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96章 半生之缘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25 2016-02-16 20:14:51

  第96章 半生之缘

见她平安,顾惜爵紧张的心情微微缓和了一些,可是心头又泛起另外一股不安。

顾惜朝缓缓地走上前,与顾惜爵一起站在了席海棠的面前,这一刻,她才真真正正地看清了他们兄弟俩到底有多么相似,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若说是双胞胎绝对没有人会怀疑,可是他们的气质却不同,她原本以为顾惜爵已经够清冷了,但是顾惜朝比他更凛冽,而且更多了几分邪恶的气息,那股邪恶是阴暗的,是永不见天日般的泯灭。

“顾惜爵,喜欢我这份礼物吗?我可是花了好多心思才可以让你‘重温旧梦’呢!”

顾惜朝的意有所指让席海棠的心猛然一颤,她瞪大了眼,仔细分辨,这才发觉顾惜朝的眼神清澈,一点混沌也没有,他不像是喝过酒的样子,而他的衣服是微湿的,她懂了,他之前是把酒液洒在衣服上,故意制造出那种气味混淆她的视听,加重她的恐惧!

再看顾惜爵,他的眼睛里泛起血丝,是被酒精摧残过后的样子,他们身上都泛着浓郁的酒精味道,可他的更让她害怕,让她一下子就想到了七年前的那一晚……

心跳,忽然偷停了一拍。

时间像是静止了,空气也像是凝固了,她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脑子里“嗡嗡”作响,“是……是你?”

怎么会是顾惜爵?

为什么会是他?

席海棠不敢置信,错愕,震惊,愤怒……所有所有的感觉一起袭来,震裂了她所有的神经。

他七年前在这夺去她的清白,然后在手术室里抱走她的儿子,七年后欺负她、戏弄她、欺骗她!

顾惜爵闭了闭眼,坦白,“对……是我……是我毁了你的一生。”

她凄迷地笑了,像是自嘲,“我可真傻,我早该想到的啊……除了你还有谁能那么有本事叫医院里的人通通闭嘴,还有谁能让秦浩宁可说你死了的谎言也要守口如瓶,还有谁……还有谁……”

她低低地说着,没有尖叫,没有怒骂,没有歇斯底里,什么也没有……好平静,平静得吓人。

这一刻,席海棠终于知道有一句话是对的,悲伤逆流成河,喘息都是奢侈。

静静地,静静地,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允痕……允痕是我的儿子?”

“对……”

她的身体忽然一颤,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那个可怜的孩子,竟是她的儿子!昨晚她还抱着他睡觉的,给他讲童话故事,他说从来没有人那样对他好过,他这些年来没有母爱,从来没有过……

想着那张每次看着她都会喜欢里面带着几分羞怯的小脸,她的心恍若刀割,她可怜的孩子!

她要允痕!

她要孩子!

没有预警地,席海棠倏地站起,连着shen下的椅子也被带了起来,摔向一旁……

“海棠!”顾惜爵冲了过去。

“别碰我!”她的情绪忽然张扬起来,尖锐的吼声让人震耳欲聋。

“海棠,你冷静点,你会弄伤自己的!”

“不用你管!”她在地上狼狈不堪,手脚都被捆住,她却试图用蛮力挣脱。

“海棠,你听说我……”他看不得她那样自残,一把按住她的肩膀,“你听我说……”

“走开!别碰我!你让我觉得好恶心!”她的表情上带着恨意。

顾惜爵颓然地想放开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握着她手臂的力道越来越重,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下腹忽然涌起一股异样的热流。

回头,他看见顾惜朝得逞的表情,酒里被下了药!

“好好享受!”顾惜朝阴郁地笑了,转身离开。

顾惜爵终于知道那些镜子是做什么用的了。

愤怒地咆哮,“顾惜朝,我要杀了你!”

怒吼的声音在冰冷的露台显得格外清晰。

他血液里涌动着热烫的感觉,欲望的猛兽就要冲破理智的最后一关,可是他不能,真的不能,死都不能!

他要是再欺负了海棠,她会死的,真的会死!

“海棠……求求你……你别动……我……我先帮你解开绳子……”他气息混乱,双手情不自禁地颤着。

她瑟瑟发抖,被他碰触过的地方隐隐泛起战栗,绳子好难解,越解越紧。

“快点!”

“我知道我知道……海棠,你不要怕,我不会那样的……你要相信我,要相信我。”他一边安慰她,一边也是在安慰自己,他可以控制住的,他以前连毒品都可以戒掉,这种药算得了什么!

顾惜爵坚定地想着,可他并不知道自己吞下的威士忌里面除了有那种药之外,还有迷幻的成分,他越是在乎她,越不想伤害她,那种相反的力量就反噬得越厉害。

终于,理智的神经断裂了。他愤怒地大喊,热汗沾湿了衬衫,双目通红,理智失去了控制的底线。

只听,“嗤”得一声,她的衣服被他扯裂,浅紫色的文胸露了出来,那一大片如玉般的肌肤洁白胜雪。

顾惜爵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眩天惑地般的迷离,深邃的墨眸里点燃起了火红的欲焰,一个拉扯就将她擒在怀里……

“顾惜爵,我会恨死你的!”

她声泪俱下,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为什么这种悲惨的经历要再一次重现,为什么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心痛,更绝望!

他没有理智地吻着她,压制着她的一切挣扎,而她也无力再挣扎。

四面都是镜子,映出他们交缠的画面,七年前的那一晚,好黑,她根本看不清楚,而这一次,所有残忍的画面都呈现在她面前。

不想看,可是眼睛却没有办法合上,心里像是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对她说:记住这一切,记住,只有记得清楚,才会恨得坚决!

可是……

真的是太残酷了……

她受不了……

真的受不了……

她闭上眼,气息微弱,任由命运无情的支配……

早上她送他出门的时候,还是那么美好,虽然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了他,可是至少她想努力,就算他们的婚约里掺杂了不单纯的目的,可是他那晚跪在雪地里送她戒指的一瞬真的让她感动了,看他对小晨那样好,看允痕那样喜欢她,她真的幻想过从此以后的生活可以趋于平静,可是想不到……真的想不到……

一眨眼,悲剧就会上演,绝望就会将来。

“顾惜爵……我真的会恨死你的……到死都不会原谅!”她轻轻地说着,像是说给自己听,也只能说给自己听,因为他已经完全混乱了,变成了被欲望支配的工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