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39章 死都不行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23 2016-03-30 20:12:58

  第139章 死都不行

刘亚光被判刑之后你舅舅找到了我,他拿钱给我,让我继续做内鬼,可是我怎么敢,我眼睁睁看到刘亚光的下场,我还怎么敢动手?可是我不做也不行,我和刘亚光在一起的时候拍过一些不雅的照片,所有我只能照做了。

血钻掉包的事情就是你舅舅指示我做的,他想让那次的珠宝展会一败涂地,可是谁想到席海棠居然拿出一条新的星星项链救了场!

可想而知,你舅舅有多愤怒了,等了这么多年,最后却还是以失败告终。

之后你舅舅本来想直接派人抓席海棠泄恨,可是他也是有心没胆,他比任何人更了解你的狠绝,也知道席海棠是你的女人,所有一直没敢轻举妄动。

你也应该知道你舅舅是什么性格,这些年来其实有很多事情都是他听刘亚光的,所有自从刘亚光入狱之后,他也是经常去探视,千方百计想要把他弄出来。

终于有机会了……

今晚七点,刘亚光所在的那个监狱要转送一批犯人到别处,你舅舅已经买通了看守的人,刘亚光今晚会越狱。”

顾惜爵抬手看了看手表,该死,七点半了!

“海棠被抓去哪里?”

“城郊东区的破仓库。”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席海棠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可眼前是一片黑暗。

她摇了摇头,发现自己的眼睛被蒙住了,手脚也被绑得很紧。

恐惧袭上心头,被顾惜朝绑走的那一次也是这样,不由自主地,她的身体发出轻颤。

嘴巴依旧是被封得死死的,她没办法喊救命,可心底有一个声音正在高喊:顾惜爵,救我!

在最害怕的时候,连席海棠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她对顾惜爵的依赖是如此得强烈,在最危险的时候竟然会是最先想到他。

黑暗中,她忽然听到了有响声,像是有人推门而入,跟着,有人走了进来,从脚步的力道来看,是男人!

不……

不要过来……

她无声地呐喊着……

跟着,那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给她打了一针,冰凉的液体被注入血管,让她泛起惊悚的寒颤。

这是在做什么?

给她打了什么?

那人扔掉了针管,然后猛地解开了她眼睛上的黑布,还有她嘴上的封条。

席海棠大惊失色,“刘亚光?”

他笑得邪恶而又狰狞,“亏你这个美人儿还记得我!”

席海棠本能地感到危险,“你刚刚给我打了什么?”

“呵……可以让你快乐的东西!”他邪佞的手伸向了她。

“不……不要过来……不要……”席海棠看着刘亚光那目带邪恶的眼神忍不住尖叫起来,虽然他还没有碰到她,可是他可以感觉得到他的wei琐,他像是很恨她的样子,非毁了她不可。

“不要?”刘亚光像是听到了很好听的笑话,一手扯住了她的头发,恶狠狠地说,“你待会儿就会求着我要了!”

席海棠浑身发颤,头皮被他扯得发疼,害怕,惊慌,甚至是惊悚的感觉一起充斥着她的神经,“不……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无冤无仇?”刘亚光的语调激狂起来,手劲儿加大了,“要不是你,我会被顾惜爵害得坐牢?你知道坐牢是什么滋味儿吗?你知道那里的人都是什么鬼样子吗?”

他张狂的情绪有些失控,席海棠觉得自己的头皮好痛,可是那痛抵不过她心里的惧意,“刘亚光,放了我……放了我……”

听到她的求饶声,刘亚光像是得到了变态的满足,竟真的很痛快地松了手,可是他接下来的话却更让她觉得可怕。

“我刚刚给你注射的是黑市里最强劲的mei药,知道么,我在牢里也被注射过,还被两个变态的男人上呢,很快,你就会尝尝我受过的滋味儿!不,我要把那种痛苦加多十倍地加注在你身上!”

“不……”席海棠脸色苍白,全身上下的神经都似乎是麻痹了,被深深的恐惧所笼罩,“顾惜爵,救我……顾惜爵……”

“住嘴!不许叫他的名字!”

刘亚光一把将她拉向了破仓库内的中央,屋顶正中明黄的灯泡摇摇晃晃,刺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而她面前,刘亚光凶狠的表情让她害怕,贪婪又带着毁灭性的眼神让她本能地想逃,可是手脚都被绑着,她欲挣扎而不得。

“不要……”席海棠颤抖着身体哭喊。

他邪笑着,表情有些狰狞,“别急,我会等你药效全部发作的!我要让顾惜爵知道,他的女人被我玩弄的滋味儿!”

“不……顾惜爵快来救我……救救我……”席海棠不敢想象自己若是被他给侮辱了会怎么样,肯定是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身体在颤抖,席海棠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忽然滑过一股异样的暖流,全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好像灼烧一样,她眼泪落得更凶,她不要被侮辱,她宁死不屈!

唇,下意识地咬紧了,疼痛的感觉让她维持一丝小小的清醒。

“顾惜爵……快来救我……顾惜爵……”她下意识喊着他的名字,在这一刻她只想到他。

“住口!不许再叫他的名字!”刘亚光像是被刺激到了,狠狠地推了她一把,砰得一声,席海棠跌倒在地。

仓库的门又被打开了,进来了四五个男人,各个都是表情邪恶,不怀好意的样子。

“光哥,这女人长得确实不错哦!”

“身材也不错!”

“就不知道尝起来的滋味儿如何呢?”

不堪入目的说话声传入席海棠的耳朵,让她更加重了内心的恐慌,心头涌上不好的预感。

刘亚光冷笑着,“兄弟们,等我玩完了,你们都有份!我要让顾惜爵痛不欲生!”

“光哥……她的药效怎么还不发作?”

“急什么,这种药的性质很特别,越是发作的晚,效果就越强烈!”

“那她待会儿就会很浪了吧?”

“现在就有点儿了!”

席海棠躺在地上不停地发抖,没有力气哭喊了,已经被咬破了的唇瓣渗出了点点血丝,可是那种疼痛已经克制不了她了,身体好热,让她有股冲动想匍匐在他脚边哀求,绝望的感觉漫天袭来,让她恨不得一死了之!

死?

脑海里忽然闪过了这个字。

茫然的眼神里,坚定一闪而过。

对,她宁死也不能被他们碰一下!

绝望中,席海棠停止了所有的挣扎,眼睛闭上,贝齿咬上舌尖儿……

“光哥!那女人想自杀!”

“该死!阻止她!”

两个男人迅速擒住了席海棠,一个捏住了她的下巴,用毛巾堵住了她的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