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19章 轻轻一吻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317 2016-03-10 20:05:50

  第119章 轻轻一吻

大屏幕上滚动着动人的图片,那是一条玲珑的项链,别致的心形金饰及六角星金饰贯穿其间,高雅韵味中渗透着无拘无束的写意青春,第一个心形与第一个六角星之间的距离是8厘米,这个六角星与下一个心形的距离也同样是8,然后,灵动的变化开始了,相邻的两枚吊坠之间的间距不再规则,却始终巡着8-8-4-8的节奏,那是一组神奇的密码,代表了世界之巅的高度,小巧玲珑的链饰慧黠巧妙地向巍峨的珠穆朗玛峰致敬。

巧妙的构思是最引人注目的,而后,就是那精湛的翻面型款式,在钻石的切割中,不管是圆形、椭圆形、梨形、橄榄形、心形,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怔,就是表面由若干个具有一定几何形状的小平面组成,而这条项链却是以最为罕见的圆多面型切割钻石。

评委席上,萧牧远作为特别嘉宾详细地为与会者解释着,“这是一九一四年马歇尔利用光学原理,经过科学的计算以后,才定下来的款式,其中加工尺寸和比例,以及各部位的角度,都有相当成熟的标准,最大限度地提高了钻石的火彩和亮度,所以又称为圆钻型。它的高度,一般是直径的百分之五十九点三。在这个基础上,又衍生出了欧洲式和斯堪地纳维亚式等几种造型,仍然保持五十七个或五十八个小面。”

大屏幕上,又给了项链扣环处的特写镜头,最后一枚吊坠采用的是玫瑰琢型。

“玫瑰琢型从十六世纪开始形成,如果宝石的上表面都是由连续排列的三角形小平面围成的话,我们称为单玫瑰型。如果上下表面都是这种形状,我们称之为双玫瑰型。这种琢型,后来发展出各种不同的造型,比如荷兰玫瑰型、梨形玫瑰、水滴形玫瑰、三面玫瑰等等,在十八世纪的时候达到了鼎盛。但是因为玫瑰型的难度较大,近些年来已经很少有设计师会采用这种琢型……可是这条项链的设计者很勇敢,并且做得很漂亮。”

席海棠的心跳完全失常了,她不敢置信自己的作品居然被拿到大屏幕上展览,按照往常的惯例,只有金奖作品才有这种待遇,可是……可是她有可能会得金奖吗?

林玲紧张得吞了吞口水,“海棠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只有金奖作品才能被搬上荧屏的吧?”

“呃……是啊……”席海棠呼吸紧绷,眉心却还是紧紧皱着,“铃铃,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是用方姐的名额参赛的,才比较例外啊?也许……也许只是拿新人的作品指出毛病,让大家引以为戒。”

“可是说得都是溢美之词啊!”

席海棠的心更加忐忑了,大屏幕上每多一个镜头,她的心跳就又加快一拍,手心里的汗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湿凉了……

“铃铃……我不行了,我想出去透透气!”

“啊?现在?”林玲差点尖叫,“马上就要宣布获奖名单了啊!”

席海棠摇头,“不可能是我的……我这幅作品只是偶然间的灵光一现,而且我是用方姐的名额参赛的,应该是没有资格问鼎的。”

“如果真是你呢?”

“我会昏倒的!不行了,我要先出去透透气,缓解一下……”

席海棠慌乱地站起身,从坐席上逃开……

外面,空气凉了很多,席海棠细细地足印踩在地上,带上了几分凄迷,踏月而行,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忧伤的气息,一下子就涌满了整个胸怀。倏然而至的风轻轻地飘起衣袂,月光依然如水,夜色依旧空茫。

脑海里,又自觉地想起那双深邃的黑眸,与平常的样子绝不相类。她的心揪得有些紧,甚至有点疼。

风拂过头发,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发梢都已经被吹乱了,有几缕甚至还调皮地嬉戏到了她的嘴角。

额上还是密汗层布,十分得不舒服,她想找出面纸来擦拭,却恍然发现自己没有带包包出来。

“用这个擦下吧……”眼前,忽然多出一条白色的真丝手帕,看着有些眼熟,小晨曾经捧在手心里无数次赞叹的那一款。

抬眸,不意外地看见顾惜爵。

她微微站定,气息微喘,“你怎么会在这儿?”

“跟着你出来的,我怕你有事。”墨色的眸子里是柔柔的深情。

席海棠微微一怔,摇头,“我只是有点紧张。”

“我懂。就跟我第一次买基金赚了一亿时的心情一样。”

她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呃……好久没见,你最近怎么样?”

她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呃……好久没见,你最近怎么样?”

“我无所谓好不好了。”顾惜爵唇边浮出一抹苦笑,没有她在身边,他怎么可能会好。

席海棠微微抿紧了唇,犹豫了一下似的,又问,“柔儿怎么样?”

“快生了,预产期就在这几天吧。”他的语气里有些疲惫,“我找过精神科的医生给她看了,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差,她分裂出来的人格不只是一个依心,还有别人,是连我都不认识的陌生人。医生说她这样的情况可能已经持续了很久,只是之前的病情较轻,不会被轻易察觉,要不是她怀孕的关系,身体负荷加重,可能到现在还是不会被发现。所以,真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是幸还是不幸。”

“不管怎么样孩子都是无辜的。”席海棠的手心微微攥紧了,她忍不住提醒他,切身之痛的感受让她没有办法去忽视任何一个小生命。

顾惜爵点了点头,说到孩子他很自然地就想到了小晨和允痕,他知道孩子们因为要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关系最近一段时间都是住在学校进行封闭式特训,忍不住有些担心,“小晨和允痕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有。虽然手机不允许带,但是一个礼拜可以用公用电话往家里打一次电话。”

“他们还好吧?”

“嗯,挺好的,对于竞赛都很有信心,还说要拿大奖杯送给我当生日礼物。”

他的心弦微微颤动,她的生日啊,他真的挺想跟她一起过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个机会……

席海棠似乎没有察觉到顾惜爵的分神,径自说着,“小晨和允痕上次在打电话的时候说了,说他们不会偏心,这个礼拜会给你打。”

“我会24小时开机。”他不想再错过什么了。

她抿了抿唇,正想说什么,忽然听到大厅里爆发出惊天动地般的掌声,跟着林玲就疯了一样地冲了出来,“海棠姐,快回来啊,金奖得主真的是你!”

“什么?”席海棠还是有些迷茫。

“海棠姐,你得奖了!金奖!你快跟我进来,要颁奖了啊!”林玲兴奋地直跺脚,恨不得拿起一块砖头敲醒依然在犯迷糊的席海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