过多少风霜雪雨,我都不会为他感到担心,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能力了,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对金爵的感情了……可是他一夕之间就把金爵卖掉了,我不知道他的勇气从何而来,到底他是得经历多大的疼痛才能如此决绝……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怕就算我确定了G先生就是他,他也不会跟我回来……”

一时之间,秦浩的眼窝有些微湿,声音哑哑的,男人有时候,并非是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顾惜爵拎着简单的行李离开德国,辗转去另一个国家。

他这段日子走了许多地方,但每一个地方都不会久留,因为他不想被人找到。

爱情,亲情,友情,之于现在的他,都是极为奢侈的东西了。

脑海里满满充斥的都是那双含饱含幽柔的澄澈水眸,平静的心湖被她柔软而又伤感的眼神所碰触,浅浅的一下,却重重地颤抖起来。

抬手轻轻触摸了一下心口的位置,恰逢一阵轻风吹过,那一树海棠洋洋洒洒地落下点点乱红,花瓣被潮湿的风包裹着,揉碎,飞扬向遥远的云之彼端,或是坠向大地的彼岸,漾起了芳香的味道,在他心里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印记,挥之不去。

直到路边汽车的鸣笛响起,他才发觉自己竟看着那株海棠发呆了。

因为几乎没人可以联络,手机已经不太会响起,可它却忽然传来了隐隐的震动,“MR顾……我和我的导师对您的情况再次做了分析,我们建议你去一个地方——丹麦。”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霞光染红了错落有致却又参差不齐的建筑物,席海棠拿着最新完稿的设计图前往约定的地点,整点的时候,市中心的钟楼发出一记恍若晚祷般的梵音,远远地在传向天籁那头。

席海棠缓缓回眸,朝着那声音的源头望过去,又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红色丝线还在。

很快到了雅兰餐厅,萧牧远早已到了,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学长,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有,是我早到。”

席海棠落了座,将设计图交给他,“学长,这是你上次给我的设计素材,完稿了,你看看。”

“嗯。”萧牧远展开了设计图,看了看,嘴角有些玩味,“绝大多数的设计师都会把蓝钻的设计雕琢成哀婉的风格,你这个却很特别,给人一种充满希望的力量。”

席海棠有些忐忑,“学长,我只是觉得大家都把蓝钻定格成了一种风格不太好,大概都是受了‘希望之星’的影响吧。”

“希望之星”,钻石家族最有名的钻石之一,从第一任主人到最后一任,无不遭受到连连厄运。法王路易斯是拥有它的第一任主人,最宠爱的孙子突然死去,此后的生活也诸多不幸。路易十六则在得到这块钻石后不久,与王后一起被送上了断头台。荷兰商人把这颗钻石切割打磨后,重量严重缩水至444克拉,他的儿子偷走了这块钻石,其后自杀,原因不明。英国珠宝收藏家亨利用重金买下了这块钻石,从此以“希望”为名,但厄运没有放过他,后来的暴死,似乎进一步让人们明白,这是一颗不祥的宝石。其后几经易手,它的主人没有一个得到善终,直到它被收藏在华盛顿博物馆里,尘埃落定,厄运才终于停止。

萧牧远莞尔笑了下,欣慰于她的进步,“海棠,你的这个设计绝对是创新,我想把它拿到交流会上让业界的大师们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交流会?”

“嗯。半个月后在丹麦有一场交流会,零点收到两张请帖,你可以跟我一起去,考虑一下吧!”

席海棠稍是一顿,这段日子里,她的心海恍若是一潭平静的湖水,平静得泛不起一丝涟漪,可以去交流会纵然是好的,可是她放心不下两个孩子。

“学长……我离不开,还是不去了……”

“海棠,我知道你担心小晨和允痕,但是来回算起来也只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如果你赶着回来我可以尽可能把行程缩短在三天之内。”

席海棠觉得有些为难,“三天也很多了,孩子们会想我的。”

萧牧远理解她的心情,轻叹了口气,“海棠,你不用这么急着给我答复,反正还有十几天的时间,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这个机会很难得,我希望你能去……海棠,你还记得那个法国设计师戴蒙摩尔吗?”

“戴蒙摩尔?那个很喜欢中国风设计的老先生?”

“对,他是这次交流会的发起人,摩尔先生在业界里的大师地位堪称是骨灰级的、殿堂级的,他要正式退休了,想在退出这个圈子的最后时刻收一个关门弟子,把毕生所学传下去,他这次举办这个交流会,就是想在其中物色人选,我知道他的倾向,想找一个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海棠,你是很有机会的。几年前摩尔先生就见过你的作品,虽然那时候你的设计还很青涩,但是不可否认你的设计理念很符合他的品味,如果这一次你去参加交流会,也许可以事半功倍。”

“可是学长……我现在的情况怎么可能适合去学习呢,就算我有幸被摩尔先生选中了,我也肯定会辜负他的心意,这个机会还是留给别人吧。”席海棠的笑容里有一丝无奈,生活里,总是会有一些舍与得的选择,理想总是被现实磨灭,不可兼得。

傍晚时分,夕阳的最后一点余光落在厨房的窗台上,房间里一下子变得绚丽起来,米饭已经好了,还差炒菜没有做,席海棠正要热锅,厨房门口忽然多了一张俊逸的小脸。

“允痕,饿了吗,妈咪还没炒菜呢,不过五分钟就可以好了哦!”

允痕摇摇头,表情有些严肃,“妈咪,我不是饿了,我有话想跟你说。”

席海棠略感惊讶,放下手里的活儿,拉着允痕坐下,“怎么了,允痕是不是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

他继续摇头,“妈咪,过几天我想和小晨去秦浩叔叔家住几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