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24章 闯入禁地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391 2016-03-15 20:18:33

  第124章 闯入禁地

席海棠有些发懵,“明白什么?”

“爱情与责任同在,我爱你,所以你就是我最大的责任,我不该为了别人而让你受委屈。”

萧牧远的话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真的,他是真的怕,他知道,如果他失去这一次的机会,海棠未来的人生里一定会写上萧牧远的名字,当一个素来温和的男人狠厉起来,将会是势不可挡。萧牧远绝对有能力、有资本把她从他身边抢走!

他忽然抬起她的手,在她那并没有戴着戒指的无名指上印下轻轻一吻,席海棠顿时整个人都恍惚起来,他拉住她的手紧紧不放,十指相扣。

顾惜爵先行到了楼下,经过一夜的风霜,车子的启动比往常多花了一点时间,不太意外地,萧牧远打了电话过来,虽然他对那个号码并不熟悉,但是直觉而言他就是知道那是萧牧远的。

“顾惜爵,你果然没有带海棠去漪澜吃饭。”

顾惜爵开了雨刷器,看着车窗上的漫漫轻雾,莞尔轻道,“我很庆幸没有去那儿,你说我要是去了的话,餐厅的人告诉我说根本没有提前预定的位置该怎么办呢?”

萧牧远轻笑起来,“还算你有点男人的自尊,不会带着她去别的男人订下的位置约会。”

“我没有让你失望,对吧?”

萧牧远的声音有些寒意,“我可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你是为了海棠,你怕她受一丁点的委屈。”雨刷器停止了动作,窗前一片明朗,却带上几分凉薄,“萧牧远,你这样,真的很可怕。”

“哦?”散漫却又惊心地疑问。

顾惜爵一手按住了左胸,却挡不住那乱了秩序的心跳,“因为有你,我得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走错一步,我就万劫不复了。”

电话那端的声音又恢复了平和,如水般温润,“顾惜爵,因为我没有得到过所以我不懂得失去的滋味儿,而你得到过,一旦失去就会痛彻心骨,所以……你永远也没有退路。”

顾惜爵闭了闭眼,挂掉电话,终于明白为什么圈子里的人管萧牧远叫“鬼手千寻”,因为真的没有人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手起刀落。

顾惜爵和席海棠下山后直接前往英睿小学,在跟老师打过招呼后,他们顺利见到了正在参加封闭式特训的小晨和允痕。

“爹地,妈咪!”两个孩子笑眯眯地跑了过来,小脸上都写满了惊喜。

席海棠见到两个孩子都平安无事,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小晨,来,快点给你素心妈妈打电话,她好惦记你呢!”

取出电话,席海棠拨通了沈素心的号码,电话那端像是等着一样,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立即被接了起来,“海棠,小晨呢,她怎么样?”

“她很好,我叫她跟你说话。”

“快点儿!”沈素心像是急不可待。

小晨接过手机,小嘴甜甜地叫了一句,“素心妈妈……”

“宝贝儿……”沈素心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小晨,素心妈妈下次给你买一个3G的手机好了,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边打电话一边视频了,我就可以看见你了。”

“还是我买给素心妈妈好了,我会好好学习,以后赚到钱最先给素心妈妈买礼物!”

沈素心被小晨的话逗笑了,又细心地叮嘱她了几句,然后才切断了长途连线,她真的以为,那只是一场噩梦,可是……

允痕和小晨的肚子一起咕咕叫了起来,席海棠一怔,“你们早上没吃饭吗?”

“没有,今天早上做体检,要抽血,老师说不能吃饭,连水都没喝呢!我们要等这节课完了之后再去食堂吃。”

“嗯。”

席海棠和顾惜爵驱车离开了学校,席海棠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路况,“我去上班,你到前面路口放我下去就行了,你……去医院看看吧……”

话音刚落,顾惜爵就猛地踩了下刹车,席海棠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可一抬头就看到前面路口,一个身影很熟悉。

是顾惜朝……

顾惜爵的脸色突变,薄唇抿紧了,牙关紧咬,最后从齿缝中挤出一句,“海棠,坐好了!”

席海棠被他的口气吓到了,下意识地握紧了安全带。

油门一踩到底,引擎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车子像是一瞬间幻化成了最为勇猛的野兽疾驰而去,顾惜爵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前头顾惜朝的车子。

因为时间尚早,街道上的行车还很少,两辆车便可以无所顾忌地狂飙起来,意味着警示和危险的双黄线标志被车灯吞没,超出安全范围的极速将街道两旁的景色狠狠甩在身后。

席海棠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是前所未有得快,血液在体内迅速流窜,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喷薄而出,呼吸紧绷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眼看着车子又迅猛地穿过一个弯道,心头一抹难以抑制的焦虑和紧张让她咬紧了牙关,这样下去会出事的啊!

可是顾惜朝这个时候出现,又必须对他紧追不舍!

车子再次吞噬掉了一个地下隧道,直逼两侧护栏,但两个开车的人谁都不肯放松,最艰难的一个转弯过后,两辆车的距离只剩下了一个车身!

驶出隧道,光明重现,顾惜爵抬头再看,眼睛里忽然浮现出了一抹虚浮,面色变得有些僵硬了。

席海棠察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又看了看车窗外的景色,心情更加忐忑了……

空旷如野的大片土地上,一座黑白相间的大楼耸立其间,样式有些古老,楼层也不是很多,但是从她这个角度望过去,依旧是有着强烈的巨大压迫感。黑色闪光的外墙,白色的模块相间,从很远的地方就能感觉出它特别的存在。高贵,威严,独一无二,让人没来由的产生惧意和臣服感,就像一个华丽的地狱,吞噬人的一切,却又让人甘之如饴,恨不得粉身碎骨也要投入其中。

顾惜爵的车速慢慢缓了下来,不再追逐,因为他已经知道顾惜朝来这里的目的了。

心,强烈地不安着……

席海棠微微咬了下唇,问向顾惜爵,“这是什么地方?”

“顾家的禁地。”

“禁地?”

“我的曾爷爷一手创立了顾家的基业,他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在云南迪庆的香格里拉遇到过一个漂亮的苗族少女,他们一见钟情,私定终身,可是儿女私情抵不过都市喧嚣的诱惑,我的曾爷爷最后还是离开了那里,离开之前许诺了那个女孩说等他事业有成后回去娶她,可是……”

“可是他最后没有?”

“当然没有,虽然他对那个女孩当时的感情是真的,但是在那个乱世的年代,钱权的力量太诱人了,他很有头脑,在香港赚了第一桶金后一发不可收拾,渐渐的,他把那段感情遗忘了,后来他娶了澳门总督的侄女,家庭很美满,一年后就有了儿子,可是孩子三岁的时候意外身亡了。没有人怀疑那件事有什么不妥,全都只当做是意外,可是接下来的九年里,他的每一个孩子全都夭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