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46章 有事瞒着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88 2016-04-06 20:19:38

  第146章 有事瞒着

席海棠在疗养院里照顾素心,见天气好,便抱着小意出去晒太阳。

午后,太阳光线是浅金色的,有着温暖干净的光晕,席海棠伸出手心,从指缝间流漏的阳光显得格外灿烂,小意粉嘟嘟的小脸上挂着笑容,还有她还不清晰却很快乐的笑声让空气都变得有味道起来,幸福的味道。

孩子的小手挥舞着,紧紧地搂着她的脖子,软绵绵的小身子贴得好近,席海棠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鼻尖儿上那层细小的绒毛,这种真实而又温馨的感觉,让她的心头暖暖的。

只是,心里最隐蔽的角落,总是空空的。

过了好几个月了,顾惜爵依然是不知所踪,秦浩派人去机场那里调查了情况,知道了他离开那一晚买了所有航班的机票,却是在最后的时候,坐上最后一班走了。

她想,他肯定也是舍不得走的,所以才会那样流连,给她找到他的机会,可是……她却还是错过了。

秦浩说他最后坐的那次航班是飞往罗马的,这给了所有人希望,顾惜朝什么也没说,只是握了素心的手好久,然后抱了抱小意后就离开了,可是她和秦浩都知道,他是回意大利了,帮着他们找顾惜爵。

席海棠抱着小意,轻轻地抚着她的小嘴儿,问,“小意,你说你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他会有好消息吗?”

小意当然听不懂她说什么,只是眨着漂亮的眸儿呆呆看着她。

席海棠微微苦笑了下,抬眸看向远方……

对面花坛的方向有一对情侣,女孩子生了重病,她的男朋友每天都来看她,面相清秀的女孩有着清爽的短发,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还有两颗精致的酒窝,女孩儿讲话的时候总要做出一些俏皮的小动作,笑得前仰后合。

男人在对面看着她,不时说说话,点点头,然后一小口一小口地喂她吃东西,一不小心好像是有油渍沾上了嘴边儿,他就伸出手替她擦掉,抬手的时候,露出了手腕上隐约的红线,据说那个是祈福的东西,可以心想事成。

他的无名指上有一个闪亮的东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因为她几乎每天都跟他们碰面的关系,她知道他们其实还并没有结婚,可是那枚戒指是男人最好最真的承诺。

多美好的一对,美好得让她觉得刺眼。

忽然之间,席海棠想到了顾惜爵的手,还有他无名指上那枚戒指。

她的左心房忽然溢出一股沉闷,瞬间有受到巨大电击般的感觉。

目光倏地从那对情侣身上移开,因为她再也不敢看,记忆里那个修长的身影,让她深深地陷入自己卑微隐忍的思念里,生根发芽,抽出纠缠的枝枝蔓蔓。

席海棠几乎是落荒而逃,抱着小意走回了病房……

素心依旧是沉沉地睡着,几个月以来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席海棠轻轻将小意放在她的身旁,小小的婴孩儿像是有那种本能的意识,小手朝着素心的方向抓去,可是小意太小了,还握不住什么东西,但是那温温的美好气氛还是会让人感动得想要落泪。

项飞扬走至门口,一眼就看见席海棠静默无语的样子,心中一阵纠结,“姐……”

席海棠闻声一愣,“飞扬,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还有,爸爸让我买了点补品,让我带给你的。”项飞扬把手里的拎袋递了过去。

席海棠眉头皱了皱,“我让你和爸爸操心了……”

“姐,你说什么呢,我们是一家人啊,还说什么操不操心的!”

项飞扬性格很爽朗,可是这一刻他有些忍不住了,一把搂过了席海棠的肩,将她紧紧抱住,“姐,你真的不跟我们回新加坡吗?”

席海棠反手也将项飞扬抱紧了,声音里带着哽咽,“我不能走,这里的一切我都放不下……”

“可是爸爸和我都会想你的。”

“爸爸跟我说过了,他年底就会搬回来,以后都住在T市。”

项飞扬有些无语,爸爸也真是的,这么一说,姐姐更加不会走了啊,可是继续留在这有什么好的,只会多加伤心而已!

席海棠轻轻放开项飞扬,眼睛里带着浅浅的湿意,“飞扬,你年纪还小,不明白的。”

“我怎么不明白了?顾惜爵这样根本就是不负责任!”项飞扬火爆的脾气上来了,很有些压制不住的意思。

“不……不是……”席海棠摇头,否定他的话,“他就是身上背负的责任太多了,以至于最重要的那一个,对任何人都不肯说,才会一走了之。”

“到底是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天塌了,也不是得绝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席海棠听了项飞扬的话后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转过头,瞥见素心床头旁边的架子上摆放着的唱片,封面上绽放着绿色的花朵,撑开紫色的天空,还有孩子涂鸦般真诚的图画,恍惚让她迷了心神。

病房的门口又传来轻轻的声响,席海棠回头一看,只见顾惜朝站在那,他风尘仆仆,眼前的头发被风吹乱,逆光而站的他,让人难以看清楚晕暗之中他的表情……

席海棠垂在身侧的手,偷偷握紧了,“有消息了吗?”

话音刚落,席海棠自己也是怔住了,她的声音在不知不觉中变了调,眼底亦是有着破碎的流光在闪烁。

顾惜朝紧抿着唇,眼睛里涌动的是惊心动魄和沉沉的哀恸,他缓步走近,随着步伐的轻移,玻璃窗外的阳光深深浅浅地流转,仿佛融了一世纪那么悠远漫长。

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几张伪造的身份证和签证,递给席海棠,“这些是我派人查到的,顾惜爵到了罗马之后找人办了虚假证件,然后就不知所踪了,在罗马的机场我寻着这些线索追过几次,全都没有记录,可想而知了,他能在罗马找到人办假的证件,在别的地方也一样可以,看来他是存心不想让我们找到。”

席海棠的唇,下意识地咬紧了,咬痛了。

“他……一定是有事瞒着我们的,对不对?”

顾惜朝默默点头,手指着自己的左胸,“我这里感觉的到,他过得很不好,我们虽然不是双胞胎,但是这些年来我敢说我们是最了解彼此的人……我想,他可能是身体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席海棠的心猛地揪紧了,拿起包包就要走,“我去找秦浩,他那应该会有顾惜爵每年每季的体检报告!”

“嗯,越近期的越好。”

项飞扬忽然想起刚刚自己的无心之说,脸色也微微苍白了几分,顾惜爵该不是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那他姐和两个孩子以后可怎么办?

“姐,我陪你一起去,我开了车,我们快点去找秦浩大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