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67章 可怕事故(1)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65 2016-01-18 20:03:28

  第67章 可怕事故(1)

听了他的话后,席海棠顿时觉得眼前一黑,脚步虚浮,险些站不住。

顾惜爵赶紧扶住她,“你别着急,我们马上去找!”

“滚!”席海棠冲他大吼,眼睛里流露出前所未有的震怒,“顾惜爵,如果我女儿有事,我要你偿命!”

泪,潸然而下。

小晨,你到底去哪了……

天又开始下雪,道路湿滑难行,脚又受伤,席海棠觉得自己就快要坚持不住了,可小晨还没找到,她不能倒下!绝不能!

“小晨……小晨……你在哪儿?妈咪来找你了……”

席海棠沿着街道一路寻找,不知不觉她已经走过了四条街,身上落满了雪花,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冷,相反,急切的心情让她冒出了热汗,风一吹,冷暖交替,身体不由自主地泛起寒颤。

顾惜爵从后面追上来,“你冷静点,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小晨还没找到,你自己已经倒下了!”

“你少假好心!要不是你,我女儿怎么会丢?”席海棠控制不住地大哭起来,握起的拳头也狠狠砸向他,“你把女儿还给我,还给我……小晨是我的命啊……你怎么可以把她一个人丢在大街上……”

顾惜爵沉默着,任她发泄,是他的错,他不该那么冲动,就算心里再怎么气愤,也不该拿一个孩子出气,想起小女孩那张可爱又倔强的小脸,他心里也是一阵抽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了心脏。

允痕也一直不说话,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旁,眼神淡淡,好像很不能谅解他的所作所为。

见儿子的表情,顾惜爵更愧疚了,心里的抽痛加剧,忽然惊觉他对这两个的孩子的心疼竟是差不多一样的!

“小晨……听到妈咪叫你没有?小晨……你在哪儿……”

又找过了一条街,还是一无所获,问遍路人,也没有任何线索。

席海棠绝望的眼泪打湿脸颊,混着雪花,化为心殇……

老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难道要让她失去儿子之后再失去女儿吗?到底她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为什么这辈子要受如此折磨?为什么骨肉分离的痛苦要一尝再尝?

看着她六神无主的憔悴样子,顾惜爵咬了咬牙,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她的身子如此纤柔,在这一刻愈显单薄,抱着她的时候他甚至有种飘忽的感觉,有种预感,如果今天找不到小晨,她也会消失一样。

“放开我!”她奋力挣扎,眼睛里是彻骨的恨意。

街上,车来车往,行人也来来去去,留下不少驻足观望者,忽然不知道人群中是谁说了一句,“看啊,那个屏幕上正报道一起车祸事件,好像是个小女孩儿被撞了……”

席海棠一瞬间脸色苍白,缓缓、缓缓、缓缓地回头,朝着露天屏幕看去——画面上,是距离这里还有一条街远的十字路口,数辆汽车撞在一起,一片狼藉,道路中央,触目惊心的血渍染红了白雪,一旁,救护人员抬着担架把那个受伤的小女孩送上救护车,鲜血边走边流,洒了满地。

担架上,盖着白布,看不清那个小女孩的脸……

可是从身形上看,高矮胖瘦都和小晨好像……

席海棠捂住嘴,连连摇头,强迫自己把眼泪吞回去,不,不可能的,不可能是小晨,小晨不会这样不乖,明明知道她不能没有她,还这样执意离开她!

“小晨……不是你,对不对?对不对?你舍不得妈咪,你说过你最爱妈咪,要陪着妈咪去环游世界,要成为股市里的天才儿童,要帮妈咪赚好多钱,买好大的房子给妈咪住,养一只大狗,每天带它去散步……小晨,这些事你都没有完成,怎么可以离开妈咪呢?你知不知道妈咪会很伤心,很孤单,妈咪一个人会活不下去的啊……小晨……小晨……”

顾惜爵也僵住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屏幕,看着那担架上的小人儿,心底涌出一股惊悚,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女孩儿啊,可爱得跟天使一样,怎么会……

允痕忍不住掉下眼泪,哽咽着摇头,“不可能是小晨……不可能的……她的身手一向很敏捷,肯定能够躲开那些车子的,在学校里,她是女生中跑得最快的……那个绝对不是小晨,绝对不是……不可以是……”

三个人悲怆的样子惹人同情,路上的好心人善意提醒道,“你们到现场看看,确认一下。”

“不!”席海棠忽然尖叫出声,发疯了一样地摇头,“我不去!我不去!那个不是小晨,我不要去看!我的宝贝小晨会自己回来找我,她好聪明,就算迷路了也会想到办法回家……是的,我的宝贝最好了,从来都不让我伤心的,好乖,好听话,上学一直考100分,写字很漂亮,不管是汉语还是英语都讲得很流利,比赛拿第一名,还请我去迪士尼玩,我生病了还会去医院送饭,晚上睡觉前会给我晚安吻,有了开心的事情第一个跟我分享……我这么乖的女儿怎么会那样离开我呢?怎么可能呢?”

席海棠一边说一边流泪,喃喃自语,却又像是给自己希望的鼓励,直到——屏幕上出现一道闪光,特写镜头里,一支精致的小发夹落在血泊里,蝴蝶型的羽翼折断了一半,天使坠落了……

席海棠的身子缓缓下滑,蹲在地上,将脸埋进膝盖,耳畔闪过女儿甜美清亮的嗓音——“妈咪,这个发夹好漂亮哦,我可不可以戴一个?”

“当然可以,只要小晨喜欢。”

“嗯,谢谢妈咪!”

“来,妈咪帮你戴上。”

“好。”

那个发夹她才给小晨戴上一个上午而已,指尖好像还残留着女儿发丝上的馨香,可为什么一转眼就……

“小晨……”撕心裂肺地哭喊划破长空,莹白的雪花像是祭奠一样,洋洋洒洒。

顾惜爵将悲恸欲绝的席海棠带到出事的那个十字路口时,现场依然很混乱,救护车正要开走——“等一下……”顾惜爵发现自己的声音如此低沉,如此沙哑,如此沉重。他的腿甚至还有些颤。

席海棠的眼睛早已哭红变肿,双手垂在身侧,紧握成拳,脚下每走一步,呼吸就像是少了一次,好像她也快要到了生命的尽头。

手,轻轻抬起,去撩那块白布——“妈咪!”熟悉的童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席海棠不敢置信地回头,只见马路对面,小晨缩着细小的身子,泪流满面,头上的那个蝴蝶发卡完好地戴着。

“小晨……”席海棠奔过去,将女儿紧紧抱在怀里,肩膀微颤的同时,也察觉到了小晨的不妥,“小晨,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在发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