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00章 牧爱情远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57 2016-02-20 20:06:51

  第100章 牧爱情远

席海棠紧咬着下唇,分不清自己心头的感受到底是怎样的,她知道他从露台上跳下去会受伤,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海棠,我和秦浩都知道你恨他,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吉凶难测,你能不能看在孩子们的份上,等会儿动手术的时候来看看啊?也许,是最后一面了……”

手术室的红灯亮着,已经亮了好几个小时,守在门外的人全都神情憔悴。

允痕一直沉默着,小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柔弱的肩膀却挺得直直的,不肯坐,不肯靠,就那么直直地站着,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盯着手术室的门,好像他那样一直盯着,顾惜爵就会马上从那里面走出来一样,健康地走出来。

席海棠想过去安慰他,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于允痕来说,顾惜爵是他生命中最最亲的人,允痕是跟着他长大的,即便父子之间的感情不那么热切,可血浓于水的感情和六年的陪伴是任何东西任何人都不可比拟的,就连她这个亲生母亲也不行。她懂的,真的懂。

小晨躲在席海棠的怀里,偷偷地掉眼泪,她哄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又开始哭了,漂亮的大眼睛肿得像是核桃那么大,泪汪汪的,看着就让人心疼。

时间的指针指向了12点半,午饭的时间到了,公司的助理买来了几份快餐,可没有一个人有胃口,都摇头说不想吃。

助理很无奈,拎着餐盒要离开,允痕却忽然冲了过来,仰起头,一直僵硬着的小脸上写满了坚强,嘴唇轻颤,声音哽咽,“给我一份,我吃!”

助理一愣,其他的人也都愣住了,席海棠的眼泪在一瞬间滚落下来,知子莫若母。

允痕拿了一份盒饭,蹲到角落里,埋头吃了起来,他根本不看饭菜,只是一直吃,一直吃,不怎么咀嚼,就稀里糊涂地往下咽,连着他的眼泪一起咽。

爹地说过的,男孩子要坚强,他不能怕,手术而已,爹地会好起来的,他要正常地吃饭,不可以让爹地担心,如果他生病了,爹地会更难过的,所以他要吃,必须吃!

席海棠轻轻走过去,抱住允痕的头,心疼地说,“允痕,慢点,慢点吃……你不可以一个人吃得这么快,我们都还没吃,你要等等我们,嗯?”

她从助理手中又拿过了两份盒饭,一份给自己,一份给小晨,“妈咪陪你们……我们一起等,好吗?”

“嗯!”允痕重重点头,小晨也是。

秦浩仰了仰头,忍去眼泪,“顾惜爵,你看到没有,虽然你是个混蛋,可是你要是真的有事的话,会有很多人伤心的!”

官小绯用手背粗鲁地抹了一把脸,把筷子递给秦浩,“老公,我们也吃吧!”

手术室外,他们默默吃着盒饭,可是谁解其中滋味?

小晨的饭量平时都不错,可今天说什么也吃不下那么多了,盒饭还剩了一大半,她就放下了筷子,“妈咪,我吃不动了……”

“没关系。”席海棠把小晨的饭盒接过,放到了一旁。

再看允痕,他好像也是吃不下的样子,可还是一直努力着,一个不小心,呛到了,猛地咳嗽起来,席海棠赶紧过去拍他的后背,“允痕,有没有事啊?”

“咳……没、没事儿……”允痕很坚强,坚强得让人心疼。

“喝点水,压一下。”席海棠递过水杯,允痕很乖地喝了几口,嘴角微微沾湿了。

小晨走过来,用自己的小手帮他擦了擦嘴角,发现他的眼角还有泪光,“允痕,不哭不哭,你爹地一定会没事儿的,不不不,是我们的爹地才对!现在他也是我的爹地了,可是我还从来没有那样叫过他呢,他肯定不会有事儿的,就算是为了我,他也应该好起来,对不对?”

“对!”允痕用力地抱住小晨,“小晨,你这么可爱、这么乖,爹地一定很喜欢你,他舍不得你的,所以一会好起来的,是不是?”

“是!你以前不是说过我是家里的小公主么,小公主说的话谁敢不听?我说爹地会好起来,他就一定会好起来的!”

小晨和允痕抱得紧紧的,互相鼓励,互相安慰,双胞胎之间特有的心灵感应让他们很容易地就感知到对方的情绪,所以沟通起来也就特别得方便,也更让人动容。

席海棠默默看着两个孩子,又看了看手术室的红灯,如果说顾惜爵没有跳下露台,她想她会认为他现在这样是死有余辜,可是……可是他偏偏跳了,为了不再让她受到伤害,他选择了伤害自己。

心底的情绪很复杂,说不出的滋味儿……

孩子们不知道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他们只是单纯地关心血脉相连的爹地,可是她该怎么办?

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了,两个孩子一起冲了上去,秦浩和官小绯也是。

席海棠却默默地垂下了肩膀,转身,离开……

走出医院,席海棠落寞地走在人行道上,目光涣散,像是小时候那样,数着脚下一块块青石板,一千块形状,组成一幅完整的图画,可多少琐碎,才能组成生活?多少生活,才能组成人生?

前路茫茫,到底有没有一个地方,能让她诉说心中的苦,窒息的感觉让她快要崩溃了。

快要过年了,街上已经有了节日的气氛,可她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幸福的气息,红绿灯交错,她浑然未觉,一脚跨出斑马线,走入来来往往的车潮里。

忽然,尖锐的鸣笛声打断了她的失神,席海棠猛地抬头,只见一辆吉普呼啸而来,死亡就在一秒之间,幸而手臂忽然被人拉住了,将她带到安全地带。

“谢谢……”她下意识地道谢,却意外跌入一双饱含温柔与疼惜的眼睛里。

萧牧远表情清浅,声音里带着幽咽难平的深邃情意,带着挥之不去的留恋捻转,悠悠,拂过她的耳畔,飘荡至她的心扉,“海棠,你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好?”

席海棠眨了眨眼,又低头看了看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终于确定这不是幻觉,“学长……你怎么会在这?”

“我想你了。”萧牧远抱紧她,好似用尽生命里全部的力气。

这个动作,他幻想过无数遍,十年,整整十年。

自她第一次闯进他的视线,他就开始期待,如果说设计是他生命的核心,那么她就是驱动那个核心的动力。

年少轻狂时,他曾想用设计旅程中的第一座奖杯作为向她求ai的礼物,是他太过自信,以为青春还可以挥霍,以为时间还有很多,以为她会一直站在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