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97章 亲生妈咪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42 2016-02-17 20:04:15

  第97章 亲生妈咪

他竟好像真的听到了。

倏地,他顿住了所有的动作,茫然抬头看她,发现她早已经泪流满面。

她别开眼,不想看他,但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苦涩又冰凉的液体流进了嘴里。

他用力摇头,甩去脑子里纷乱的想法,惊觉怀里的她已经被他欺负得悲惨模样,衣衫不整,泪流满面。

“海棠……”他终于找回了理智,恨不得杀了自己。虽然还没有铸成大错,但她显然已经吓坏了。

她低着头,哭得很委屈。

“对不起……对不起……”他连连道歉,并帮她整理好衣服,手,一直在颤,血液里涌动的那股邪恶依旧在作祟。

她不说话,也不看他,他的心头就像是被深深地刺了几把刀一样,痛得快要无法呼吸,可是他的痛算什么呢,她比他痛上百倍啊!

“海棠……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他的理智又有些混乱了,无奈之下,他一拳挥向了周围的一块镜子,砰得砸碎,鲜血瞬间流了出来,疼痛的感觉可以让他保持短暂的理智。

“啊……”她吓得尖叫出声,只见他拿着玻璃碎片割向她手上的绳子。

绳子很结实,顾惜朝显然是有预谋的,他怎么弄都弄不开,随着他的动作,玻璃碎片深深地割伤了他的手,他却不在乎,只是专注地割着绳子,一心只想让她离开。

一滴滴带着温度的液体滴落在她的手臂上,那是他的血。

原来,他的血是有温度的。

席海棠忽然闭上眼,又恨他,又有些心疼他。

“海棠,马上就好了,马上!”他不觉得自己手疼,只觉得心被拧成了一团。

她手腕上的绳子终于被解开了。

“海棠,快点,把脚上的绳子也解开!”他几乎是用吼的,却不再帮忙,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他体内的药效此时此刻已经发挥到了极致,顾惜朝存心是想折磨他,下了最狠的分量,每多坚持一分钟,那种痛苦就会加重十倍,他全身都像是被火烧一样,痛不欲生!

席海棠奋力地把脚上的绳子解了下来,退后,想逃,可是她发现所有的出口都被堵死了,唯一能够通往外面的地方就是这个露台,距离地面有四层楼高的露台……

顾惜爵坐在地上,背靠着冰凉的墙壁,不解地看着去而复返的她,“快走啊!为什么还不快点走?”

“顾惜爵你这个混蛋!你以为我不想走吗?”席海棠也崩溃了,哭着对他大吼。

他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她,他怕一看所有的自制力都会淹没。

她哭着说,“所有的出口都被封死了……”

他的额角青筋跳动,“顾惜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几乎是被体内的那股邪恶折磨得不成样子的顾惜爵,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却因为脚步虚浮,撞上了旁边一面镜子。

“哗啦”一声,碎片落了地,他流的血更多了。

席海棠惊惧地看着他,他却笑了,那些伤口就像是最好的良药,能够让他清醒,能够让他保持理智不会再对她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缓缓地,他走向露台的边缘,转身回眸看她,目光沉重,“海棠,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情话是什么?”

她觉得他疯了,不然不会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

“其实我以前也不知道,是我母亲曾经说过的……”

下辈子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你上辈子就是这么问的。

“海棠,如果有来世,我希望我们的相遇可以好一点。”

他忽然笑了,眼睛里闪着泪光,镜子的碎片里闪出微芒,比水晶更透明。

体内的汹涌再次袭来,他没有办法再隐忍了……

终于懂得了母亲生前最爱的那本《半生缘》,原来两个人的缘分真的是那么微茫,相遇那么短,天涯却那么长。

“海棠,保重。”夜风呼啸而过,他朝着地面看了看,纵身一跃,身影瞬间消失在露台边缘。

“小绯阿姨,这是怎么回事,阿姨是生病了吗?怎么会忽然住院的?”病房里,允痕的小脸上蒙上一层愁云,仰头看着带他来医院的官小绯。

官小绯的心弦一紧,顿下了身,搂住允痕的小肩膀,“允痕,你是不是很喜欢海棠阿姨?”

“是啊。”

“你希望她是你妈咪对不对?”

“嗯。”

“好孩子……小绯阿姨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海棠阿姨就是你的妈咪!”

允痕眨了眨眼,并没有很惊诧的样子,而是很理所当然的表情,“对啊,等阿姨和爹地结婚以后,她就是我的妈咪了!”

官小绯哭笑不得,既高兴于这孩子的乖巧,又揪心于他的懂事,“允痕,小绯阿姨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海棠阿姨是你亲生的妈咪!”

“呃……她是小晨的亲生妈咪不是我的啦!小绯阿姨,你是不是搞错了啊?”允痕很怀疑的样子,秦浩叔叔说小绯阿姨经常是迷迷糊糊的,可是她怎么连这种问题都搞错啊!

官小绯的嘴角微微有些抽搐,她的人品就这么差劲么,连孩子都不相信她的话!

“允痕,小绯阿姨没有搞错,海棠阿姨真的是你的妈咪,你那次在学校跟同学打架,从楼上摔下来,流了好多血,记不记得?”

“记得,爹地说我当时很危险,幸好有个好心人给我献了血,我才能没事儿的。”

“可是允痕不知道的是那个献血给你的人就是海棠阿姨哦!你们都是RH阴性血!”

“同样的血型也不能说明是亲生妈咪啊,虽然RH阴性血很稀缺,可是这个跟亲生不亲生的没有关系啊!”允痕按照常理分析,并且看向官小绯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无奈,哎,秦浩叔叔说得果然没错,跟小绯阿姨沟通真的好累哦!

官小绯看着允痕严肃认真的小表情,心揪得更紧了,她一直都知道允痕这孩子乖巧懂事,可是却从没有这么深刻地感觉到他是如此的敏感。

他的眼神很清澈、很透明,跟顾惜爵一样,但他还是个孩子,在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的眼睛里应该是懵懂、是天真,可是这些东西在允痕的眼睛里完全找不到,他有着跟大人一样、甚至是比大人还要深沉的情绪,不轻易相信美好的东西、不轻易相信童话,就连她现在告诉他他一直渴望的亲生妈咪,他都不敢相信!

这孩子是多么寂寞、多么可怜啊!

官小绯忍不住眼角泛酸,将允痕轻轻抱进怀里,“允痕……小绯阿姨没有骗你,她真的是你妈咪,亲生的妈咪,是你和小晨共同的妈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