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55章 父女之间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331 2016-01-06 20:03:01

  允痕怯怯地看着他,不想脱,这是阿姨给他织的,他好喜欢,他想穿着它!

父子之间,血脉相连的关系决定一切,顾惜爵一眼就看穿儿子在想什么,他紧抿着唇,不做一丝妥协,大手一挥,直接将毛衣从孩子身上脱下。

“爹地,不要!”允痕第一次在他面前说不,小小的身子奋力挣扎。

“你居然为了她跟我说不?”顾惜爵额角的青筋隐隐跳动,手上的力度也更加强硬。

“嗤”得一声,毛衣肩膀与袖子相接的地方被扯裂,露出了一圈凌乱的毛边儿。

父子二人都怔住了……

允痕挣扎的动作戛然而止,肩膀上的轻颤也骤然顿住了,他缓缓地站直了身子,仰头正视着顾惜爵,眉宇间透出一股沉重的埋怨,唇,轻启,声音哽咽,“爹地,我好恨你!”

轰!

顾惜爵脑海里最为脆弱的那根神经崩溃了——二十年前,也是在这座沉郁的老宅,也是在这样一个阴霾的黄昏,他跪在母亲的牌位前苦苦等待,等待父亲的归来。

三天后,当他的双腿麻木,当他的眼泪快要流干,他的父亲回来了,眼神里没有一丝温情,只丢给他冷冷的一句,“没用的东西,你以为你这样,你妈就会活过来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跪着的这三天里,股市里发生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浪费了我多少心血,你又损失了顾家多少钱?”

那时候,他刚刚开始学习股市操盘,因为感情用事,输了整整一亿,可是顾家输不起的不是钱,输不起的是面子,是金爵的威望。

他记得,那时候的他还死不悔改,倔强地反驳,“爹地,你认为钱比妈咪重要吗?”

“对!顾家的男人永远都要把事业放在第一位!”

“我做不到!”小男孩一身傲骨。

“做不到的话,你就没有资格做继承人!你要知道,我的儿子并不只你一个!”

那一句,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他知道的,他还有一个哥哥,同父异母的哥哥,是父亲最深爱的女人生下的,那个人是母亲心中最尖锐的一根刺,亦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威胁。

沉默里,他踩着坚硬的木质地板上楼,脚步轻轻,却冰冷沉重。在他走到二楼尽头,他知道,他已经再不是从前的他。

回眸,俯视,无边的黑暗,黑暗中父亲的身影依然存在感十足,他却觉得遥不可及,“爹地,我好恨你!”

回忆终止,顾惜爵竟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允痕那张倔强的脸,像极了当年的自己,那带着恨意的表情,一模一样!

不!

不可以那样!

骨节分明的手,带着些许轻颤,他握紧了毛衣,转身出门。

世爵C8从零加速,迅速驶出大门,风乍起,纤尘飞扬,寂寞无比,悲伤无比。

席海棠所住的锦绣社区,因一辆罕见的世界级名车的到来而沸腾。

傍晚时分,买菜归来的家庭主妇们都瞠目结舌,虽然在这个社区里也见过不少名车,但对于在停靠在社区门口的这辆世爵C8还是心生向往,但她们的感慨不只为车,更为车的主人。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从侧面看过去,线条干净优雅,他一动也不动,静静地坐在驾驶座里,一手轻搭在方向盘上,一手轻托着下颌靠在窗边,凝神思考。他的表情很淡,几不可见,任凭周围再多的侧目与凝视,他也不为所动,眼睛直直地落在副驾驶座上,那件被损坏的毛衣让他生出许多为难,真的要找她重新织好吗?

人群中,社区管理员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忍不住了,走上前,朝着车里的男人挥了挥手,“先生,这里不能停车的。”

顾惜爵从思考中回到现实,轻轻摇下车窗,微微转头,将那张俊逸到罪恶的脸庞转了过来,“我找人,请问席海棠住在哪个单元?”

“呃……”管理员微微一怔,迅速调动大脑思维,“登记的业主里好像没有这个人啊!”

“她一定是住这的!”顾惜爵很肯定,他从公司那边查的资料,错不了。

管理员很为难,他熟记每一个业主的名字,真的没有啊!

“先生,你找的席小姐可能不是业主,她是不是跟家人或朋友一起住,你报一下他们的名字也行。”

顾惜爵微微皱眉,脑子里迅速闪过一个让他极度愤慨的名字,萧牧远。也许,是用他的名字登记的。

怒气再次隐隐升腾,顾惜爵紧绷着脸,下了车,甩上车门,他可以一间一间找!

“诶,先生,你不能把车停在这儿的!”

顾惜爵置若罔闻,快步走向社区的一号楼,正巧,小晨急匆匆地跑下楼,边跑边喊,“不好了……不好了……”

“不好了……不好了……我家自来水水管漏水了!”

砰——撞个正着。

顾惜爵愣住了,小晨也愣住了。

半个小时后,自来水水管修好了,顾惜爵却一身狼狈。他阴沉着脸,后悔不已。该死的,他又不是修理工,干嘛要管这种闲事?衬衫已经不想要了,可又没得换,感觉糟透了!再看看房间里那个一身清爽,穿得干干净净,漂亮得像个小公主似的小女孩,他的心情更差了!

小晨似乎也感受到了顾惜爵眼神中的怒意,偷偷朝他的方向瞄了一眼,低着头,走近他,小手顺便递过一条毛巾,“叔叔,擦一下吧!”

顾惜爵冷眼看了看那条毛巾,“是新的吗?”

“不是,是我用来洗脸的。”小晨很心疼自己的毛巾就这么奉献出去了,可他还一副不领情的样子,真讨厌!

顾惜爵摇头,“不要。我用不惯别人的东西。”

小女孩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气愤,可漂亮的小脸上还是努力保持平静,毕竟他刚刚帮她家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她还是要感谢一下才对。

顾惜爵看出小女孩的矛盾,唇角勾出一抹玩味,“怎么?很讨厌我?”

小晨忽然有种被看穿心思的窘迫,小脸红了又红,咬了咬牙,点头承认,“嗯,是不怎么喜欢了,因为那次在学校你对妈咪好凶,对我也好凶,跟原来的骑士叔叔一点都不一样了,我那时候就决定了,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很好,我也不喜欢你了!”顾惜爵坦白地说着,之前那几次见面,他对这个小女孩挺喜欢的,长得可爱,又聪明伶俐,可没想到她居然是席海棠的女儿!这个现实让他不能接受,只要一想到这么可爱的孩子居然是她和萧牧远生的,他就忍不住怒火中烧!

小晨被顾惜爵的坦白给刺激了,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当面说不喜欢她的呢,清亮的眸儿里滑过一丝受伤,浅浅的,一闪而逝。如若是其他人,可能根本不会察觉到她的心情,可顾惜爵的观察力何等敏锐,他一下子就看出了小女孩的失落,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些心疼,连忙别开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