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47章 爵在哪里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321 2016-04-07 20:12:23

  第147章 爵在哪里

“嗯!”

席海棠抬眸又看了看顾惜朝,欲言又止,他却很明白,微微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素心和孩子的。”

“嗯。”席海棠与顾惜朝擦肩而过的时候,靠近他的半个身子都被他的沉郁气息所感染,可是那份沉郁里却带着几分浅浅的明亮与温暖,她欣慰地微微笑了。

恰逢周末,秦浩和官小绯都休息在家。

席海棠和项飞扬说明了来意后,秦浩的表情震惊之余又也有些释然,他轻叹了口气,语调缓缓,却带着微怒,“我就知道会是这样,顾惜爵向来都是把自己当铁打的,以为他什么都能挨得住!”

从茶几上抓起了车钥匙,秦浩率先带路,“走吧,我们去找王医生,他一直是顾家的家庭医生,有二十多年了。”

辗转,一行人又到了王医生那里,很快得到了结果。

王医生把顾惜爵近一年来的身体检查报告全都拿了出来,“顾先生的身体状况很好,没有发现异常问题,唯一的不妥就是他那次意外受伤,手术之后顾先生的状况也一直很好,但是在后期的一次复查中我在他的头部发现了一个很小的血块,因为我不是专业的脑科医生,但是我知道那个血块的危险性可大可小,所以建议顾先生到医院看看,他说好,但是自那之后顾先生就没有再让我给他做过身体检查了。”

“那你这有没有他那次检查的报告?”

“没有,顾先生把那些资料全都拿走了。”

“他真的是身体方面出了问题……而且是跟那次意外有关……”席海棠感到自己的手指在失去知觉,在麻木,血液在冷却,心情再也无法平静。

她就知道,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会出事!可是……可是他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还会有问题?还会有什么问题呢?

那段日子里,他们之间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她根本没有察觉到他的身体有什么不妥啊,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若是没有好,又怎么可能健康得跟正常人一样?他到底是哪里又出了问题?

如果……如果他真的因为那次意外而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该怎么面对这残忍的事实?

那件事之后,她想过的,若是他没有跳下去,没有勇气活下去的人会是她,可是他跳下去了,让她心里的恨意无法自制地消减了几分,而现在……他却因为那次意外……

官小绯走过去,默默揽住了席海棠的肩,试图安慰,可是没有用,席海棠的双肩已经在颤抖起来,尽管她在极力压抑,但是别人依旧可以很容易地就看出她的崩溃。

“海棠……你没事儿吧?”

“没事。”席海棠摇摇头,四肢僵硬,脸色泛白。

告别了王医生,回程的路上,席海棠的神思久久不能收回,车窗外,道路两旁的树木郁郁葱葱,茂密的枝叶编织成了绿色的时光隧道一般,车子穿梭在里面,躲去了夏日天光,也躲去了那高空之上的太阳千变万化般的象。

车子里静默得惊人,项飞扬透过倒车镜看到席海棠发呆的样子有些不忍,随手开了收音机,试图用一些声响分散她的注意力。

席海棠也果真是注意到了,是国外的电台,天籁般的男女混音漫过来却没有直入她的脑海,断断续续的单词破碎地呈现,无非是love,leave,never,forever之类的词汇,尽是单调,却处处泛着浓烈的悲凉。

回到疗养院,席海棠默默走向素心所在的病房,却在门口处顿住了脚步——里面,顾惜朝正在帮素心放古老的唱片,他背对着门口站着,她看不清他手里的唱片到底是什么,只隐约看见那是暗红色的,上面爬满潦草的字迹,他一伸手,手腕上隐隐约约有什么……

是红线!

她恍然想起她看到的那对情侣,那个男人手上也系着这么一条红线。

他又拿起一本书,是素心的室友帮忙整理的那一堆中的一本,说是素心在剑桥时经常看的,轻轻念了一段:“你说你许我一世安暖,留我三千青丝但无烦忧。你说你定我三七年华,奈何时光冉冉两鬓皆白。你说你笑我痴我爱我,只恐离别将近阴阳相隔。”

席海棠闭了闭眼,眼泪,就那么不可控制地倾泻出来……

美国。

夏威夷。

顾惜爵提早了一些时间到了约定好的地点附近,走走停停。

空气很清新,阳光很怡人,天空也很蓝,隐没在海平面下的橘色日光璀璨无比,连绵无绝的海浪一下下地从远处袭来,拍打着岸边的嶙峋礁石,络绎不绝的游客在这里拍照留念。

顾惜爵心中一片茫然未知,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可以在镜头前笑得那么自如,直到一个看似落魄的摄影师拿着他斑驳的相机刹那他面前走过,他才赫然明白——原来人们留恋的不是风景,而是指尖调焦的激情,所享受的,也正是时间被定格在胶片上的永恒,留住了那一刹那,就好似是握住了似水年华般的盛大青春。

闭上眼睛脑海里也依然能够清晰地记得那些在碧海蓝天的背景中,那些不会消逝的笑靥,被恒久地珍藏。

顾惜爵将双手紧紧地收在裤子的口袋里,很冷,从指尖到手掌,跟明媚的阳光形成强烈的发差。

“MR顾……”不远处,有人叫他。

顾惜爵收回自己的心绪,抬头闻声看去,上次帮他动过手术的威尔医生正由远及近,他金色的发丝覆在额头,干净明亮得像是金黄的松脂凝成的琥珀。那双颜色纯粹的蓝眼睛,又好像是不远处那片宽广的海域,涌动着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精致睿光。

“威尔教授,您好。”顾惜爵伸出手,指尖的冰凉尚未散去。

“您好。”威尔教授心里有几分了然,微微喟叹,“顾先生,你的情况我和我的导师又仔细研究过几遍,你头部那个血块虽然不大,但是卡在神经中枢的位置,我和我的导师一致认为,手术的可能性为零。”

“那么……不手术怎么办?”他的声音透着不自知的苍凉。

“顾先生,请恕我实话实说……现在的医学虽然很发达,医疗器械也精密到了一定程度,但是放眼全世界,并没有一个医生敢冒这个险,一旦在手术中碰触到大脑的神经中枢里任何一个极其微小的东西,后果都是不可想象的……你头部里的那个血块虽然小,但是它随时都是流动的,虽然现在来看它卡在神经中枢的位置,但是没有人敢保证它在动手术的那个时候就还在那里,它就像是你身体里的血液,随时随地,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运动,都在游走,谁都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什么变化……顾先生,您应该有心理准备……随时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