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43章 夜半失眠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60 2015-12-24 01:41:02

  他幽深的瞳眸里,黑色愈深,其间闪烁着绚丽的花火,“你是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她哽咽着推拒,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压力,像是要将她带入深不见底的漩涡,一旦陷入,就万劫不复。纤弱的身体颤抖连连,美丽的娇颜上布满了泪花和恐惧。他调整姿势,蓄势待发。

可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忽然划破了一室迷情,顾惜爵低咒出声。

那是他私人的号码,不轻易给外人的,想必是谁有重要的事情才会这么晚打给他。

男人在这种情形下被人打断,自然不会有好心情,顾惜爵愤怒地抓起手机,正准备发火,可一看来电显示,先是错愕,然后满腔的愤怒都困住了……

“骑士叔叔,是我啦……你在吗?骑士叔叔,你怎么不说话……骑士叔叔?”电话那端,小女孩的声音甜美可人。

顾惜爵顿了顿,假意咳嗽两下,声音里的情欲味道却难以消退,他暗暗庆幸对方只是个年幼的小女孩,“嗯……我在……”

“骑士叔叔,原来你在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没有,还没睡。”小女孩天真的嗓音让顾惜爵的情绪缓缓稳定下来,随手扯来睡袍穿好,微微侧目,他看到浴室的门已经被席海棠自里面关上。

“骑士叔叔,我想问你哦,那个风险折现率是怎么回事啊?”

“就是常用主权资金成本和债务资金成本的加权平均数表示,在评判目标公司价值时,如果目标公司的风险与购并方相同,就按购并方公司的加权平均资金成本来贴现,如果目标公司的风险大于或小于购并方的资金成本,所选折现率就应该高于或低于购并公司的加权平均资金成本……懂了没?”

“唔……有点复杂的样子。”电话那端,小晨的声音略有些苦恼,顾惜爵勾唇淡笑,似乎能想象出她皱着小眉毛苦思冥想的模样。

“骑士叔叔,我现在有点困困的,好像想不明白呀,明天我再好好研究下,如果还不懂就再问你,好吗?”

“好。”顾惜爵笑着应允,还忍不住嘱咐几句,“小孩子要早睡早起,你快去睡觉吧!”

“嗯,骑士叔叔也早点睡吧,晚安。”

挂断电话,顾惜爵觉得自己的心头竟滑过一阵莫名的暖意,可指间却传递出了湿凉的感觉,低头一看,伤口仍在滴血。

转头,他看向浴室的方向,一道纤细的影子由远及近,席海棠面色苍白,眼底的惊惶还未散尽。

她眼眶泛红,她一方面是为自己的委屈,一方面也是担心他,整片玻璃都碎了,不知道他手里有没有扎进碎片。怯怯地走近几步,她颤着手将纱布和碘酒递过,“你的手最好处理一下……”

顾惜爵满腔的怒火缓缓平息,眉头一挑,似笑非笑,“你关心我?”

“我才没有!”席海棠矢口否认,把东西往旁边一丢转身就走,“你爱要不要!”

“回来!”他长臂一伸将她拽了回来,眸底闪烁着不知名的火光,“你帮我包扎!”

席海棠睁大眼,很想说不,可他的气势太强,容不得拒绝,而且她也不敢再惹火他。缓缓的,她蹲下了身,低头帮他处理伤口。

完毕,席海棠更加局促不安,既不敢面对他,也不敢径自去休息,顾惜爵收敛目光,转身走向房内附属的小书房,“我还有公事要处理,在书房就行,你睡床吧。”

“哦!”她错愕过后暗暗松了口气,可心头却同时涌起一股复杂的失落感。

夜半,席海棠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回想起他们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无一不是他强势的作为,他们之间是云泥之别,她已经跟他说得很清楚了,她是个有过去的女人,也是个玩不起的女人,可是他对她的态度却是越逼越紧,她越想逃,他就越想将她禁锢。他曾经说过,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可他已经得到她了,为什么还不肯放手呢?难道是为了允痕?可就算是允痕喜欢她,他也不至于非要她当他的女人啊!如果他想给允痕找个妈咪,相信有成群结队的女人争先恐后,他为什么要一副非她不可的样子?

夜色愈深,窗上的雾气愈重,就如同她的瞳眸染上一层迷茫,墙上的时钟指向凌晨两点,席海棠忽然心中一动,这么晚了,他还没睡吗?

悄悄下床,她轻轻走向书房,门虚掩着,透过细小的缝隙,她看到顾惜爵正坐在桌前利用笔记本电脑进行**会议,网络另一端,是清一色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

“总裁,昨日沪深两市破位下行。上证综指暴跌2.93%,深成指暴跌3.44%,中小板指跌3.15%,创业板指跌3.94%.600余只股票跌幅在5%以上。市场在连续两周的窄幅震荡后大幅向下突破。您看依照这种情形,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要变更?”

顾惜爵眸底闪过冷意,修长手指轻叩桌面,声音是一贯的清冷,“目标公司的财务状况已经惨不忍睹,根据精算师的报告,他们现在负债十二亿,可主事者却依旧盲目地扩大投资,AC那个案子,一出手就是五亿,可做到一半时,资金链的缺口太大,没办法弥补,整个案子搁浅,但投下去的钱打了水漂,那些半成品到现在还留在那里,股价自然大跌,可是今天的数据显示,有另外一个财团大肆收购他们的股票,价格已经上扬了两个百分点,你们认为金爵这时候应该收手吗?”

**那头的一群人顿时冷汗四溢,资本市场,本就是一场豪赌,要么赔光,要么赚死,而顾惜爵从来就不是怕输之人。

气氛略显压抑和沉重,但很快被下一个议题所改变,视频会议持续进行,顾惜爵不停地听取着属下的汇报,并给出决议,桌上的文件不知不觉地堆了好几打,都是他临时用笔速记下来的重点,纸面上红色的勾画,是他果断的证明,那一道道笔锋,气势慑人,即使隔着屏幕,也足以让人透不过气来。

席海棠呆愣着,这是她第一次见他在资本市场里纵横,在那个她并不熟知的领域里,全部是看似虚拟的数字,可每一个小数点都可能改变一个人或一个企业的命运,她隐隐顿悟:或许,只有像顾惜爵这般冷酷无情之人才能在那样的世界里演绎传奇。

啪……

茶杯落地的声音。

席海棠一惊,透过门缝见顾惜爵正一脸懊恼,咖啡被打翻,溅湿了他的文件,而这等低ji失误全因他手伤了的缘故。想也不想的,她推门而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