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83章 一念之差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25 2016-02-03 20:04:00

  第83章 一念之差

好痛苦的爱,好绝望的恋。

对着水龙头,席海棠清洗着蔬菜,眼泪,毫无预警地伴着那哗哗的水流滑落。

她以为自己不会哭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忍不住……

每切一棵菜,心底的伤口就多一道,她从没有这么彷徨害怕过,看不到前途的光亮,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举步维艰,进退不得……

僵硬而又麻木地准备了晚餐,吃饭,洗碗,然后她打包了煲好的汤去医院给爸爸送去,他亦陪同。

快到12点,她恍然惊觉这一天过得多么忙碌,又多么茫然。

车前,她犹豫了下,抬眸看向顾惜爵深邃的眼,“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他拦住她,前所未有的平静,“海棠,我知道你心情很乱,我也一样。你不喜欢我,甚至是讨厌我,更有可能恨我,这场忽如其来的婚姻让你无措,我能理解,我也不想逼你,我想过了了,我们可以先不注册,办下婚宴就行了,媒体想知道的,股东需要的,我都会做给他们看……但是在那之前,我想做一件事。”

“什么?”

他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丝绒的小盒子,打开面向她,一枚精致的铂金钻戒熠熠生辉,“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该怎么向你开口,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在这个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场合下点头……秦浩帮我出了很多主意,设计了很多浪漫的情节,可是我发现那些都不适合你,我也做不来……我只能这样,在你还犹豫,还害怕,还彷徨的时候,在你还没有完全把我否定之前,嫁给我,好吗?”

她怔住,她懂他的意思,这是他们私下里的仪式,他希望她能点头,只有这样,他们即将开始的这段婚姻才显得不那么冰冷,可是……她做不到。

“对不起,我不能。”她面无表情地说着,伴着午夜钟声的降临。

顾惜爵轻叹了口气,勾唇笑了一下,笑容很复杂,是别人无法读懂的情绪。

他早知道她会这样拒绝,结果已经在预期当中,所以失望就不会太明显,只不过——眸眯细,修长手指,骨节分明,五指微微聚拢,将那个装着钻戒的小盒子收入掌心,扬手,在夜空下滑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闷闷的一声后,盒子不知去向,埋藏在皑皑白雪间。

席海棠惊得瞪大了眼,下意识地就要追过去捡,她不要,他也不能这么随便扔了啊!

他却又拦住她,自己则是退后一步,单膝跪在地上,从另一侧的口袋里又掏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小盒子,打开后,还是一枚铂金钻戒,款式不同,却同样璀璨。

席海棠的呼吸窒住了,她不知道他想干嘛,又隐约知道……

“你……做什么?”她的声音里有着因不敢置信而引发的颤抖。

“刚才的求婚是在12点之前,是昨天的事情了,现在过了12点,又是新的一天了,我还是想再试一次,如果你还是拒绝,我明天继续……直到我们的婚礼那天。”

她不懂,“你为什么这样?”

他的眼神黯了黯,用那只没有拿着戒指的手捂住心口,歉疚与痛苦交错的声音在寂寞的雪夜做低空飞行,“因为……我过不了自己这关。我想让你在婚礼开始之前,有一些开心,哪怕只是一点点。”

如果她的生命里不是遇上他,她也许会过得很幸福,而今,他能做的,就只是告诉她这戒指的含义。

“我母亲对哲学很精通,我小时候她曾经对我说过一段话,是关于古希腊人的信条,他们说人的无名指下有一条血脉连接着心脏的脉络,一对男女同时戴上戒指,就启动了这两个人的爱情命脉,如果摘下来,便会心脉断裂,撑不过去的那个人便会死……这些年来,我一直将这段话记得很清楚,可是我却不相信,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如此激烈的感情,但是我现在相信了……你,让我有了偏执的能力。”

他生命里的温暖就这么多,只为了她挥霍。

我们相爱过吗?

相爱过。

多久?

好像是一瞬间。

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是无尽的挣扎和惦念。

他轻轻地把那枚戒指从小盒子里取出,以拇指和食指捏握住,夜色里,雪光间,铂金钻戒的光芒愈加闪耀,迷了眼,乱了心跳。

轻轻握住她的手,抬高,将戒指对准了无名指,“海棠,答应我,好吗?”

“嗯……”良久之后,她轻轻应答,简简单单的一个音节,轻得好像她自己也不太确定,而被他套进了戒指的手指上,也是一片梦幻。不知是钻石太耀眼,还是泪光太迷茫。

顾惜爵伸手轻轻揽住她的肩,静静拥抱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们都明白,那一声回应,重比千金。

夜深,风凉露重,古希腊的诗人又在吟唱千古:你一念之差,我情动一场,幸福不过是,你曾温柔呼唤,而我恰好有过应答。

他送她回家,到了楼下。

“海棠,你现在这样每天跑老跑去的,太辛苦了,你和小晨搬到我那住吧!”

她睁大了眼,“这不好吧?”

他低声笑了,“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现在这样太累了,小晨也跟着折腾。”

“呃……没关系的,虽然辛苦一点,但是比较充实。再说我们跟素心一起住了这么久,要是忽然搬走,她会难过的。”想起素心,席海棠又是一阵心疼,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跟素心说这件事。

顾惜爵完全理解她的想法,对于沈素心,他也是很矛盾的心情,他完全不能想象,素心看起来那样一个乖巧的女孩子居然会跟顾惜朝扯上关系,可是这种事情他也不便问询,一弄不好,连着海棠也会情绪反弹。

“好了,海棠,时间很晚了,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他没坚持,只是静默地在楼下守着,直到看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才带着留恋地驱车离去。

上了楼,门厅的灯是亮着的,昏黄的光线泛着温暖,席海棠会心一笑,知道素心在等她。

果然,一侧卧室的门被轻轻打开了,沈素心捧着抱枕走了出来,“海棠,回来了啊……”

“嗯。”

“怎么样,你爸爸还好吧?”

“还好,医生说他的情况稳定多了,只是需要多休息。”

“那就好。”

沈素心拉过席海棠的手,一不经意就看到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嘴角缓缓浮出了笑意,“海棠,顾惜爵动作还挺快的嘛,戒指都送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