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45章 有消息吗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97 2016-04-05 22:15:07

  第145章 有消息吗

歌曲还没有放完,席海棠的肩膀已经开始缓缓颤抖,她嘤嘤地哭泣着,没有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而是浅浅地婆娑,呼吸声几不可闻,却意外地让人心疼。

时光白描了年代的恋情,唯独忽视了心底残留的这一次深深的遗憾。

他挺拔的背影,青墨的发丝,坚毅的嘴角边不经意间扬起的微笑和苦涩,全都深深地烙在她的脑海里,那些一记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但不会消逝,反而越来越深,最终成为了永不覆灭的痕迹。

天空显得格外寂寥,天与地消失在地平线升起的地方,雨滴重重地打在昏暗的路灯上,然后瞬间坠落,像是倾注了所有力气,只为了那最后一刻消逝的美丽。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想要留住的,注定是场徒然。

他们一个等待,一个找寻,却全都因为太在乎对方,一个太急于被找到,一个太急于找到,在九点二十分的那个瞬间,在出入口的地方擦肩而过……

官小绯举着伞冲进雨中,低垂的云际,灰暗的光线里她看到席海棠下了计程车,她苍白的面孔嵌在紫色伞面的包裹里愈显憔悴。

“海棠……”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席海棠闻声抬头,靠近雨伞边缘的地方,黑色高跟鞋鞋头湿着,一滴一滴的雨水从伞尖上滑下,芊芊素手手指握着伞柄,她的视线再往上挪,“小绯?”

“海棠,我们进去再说,你看起来好像是冻坏了!”官小绯见席海棠憔悴的样子心生不忍,交杂在视线里的是蛛丝般飘荡的雨滴,她的身影孱弱,在日久摩擦和浑浊的泥水中弯曲的斑马线旁显得格外可怜。

因为时间的关系,疗养院里也是安静得出奇,小意再次被救了回来,有惊无险。更可喜的是医生告诉他们,经过这一次,小家伙的免疫力有所增强,日后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

席海棠用毛巾擦了擦脸,看了看依旧在沉睡的素心,还有躺在她旁边小床上的小意,心头倍感安慰。

官小绯买了一杯热可可递给她,“海棠,你把这个喝了吧,暖和暖和。”

“嗯,谢谢。”席海棠接过杯子,只浅浅地喝了一口,就连忙询问,“小绯,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是秦浩让我来的……他说顾惜爵失踪了……”

席海棠面色一僵,点了点头,“我追去机场,可是没找到他,可能是我去晚了,他早就上飞机了吧……”

“他这样一走了之还真是过分啊!丢下你和孩子们,还有公司一大摊子的事情!”官小绯忍不住气愤起来。

席海棠勾唇苦笑了一下,“秦浩肯定忙疯了吧?”

“呃……他忙着处理‘璀璨珠宝’的事情呢,还有刘亚光和他干爹的事情……你放心吧,这件事已经完全结束了,以后都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了!”

“嗯。”席海棠想起之前的事情,虽然还是心有余悸,可是她疼痛的心此时此刻已经被另外一种疼痛所占满了。

“小绯,谢谢你和秦浩,总是麻烦你们两个。”

“哎呦,我倒是真没什么关系,每天上法庭都是唇枪舌战,偶尔这么连跑带颠儿的就当做是运动了,可是我们家秦浩……哎,真是误交损友啊!他现在一个头两个大,还有金爵那边也要紧盯着,你说万一不小心把公司给赔光了,等顾惜爵回来他拿什么赔啊?”

“顾惜爵应该不会回来了,他是下了决心要走的。”忽然,秦浩的声音从门口低低地传来。

“秦浩?你怎么不在公司坐镇,来这干嘛?”官小绯开始盘算,万一他真的把金爵给赔光了,他们该拿什么赔。

秦浩一样就看穿了妻子在想什么,无奈地摇摇头,“金爵的股份被他卖掉了,只留了‘璀璨珠宝’。”

“什么?”席海棠和官小绯都是目瞪口呆。

秦浩轻叹了口气,坐了下来,声音有些沉重,“顾惜爵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卖掉了他这么多年来倾尽心力的全部成果,他卖掉了金爵,把全部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全都变了现,在银行开了几个户头,海棠一个,小晨一个,允痕一个,小意也有一个,就连素心都有,我想应该是他想留下未来支付素心在疗养院的费用之类的吧……还有柔儿,他也一次性地把款项拨给了医院,确保柔儿有生之年所有的需要了……刚刚律师找我谈过了,还有会计师事务所的人也打了招呼,交接的工作马上就要开始。”

席海棠听得有些发懵,官小绯更是差点跳脚,“他疯了吗?”

秦浩笑了下,却有些咬牙切齿,“那个混蛋把‘璀璨珠宝’留下了,交给我打理,他还真是看得起我!”

官小绯仰天长叹,“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恋爱中的男人都是疯子!这话果然是对的!”

席海棠默默无言,心,拧成了一团,隐约有着不好的预感。

秦浩看了看她,虽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却还是忍不住问了,“海棠,爱情的路上,总是有很多的障碍,可是你和他之间经历了那么多,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真的不至于再走入死局了,我真的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会做得这么绝?”

席海棠紧咬着下唇,心乱如麻,“我也不知道……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是因为小意的存在才会有一道无法跨越过去的障碍,直到刚才我也一直以为他是因为相同的原因才会想要离开,因为他毕竟是没来得及听顾惜朝把真相交代出来就走了,他仍然是在认为小意是他的女儿……可是,可是他所做的这一切,好像预示着他离开的原因不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好像还有的别的……别的,不好的东西……”

席海棠说不下去,因为她惊恐的发现,自己体内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流失,被雨水打湿了的皮肤虽然已经稍稍暖了起来,但是那股从心底弥漫开的冰冷使她一时之间失去了全部的思考能力。

隐约中,她好像可以想象出他转身之时的表情,又好像是可以听到他说了什么,那声音却很是渺茫,好似自亘古洪荒时便存在的沧然,她甚至还可以想象出他一个人俯下身子,疲惫到了极点。

呼吸紧紧地绷住,思绪飞转,神智一点点清醒,然而越是清醒,心口处的灼烧就越是清晰,她不停地呼吸,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吞进了一把利刃,把五脏六肺弄得伤痕累累!

可是,她不在意,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到底发生了什么?”

数个月后,夏天来临。

整个城市的花儿都开了,目之所及全部是飘飞的细小花瓣,淡淡的粉白,给人一种心旷神怡般的感觉,连吸入的空气都带着清爽的香甜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