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44章 独自等待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302 2016-04-04 20:07:19

  第144章 独自等待

席海棠回头一看,在长长的队伍里逡巡一圈,没有顾惜爵的身影,他一定是上了飞机了!

“我能上飞机看看吗?我要找人!”

“小姐,这个不符合规矩……”

“我真的很着急!我要找……我孩子的爸爸!我一定要找到他!”

工作人员见席海棠如此急切,眼神里略带一些同情,但是身在其职就要负其责,机场的规章制度摆在那,他也没有办法,而且她这样会妨碍到其他旅客的。

“小姐,这样吧,你先在这等一下,等我办完了所有人的手续再帮你查询,我这有每个已登机旅客的票根,很快就能查到的。”

“你把票根给我看,我自己查!”

“小姐……这样不符合规矩……”

席海棠颓然地落下肩膀,那些等待登机的人们已经开始不耐烦起来,迫不得已,席海棠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时间一秒秒飞逝,又过了一分半!

终于,所有的候机旅客全都办完了手续,登上了飞机。

席海棠揪心地问向工作人员,“麻烦你,快点帮我查一下!”

“好的,你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

“顾惜爵!顾盼的顾,珍惜的惜,世爵的爵。”

“嗯……”工作人员低头翻着票根,每翻过一张,席海棠的心就跟着跳一下。

一叠厚厚的票根被翻到底,最后一张上仍然不是顾惜爵的名字,“对不起,小姐,你要找的人没有登机。”

“什么?”席海棠不敢相信,“麻烦你再帮我看看,我问过服务台的,确定他订了这次航班的机票的!”

“小姐,订了机票也不代表他一定会上飞机,我这里的票根是156张,真的没有这个人。”

席海棠一下子懵了,心,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堵得发慌,很闷,一时间竟觉得难以呼吸。一缕清凉沁进了咽喉,涣散的视觉在集中,然后慢慢收拢。

她无声地看着候机厅大大的玻璃旋转门,钢筋水泥构成的建筑,耀眼绚烂的灯光,嘈杂拥挤的走道,步履匆忙的行人,来来回回,在笑,在哭,在疲惫,视野里面是氤氲的色彩,不真实,时光是虚度的华丽,让人永远找不到尽头。

她幻想着自己一推开门,就能看到他萧疏而清爽的身影,可是,没有。

顾惜爵,你到底是去了哪儿呢?

顾惜爵站在机场出入口的地方,最明显的位置,他修长的身影在灰色主建筑投下的阴影里,显得有些肃穆而又颓唐。

淡淡的光辉在夜色的衬托下朦胧一片,他澄澈的幽眸里泛着丝丝涟漪,在睫毛下衬出一片阴影。

他在等,依然在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发现自己终究还是舍不得就那么一走了之。

在登机的最后一刻,他跑出了候机厅,来到门口,心想,她若是来,一定能够在这儿一眼就看到他的。

刺眼的光线从屋顶照射下来,电子大屏幕上滚动着的数据荧光闪闪,丝毫没有疲惫和停歇的意思,可他却觉得自己眼皮酸胀,四肢僵硬,对着玻璃门微微照了下,他甚至有些认不出里面的人,镜子里的男人苍白的面颊上有着疲倦的浮肿,眼底带着微微的血丝,似是嵌着纷杂的疲惫,他深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却控制不了纷飞的思绪。

瞳孔愈疼,有些酸涩的东西像是要一涌而出,他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又过了四十分钟,电子显示屏上又显示着有两次航班起飞了。

手,用力捏紧了,将作废的机票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他跑出来后,买了今晚所有航班的机票,每一班都买了,可是他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目的,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留下的理由,只是想再等等她。

可是……终究还是等不到。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他手里只剩下最后一张机票,外面的天空,深灰色的大片乌云,游离在夜空里,缓慢漂泊,雨丝交织着坠落,扬起白蒙蒙的雾气,给人一种迷失在童话里的错觉。

忽然想起了在伦敦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只是没人知道,他心底最深沉的渴望,他希望有那么一天,把她带到一片不下雨的天空。

过去的记忆里,几乎没有多少是快乐的,反复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那张熟悉的容颜,总是写满倔强的坚强,日日夜夜盘桓的忧伤逼得他们没有退路。

他微微仰起头,自嘲地笑笑,只是这一次,嘴角并没有一如既往地上扬。

摸了摸口袋里早已经关掉的手机,他知道壁纸还在,迪士尼乐园里,一家四口凝刻了永恒。

她笑得很淡,却很美,精致的瓜子脸上脂粉未施,她的肌肤好白,如纯净的象牙,仿佛吹弹可破,却令人忍不住想要碰触一下那美好的质感。淡淡粉色犹如樱花般美丽的唇边似笑非笑,那浅浅的弧度里不经意地流露出一抹忧愁顾虑,使她轻灵婉约的气质上添了一丝别样的味道,那点忧虑,恰是她心境的写照。

她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味道,像清水,也像陈酒,很容易就会醉。

最后一架航班就要起飞,顾惜爵无奈地垂下肩膀,眼神复杂,重新走进了闸口……

海棠,再见了……

与此同时,席海棠已经是汗流浃背,喘息连连,她在十几个候机厅里不停地穿梭,不停地寻找,找遍每一个角落,可依然是一无所获。

心情急迫的她,没有注意到时间,只是想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寻找,直到听到广播里传来最后一架航班起飞的通告,她顿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心情悲怆地下了楼,到了出入口的地方,她不会发现,一旁的垃圾桶里已经堆满了厚厚的一叠作废机票,那上面的名字,正是她找寻了一整晚的。

坐上计程车,席海棠发现夜色一如往常般的撩人,摇曳的霓虹,星星点点,丝丝缕缕游弋在清冷的风里。道路两边绵延的路灯光亮在车子的玻璃窗上依次滑过,雨水和雾气模糊了视线,窗外的一切,也都像是走失人间的样子。

车里的收音机响着,放的是那部著名的电影《魂断蓝桥》的主题曲Auld Lang

Syne,她和素心一起听过许多遍,素心还告诉她,这原是一首非常出名的诗歌,原文是苏格兰文,直译做英文是“old long since”或“times gone

by”,意思大概是逝去已久的日子。

电影里那个特殊时代造就的爱情让她哭泣过,时间的长轴绵延了数十米,爱情依然没有变质。试想,如果他们也生活在那个年代,那他们的爱情之花是不是也可以不顾一起阻碍,坚强勇敢地开在荆棘之上呢?

在如此浓烈的夜色里,悲伤的气息漫过所有隐忍的节制,而她的表情早已麻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