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93章 隐瞒不了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14 2016-02-13 20:01:50

  第93章 隐瞒不了

“嗯,很好,我住在学校安排的公寓里。”

“是单人的还是双人的?”

“嗯?怎么这么问?”沈素心又丢过来一个疑问的表情符号。

“我听说国外大学的公寓都是男女混住,担心你……”

沈素心立即发送了一个笑喷的表情,“海棠,你可真逗,都快要结婚的女人了,怎么还这么保守啊?”

席海棠表情很无辜,“这个跟结婚不结婚的没有关系好不好,我纯粹是担心你嘛!”

沈素心发了一个摊手的表情,表示了解,“海棠,我在这边很好,伦敦的天气雾蒙蒙的,可是给人一种很沉静的感觉。”

电脑这一端,席海棠默默幻想着素心那边的情况,她会在雨天撑着一把黑伞,格纹羊毛裙被雨丝轻轻打湿,走在剑桥的校园里,轻叹一句:轻轻地,我来了。

人生就像是那水中月,镜中花,虚幻无常,却总给人一种追逐的美感,这一次,素心终于可以对着她的梦想微笑,把她的梦想牢牢抓在手心。伦敦雾起,吹散了她过往的悲伤。

微微陷入恍惚,再次抬眸看向屏幕时,素心已经急急地说了好几句话——海棠,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海棠?

怎么了,下线了吗?

“我在……”迅速输入文字,席海棠心里涌起了愧疚,刚刚肯定是又让素心担忧了。

果然,素心那头发送过来一个拥抱的符号。

席海棠看着那个符号,心里忽然暖暖的,就算隔着千山万水,她们之间的距离也不会改变,就算她们没有办法见面,她们也依然有拥抱的温暖。

“海棠,小晨睡了吗?”

“嗯,睡了。”

“哎,我好想见乖女儿啊……”素心为了表达思念之情还发送了一个撞墙的表情,表示心情之崩溃。

席海棠被她逗笑了,“你那还是大白天,可是我这已经是半夜了,小晨已经睡了。”

“你开视频,拍一下小晨给我看。”

“我的视频坏了,搬家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摔了……”

“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席海棠的表情很无辜,素心在怀疑什么啊。

“咳咳……海棠,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说,你是不是跟顾惜爵住一个房间才不肯给我开视频啊?”

“啊?”席海棠傻眼了,素心在胡说什么啊!她才不会跟他住一起呢!不过……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她的脸还是情不自禁地红了,还好素心看不到。

当当……

敲门声传来,吓了席海棠一大跳。

不会吧?

说曹操曹操到?

当当……

门外的人很执着。

心跳猛地加速,席海棠忐忑不安地走向门口……

“妈咪……”小晨柔软又带着困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席海棠一怔,赶紧开了门,低头一看,见小晨穿着睡衣,头发乱乱,小手还揉着眼睛,小脸上的表情是迷迷糊糊,而她身后,允痕的状况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

“小晨,允痕,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妈咪……我要跟你一起睡……”小晨一把扑过来,把小脑袋埋进席海棠的腰间,轻蹭着,“我换了床睡不着,妈咪,你抱我。”

“好,小晨乖,跟妈咪一起睡,有妈咪在,小晨一会儿就会睡着的。”席海棠把小晨抱到了床上,允痕也跟着进了房间。

“阿姨,刚刚我睡到一半,听到小晨的房间里有动静,跑过去一看,她正茫然呢,分不清东南西北,想要找你,却不知道该往哪边走,我就只好带她过来了。”

“允痕,多亏你了,小晨的方向感不是很好。”

“都是因为房子太大的缘故……”窝在席海棠怀里的小晨很委屈。

允痕很无语,可是也很理解,可能是刚刚搬进来不太习惯吧。

席海棠轻拍着小晨的背,哄她入睡,允痕看了很羡慕,“阿姨,我能不能也跟你们一起睡?”

“呃……”席海棠先是一愣,可看到允痕很期待的样子就没办法拒绝了,“好啊,允痕不怕挤的话就留下来吧!”

“我不怕的!”允痕很开心地爬上了床。

席海棠躺在中间,左边是小晨,右边是允痕,忽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周围的空气一下子热了起来,好像是被幸福包围的味道。

“妈咪,你给我们讲故事……”

“好啊。”席海棠微微笑了下,开始给孩子们讲白雪公主的故事。

小晨因为以前看过漫画书,而且席海棠和沈素心经常给她讲童话故事,所以小家伙完全没有了那种对故事情节的好奇心,只当席海棠温柔的讲述是催眠曲,很快就带着笑容睡着了,可允痕却听得越来越激动,一颗小心脏被老巫婆的所作所为揪得紧紧的。

“阿姨,后来呢,白雪公主真的被毒苹果毒死了吗?”

席海棠翻身侧躺着,对上允痕那双带着好奇的眼,心中忽然一动,“允痕,你以前没听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吗?”

“没有。”小男孩的眼底闪过受伤,“从来没有人给我讲过故事,我是第一次听。”

席海棠伸出手,将允痕抱紧了,“允痕,以后阿姨给你讲故事,把你以前缺失的快乐都补回来,好吗?”

“阿姨,你真好!”

“允痕也很好,成绩好,还很懂事,又知道关心小晨。”

“因为小晨本来就很可爱,而且就要成为我妹妹了啊,还有阿姨,阿姨以后要做我的妈咪了,真好!”

席海棠从允痕期待的语气里听出了他的高兴,忍不住替这个孩子感到惋惜,“允痕……你想念你的妈咪吗?”

怀里的小人儿忽然一僵,闷闷的声音慢吞吞地传来,“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妈咪,所以不知道该怎么想念。”

席海棠的心慌得厉害,忽然想起以前秦浩在开普敦的时候说过的话,他说顾惜爵生命里唯一的一个例外就是允痕的母亲,可是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让允痕从一出生就没有妈妈呢?

“阿姨……我以前问过爹地的,问我妈咪在哪里,他却一个字都不肯说,有一次是下雪的晚上,我又问他,他好生气,一拳砸碎了玻璃,然后冲到外面,也不打伞,就在雪地里站着……我好害怕,从那以后就再也不敢问了,我看爹地好像也很难过的样子……”

席海棠眉头紧皱,她不知道顾惜爵过去的事,但从允痕的话里可以预见,那不是一段愉快的经历,算了,每个人都有过去,她也一样的。眼下她最应该做的,就是先把允痕哄睡,让这个从小就缺失母爱的孩子在童话故事里睡着,享受生平第一次温暖的给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