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89章 说对不起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49 2016-02-09 20:01:49

  第89章 说对不起

小晨差点昏倒,“不要再跟我提跑字!”

第一天搬进顾家大宅,席海棠和小晨都有些拘谨,周嫂为她们准备的房间完美得好比星级酒店,下意识地,母女两人都偷偷吞了吞口水。

小晨看着那间超级梦幻的粉红色儿童房,表情都有些狰狞了,她看了看允痕,小声地问,“这个……是给我住的哦?”

“嗯!你喜不喜欢?”允痕很期待地看着她。

小晨的嘴角抽了抽,声音怯怯的,“这个感觉是公主住的耶,我又不是公主。”

“谁说你不是公主啊,你以后就是我的妹妹了,是这个家的小公主,是全家人最最喜欢的小公主啊!”允痕牵过小晨的手,把她领进儿童房。

“小晨,你这个房间的格局跟我的房间一模一样哦,我的也在二楼,就在你隔壁。”

“真的?”

“这还能有假。”

“太好了,我还以为这么大一个楼层就我一个人住,我会害怕的。”

“没事啦,我也在啊,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大叫,我会立即冲过来保护你的!”

“嗯,谢谢!”

顾惜爵看着两个孩子友好的样子,心里很安慰,允痕很懂事,知道疼小晨,或许这真的是血脉相连的缘故,是双胞胎之间独有的灵性。

看着小晨坐在米奇系列的沙发上开心地笑着,他忽然间感到很庆幸,庆幸自己在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之前,就为她准备了这些;幸好,幸好他从前就想把她当做女儿来疼。

想着,视线有些迷离,头也跟着发晕……

席海棠见他神色不对,有些担心,“你怎么了?”

“没事……”他握住她的手,滚烫的体温瞬间传给了她。

席海棠大惊,“你发烧了!”

门铃,忽然响了……

顾惜爵闭了闭眼,终于肯顺从地躺下休息。

他确实累了,一早就去了公司,忙了整整一个上午,中午饭都没吃就赶去机场,跟着去了户籍中心,在那他得知小晨的身份,心里翻江倒海,情绪复杂到了极点,又酸、又甜、又苦、又涩……可是还来不及做更多的消化就又被秦浩一个紧急电话召回公司,途中遇上柔儿,见她一个人挺着肚子站在大街上说找不到顾惜朝,他怒气与压力同在……到了公司后,他急匆匆地开了两个会议,稳住了价值上亿的案子,第三个会议还没开始,柔儿忽然说肚子疼,他只好送她去医院,一去就呆到傍晚。傍晚更累,一路狂奔,好像将身上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尽了,终于把海棠和小晨带回了家,他也终于熬不住了……

过度奔波,劳累过度的结果,让一向健康的身体终于出现警讯。

他其实在中午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但因为情况没有多严重,也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那些,才会导致病况突然恶化。

喉咙觉得发紧,身体也一阵冷、一阵热的,尤其是头痛,太阳穴像是被针扎一样疼,脑袋里则像是被灌满了混凝土,沉重得让他连转动都觉得困难。

刚刚进门的秦浩和官小绯忍不住摇头,铁打的人也禁不起这样折腾啊!

“海棠,我已经打电话叫家庭医生过来了,你别担心啊!”

“嗯,麻烦你了秦浩。”

“说的这是什么话,见外了不是。”

席海棠腼腆地笑了下,转身去倒水,她先是给秦浩和官小绯一人一杯纯净水,然后又给顾惜爵倒了一杯温水,轻轻走近床前,轻柔掌心轻拍着他的脸颊,略微吃力地抬起他的头,“来,先喝点水。”

顾惜爵昏昏沉沉的,很配合,嗅着她肌肤上散发出来的自然馨香,好像身体的不适都稍稍好转了,微微张开唇,让她把水缓缓喂进干涩的喉中。

“慢点……别呛着了……”她的动作很温柔,声音更是细致。

顾惜爵在混沌的意识里仍然感受到了她的关切,心底滑过暖暖的qing潮,有生以来,从没有人这样枕畔相随,呵护备至。

她很耐心,连续让他喝下两大杯水才停止,抽过一旁的纸巾,擦干他下颚上的微微湿意,然后调整好枕头的位置让他重新躺好。

“累了就闭上眼睛先睡一会儿,等医生到了我叫你。”指尖轻轻点了下他的眼皮,要他闭上眼休息。

可是,刚刚喝水时无比配合的男人这一次却固执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肯合眼,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看着她。

“呃……你是不是还想喝水?”席海棠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胡乱猜测,甚至慌乱地站起身想要再帮他倒一杯水过来。

可是,他因发热而变得滚烫滚烫的手忽然从被子里伸了出来,一边就扣住了她的手腕。

席海棠一顿,困惑地看他。

“对不起……”沙哑的音节从薄唇里吐出,流露出她读不懂的痛苦。

“好好的说什么对不起啊?”

“对不起……对不起……海棠,对不起……”他喃喃说着,像是中了魔咒。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更容易想起最揪心的事,最挂心的也都是心底最沉重的牵绊。

“啊?”席海棠惊讶着,不明白他的意思,可心脏好像一下子痛了起来,好痛,好痛。

她愣着,被他忽然施加的力道给拉入怀中,当温柔的身子靠近自己的心脏,顾惜爵再次低沉地叹了口气,心底泛起惊惧,好怕她知道一切会崩溃、会恨他、会头也不回地离开他……

手臂,不自觉地又加紧了……

可不一会儿,沉重的感觉再次袭来,他受不住病痛的折磨重重地陷入了昏睡……

待顾惜爵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水晶灯被调整到了中度光线,不明不暗,正正好好。

视线缓缓下移,他首先看到了挂点滴瓶的架子,再往下,他看到自己的手上已经打着吊针。

一旁,两个乖乖坐着的孩子见他醒了,同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爹地,你醒啦!”

“嗯……”他一开口,才惊觉自己的声音如此沙哑,“允痕,小晨,你们怎么不去睡觉,在这干什么?”

“我们要帮爹地看点滴啊!你刚刚一直睡着,要是无意识地动了胳膊,那就会滚针了!”

“嗯嗯,允痕说得很对,再说我们还要帮叔叔换药啊!医生给你开了三瓶药,一个大的,两个小的,叔叔现在点的这个大瓶马上就要完了,要是不及时换小瓶子的话,空气就会跑进去,那就不得了啦!”

允痕和小晨一板一眼地说着,表情很慎重,看得顾惜爵觉得心里暖暖的。

“啊,该换小瓶子了!”小晨赶紧拿过药瓶,作势就要去换。可是她个头太小,根本够不到那个高高的点滴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