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20章 等我回来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99 2016-03-11 20:17:05

  第120章 等我回来

“海棠,恭喜你!”顾惜爵拉过呆愣的她,给她一记微笑,含着鼓励,像是一股暖流,渐渐地在她的心底里沉淀。

颁奖的台上,席海棠有些不太适应被万众瞩目的感觉,微微低着头,敛下的眸光又带着几分青涩,组委会的主席先生把奖杯递给她,由衷地赞叹,“你如此年轻,将来一定是前途无量!”

“谢谢!”席海棠接过奖杯,手心微微发烫,这份成绩真得太让她惊喜。

欢乐的气氛,仍然在大厅里继续,明亮的水晶灯下,一张张脸都洋溢着喜气,席海棠被那份快乐感染,扬起唇,露出最美的笑靥。

按照往届的惯例,上一届的金奖得主要为新一届的获奖者把获奖作品亲手佩戴在身上,于是萧牧远被请上了台,属于他独特的东方调顿时弥漫在四周,流露着一股温暖,渐渐地在镁光灯下沉淀,很容易就会让人目眩神迷,但他只是对她微微一笑,那温和而熟悉的面容,让席海棠安定了不少。

礼仪小姐端着精致的托盘,红布丝绒上安静地摆放着那条以攀登珠峰为坚定信念设计而出的钻石项链,萧牧远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它拿起,微微俯身,轻轻滑过她的颈,动作里带着一份守护着一个人的安静气质,眼里沾染了笑意,低低的声音轻响起来,“海棠,恭喜你。”

“谢谢。”席海棠抬眸笑着道谢,却不经意间看到了台下一个角落里的顾惜爵,他的眼睛里,有着一股不知名的东西在流淌。

唇边的笑意微微僵住了……

萧牧远的眸光顺势而去,在看见顾惜爵后,眼底刹那间生出一股狠意!

他转头一把勾住席海棠的腰,将她带向自己,出其不意地俯下身,轻轻地在她线条优雅的锁骨上落下一吻,如蝴蝶轻颤般的you惑,无与伦比的美丽,惊艳了所有人的眼,每个人的目光里却都是艳羡。

席海棠大惊失色,眼前一片恍惚。

台下的顾惜爵,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夜半,席海棠回到了家,意识依旧有些恍惚,这一晚的经历,仿佛不是现实。

看着放在书桌上那座金灿灿的奖杯,她忍不住握了又握,手中沉甸甸的触感让她又找回清醒的理智,缓缓地吐出了一口长气。

这个奖项,实在是让她喜出望外,躺在床上,接连翻了几个身,都没有能够入睡。兴奋的神经,一直在灼烤着她,脸颊始终有点发热,锁骨的地方更是烫人。

想起那个轻得不能再轻的吻,席海棠有些无措,学长从不会这样的啊……

她有些想不明白,越想越乱,蒙上被子,打算做一只鸵鸟……

门外忽然有声响,她下意识地要去察看,还来不及开灯,满室明亮的光线忽然夺了全部的视线,顾惜爵倚门而立。

他的视线落在她睡衣领口内那白皙的颈项上,专注的表情很动人,目光里却游移着复杂难懂的情愫,他线条分明的侧脸几乎可以让人头晕目眩,却着实让人看不清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席海棠的身体一寸寸地热起来,神经也紧绷起来,“你……怎么会来?”

她看着他,眼神迷离,而他发现,他对她完全无法调转视线,她清丽的容颜,即使笑起来也是带着温婉淡雅的样子,她的名字也牢牢地刻在心尖儿上,即便几个小时前他们才见过面,可是她一转身,他的心就立即开始空荡了。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

在台下,他看到萧牧远的挑衅,他知道那是男人之间的宣战,仿佛心里有一根弦,被紧紧地牵动起来,不绝如缕。

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跟来,也许只是想看看她今夜是否会一个人,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了,脑海里一片混乱,看见她一个人时,心里轻轻地松了口气,可是又有些心疼于她一个人的孤寂,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希望她幸福,却又不想看见她的幸福是别人给的,他真的很矛盾、很矛盾。

手心里渗出了湿湿的东西,他有些哑然失笑,大概人到了最脆弱的时候,就总是会胡思乱想。

眼前忽然有些迷离,他似乎是体力透支得太厉害,在来这里的路上,他是一路走着来的,大脑里尽是空白,好像是被一辆摩托车刮了下……

室内的光线很明亮,可他却觉得她的身影像是幻觉,眼睛里,忽然莫名地酸涩了起来。

“海棠……”他以为自己的声音足够坚定,可是却最终化作了一声轻浅的叹息。

席海棠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走近他,发现他的掌心里满是鲜血,忍不住惊呼起来,“天啊……你流了好多血!”

“你担心我,是吗?”他灼灼的目光,让席海棠不由自主地陷入,又狼狈地想要躲开。

“我帮你包扎!”她转身要去拿医药箱,却被他一把拉住了胳膊。

“你……”她怔住。

“海棠……”他叫着她的名字,却不知道往下该说什么才好,房间里的温度也不算高,可是他的心里,却像是烧着一把灼烈的火。

“海棠,你担心我,多少都是有一点的,是吗?”他一字一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眼。

“嗯。”她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承认。

下一秒,整个人就已经落进了他温暖的怀抱,心跳如擂。

“海棠……”叹息声,直直地穿透的耳膜,一下子就穿到了她的心里。

顾惜爵的心早已千回百转,可是直到她亲口承认,才觉得心里像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啸着那种渴望已久的情愫,让他不由自主地就抱紧了她。

席海棠想要挣扎,可是觉得他的拥抱像是铜墙铁壁一般坚固,竟让她的呼吸都有些凝滞,心神一松,就放任了自己,停靠在他的港湾。

两人静静地沉默了一会儿,席海棠轻轻推开顾惜爵,取来碘酒和纱布,帮他处理手心的伤口,她低着头,缓缓开口,“其实……你没有必要过来的……”

因为萧牧远的那个吻,她似乎已经猜测到了他此行的目的,心,微微有些不安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顾惜爵唇边勾起一抹苦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呢!

她的耳根稍稍有些发烫,却还是想把话跟他说个明白,“虽然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但是我没有忘记我们在爱尔兰注册的事实,法律上来讲,我是你的妻子……我不会跟别的男人交往,任何的。”

顾惜爵闭了闭眼,“我很自私,我明明说过的,我会给你自由,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嫉妒任何其他的男人多看你一眼,尤其嫉妒萧牧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