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35章 我相信你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320 2016-03-26 20:06:27

  第135章 我相信你

家里到处都体现着萧牧远特有的性格,像是淡淡的纯净水,透明,温和,却有着坚定的执着。

席海棠走进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块生姜,很快就熬出了一小锅姜汤,盛出一碗,端了出去,“学长,你先喝一碗姜汤,驱驱寒……”

“谢谢……”萧牧远接过饭碗,看着那透明的容器里细小的姜末心头顿时生出一股暖意,轻呷一口,些许辣意染上味蕾,心头也跟着有些热烫,可是他知道那不是因为姜的关系,而是……

他凝神看着她,深深地。

席海棠一怔,“怎么了,是不是太辣了啊?我就只放了一小块儿的,应该不会……”

她的话还没说完,手腕就一把被他握住。

“呃……”席海棠错愕。

萧牧远微微一顿,好像也是在犹豫,可是他没有思考太久,下一秒手劲儿猛地加重,一个用力就将她拉向自己的怀抱。

“学长?”

时候,在不经意中,飞逝。

没有再去刻意地注意时间,因为,时间,只会带来伤痛。

爱情,到底是什么?像甜酒,醇美,甘甜,但时间长了,也会变质。

他抱住她不松手,带着疼痛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隐颤,“海棠……这么多年,我对你而言,真的毫无意义吗?一点都没有吗?”

他擒着她肩膀的力道没有放松,自己的身体却往后轻轻一落,两个人的身体一起倒向了身后的沙发,质感轻柔的沙发因为忽然承受了两个人的力量而微微凹陷。

席海棠因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而瞠目结舌,挣扎欲起却偏头对上他线条分明的脸,他双眸里的幽深让她心惊。

他笑容清浅,手指温柔地轻拂过她的颊,“海棠,回答我,我是不是一点都不重要?”

席海棠一下子懵了,这么多年来,分分秒秒地积累起来,她从未对他有过什么特殊的想法,可是他不是不重要的,他教会了她太多的东西,是她生命里最值得尊敬的人之一,从来没有一次是这样,他一下子变成了陌生人,让她有些害怕。

他的唇缓缓落下来,就要碰触到她的,她忽然颤抖起来,却坚定不已,“不要。”

萧牧远混沌的眼神逐渐浮现出清晰,忽然淡淡笑了起来,放开她,到一定的安全距离,“海棠,你为什么就非要跟别人不一样,换做别的女人刚刚你应该狠狠地推开我,再来两个耳光,如果还不够过瘾的话,再踢上几脚……你为什么不那样呢?”

席海棠四肢麻木,怔怔地不说话,顿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因为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我相信你。”

萧牧远释然一般地笑了,就因为她这一句“我相信你”,短短四个字,就暖了他十年如一日的心,奈何时光冉冉,也想许她一世安暖。

不过,有句话他还是不得不提醒她,“海棠,不要轻易相信男人。”

萧牧远眼底的笑意明显,温和又自然,一身的压迫感骤然褪去,不再让她心存防备。

他推她走向厨房,“快去,给我煮点吃的,我要饿死了!”

半个小时后。

萧牧远忍耐不住挤进厨房,“海棠,你做的什么啊,怎么会有腥味儿?做鱼了吗?”

“我熬了一点粥,放了点鱼片进去,你的冰箱里什么菜都没有,只能这样了。”

萧牧远有些无奈,“我病了好几天,都忘记买菜了。”

“所以说啊……你也该找个女朋友定下来了……”席海棠心头一紧,忽然想到了素心,以前她一直以为素心和学长是天生一对,总会破除万难在一起的,可是现在……不要说顾惜朝的事情,素心什么时候醒来都是个问题。

“海棠……你怎么了?有心事?”

“学长,我有事情跟你说。”席海棠关小了火,凝神看向他。

席海棠简单地说了下素心的情况,然后拿出了自己的辞职信给他,“学长,我不能继续上班了,真的很抱歉……”

“傻瓜,这有什么好抱歉的。”萧牧远伸手接过她的辞职信,点头同意,“我批准了。”

“谢谢学长。”

萧牧远勾唇淡笑,却很是为她感到心疼,“海棠,你不能朝九晚五地上班了,但是如果就这么放弃了设计真的是太可惜了,这样吧,如果公司有什么合适的小CASE我把它转给你,像是以前在美国的时候你以SOHO的方式做,做多做少不是关键,关键是你不能手生,设计师最忌讳的就是这个了。”

“可是我怕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要是做的不好的话……”

“我会给你把关的,量太大的CASE我不会给你的,免得你有压力,这样总行了吧?”

“嗯。”

萧牧远眉心微皱,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你跟我来书房,我手上现在就有一个CASE适合你,时间还很充裕,你把资料拿回去慢慢做。”

“学长,不用这么着急,你先吃饭吧,粥好了。”

“边吃边说。”

书房里,萧牧远端着饭碗一边吃着,一边指挥席海棠开了他的电脑,“E盘里的“远期”文件夹里,MISS杨,看到没有?”

“嗯,看到了。”

“就是那个,杨小姐是华裔,是我一个朋友介绍过来的,她的祖籍是中国的六安,说今年年末要回乡祭祖,所以拜托我设计一块玉饰,六安以茶叶闻名全国,尤其是六安瓜片名气更是不斐,所以她的要求是玉与茶相结合,越完美越好。”

席海棠微微点头,“我会认真做的。”

“她的时间给的很宽松,你慢慢做,先把资料打出来。”

“好。”席海棠开启了打印机,却在机器旁边看到了一叠奇怪的文件。文件的标题是——矢车菊蓝宝石。

矢车菊蓝宝石在全世界都很罕见,它是极品蓝宝石之王,拥有一种朦胧的略带紫色色调的浓重蓝色,并给人以天鹅绒般的独特质感和外观,矢车菊的蓝色色泽纯透鲜艳、典雅高贵,是不可多得的蓝宝石品种。更加难得的是矢车菊产自举世闻名的海拔高达5000米以上的世界高峰喜马拉雅山脉扎斯加尔山的喀什米尔地带,那里终年白雪皑皑,开采异常困难。19世纪中期曾经开采,到了20世纪初期已全面停止开采。极为稀少的产量令每一颗宝石都弥足珍贵,顶级的矢车菊如今已成为拍卖会最受瞩目的蓝宝石。

“学长,你怎么在关注这个?矢车菊蓝宝石不是早就禁止开采了吗?”

“官方上是这样没错,但是富贵险中求,总有人会冒险的。上个礼拜克什米尔的矿山,又产出了一枚矢车菊蓝宝石,简直是令人不敢置信的奇迹!这个消息还没有对外发布,是跟我关系不错的一个宝石交易商透露给我的,我想很快全世界的珠宝设计公司都会盯紧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