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42章 水落石出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98 2016-04-02 20:19:31

  第142章 水落石出

可是,小意是素心的亲生骨肉,身体里流淌着一半属于素心的血液,而另一半是顾惜爵的……这样的状况让所有人都陷入了危难。

这段日子里,她想过很多,她想素心醒过来之后的情形会是什么样的,素心也会很矛盾的,一方面欣喜于自己有了亲生的女儿,另一方面会很自责。

是的,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素心,素心向来都是把任何责任都揽到自己肩上的,就像是七年前她出的那次意外,其实那不是素心的错,可是素心一直觉得那是因她而造成的,为此素心牺牲了自己所有的一切来弥补她,把她力所能及的,还有她纤细肩膀本是扛不起来的责任全都扛了起来。

如果素心知道小意是在别人的阴谋下以这样一种身份出生的,她会很难过、很尴尬的。

可是现在……本已经是死局的情形忽然有了转机,小意不是顾惜爵的女儿,会让素心心里好受些,也会让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许久以来,她对顾惜爵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复杂,最初是恨,然后是为了两个孩子妥协,再之后就是没办法用言语形容的了,有故意的漠视,也有故意的不在乎,可有很多次,她都被他感动了,但是她始终还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说服自己可以不顾一切地跟他在一起,可经过刘亚光的事情,她却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境开阔了起来,就在一瞬间,那个“爱”字猛地掠过脑海。

有一种爱,明明是深爱,却说不出来;有一种爱,明明想放弃,却无法放弃;有一种爱,明知是煎熬,却又躲不开;有一种爱,明知无前路,心却早已收不回来!

席海棠正错愕着,秦浩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心急如焚,“海棠,你知道顾惜爵现在人在哪儿吗?”

她一愣,猛地回过神来,摇头。

秦浩无奈地表情上又写满了急切,“我打了他的手机无数次,一直是关机的状态。”

“秦浩,医生说小意不是顾惜爵的女儿……”

“这件事恐怕只有顾惜朝能说得清楚了……”

“顾惜朝?”

席海棠顺着秦浩的视线望了过去,只见走廊尽头,一个黑黑的影子正被窗边的阳光斜斜地拉长在地上,顾惜朝依着墙壁站着,身材颀长,背脊挺直,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底下是同色的西裤,面容隐在角落里,她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却被他那若有所思的形态和围绕在他身边的阴郁气氛所感染。

席海棠心底已经有了几分确定,“顾惜朝没有成功换掉jing子,小意是他和素心的女儿,是不是?”

“我叫他过来说清楚。”

顾惜朝缓步走近了,却没有理会他们任何人,径自走近了素心的病房,他的手轻轻搭在门把手上,却没有勇气推开似的,一直默默停留在那儿,眼睛直直地透过玻璃窗看向里面。

病房里,阳光从白色的纱制窗帘的缝隙里透进了些许,照亮了素心安静的睡脸。安详而美好的睡脸,她就像是一个熟睡的孩子,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但是,熟悉的香气一点点沁入他的鼻息,惊了他早已觉得是没有知觉的心。

他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眼前,好像是蒙着一层雾气,模模糊糊地阻隔着他的视线,这一刻,他的眼睛美得近乎妖艳,就像一朵盛开的罂粟,令人感到一股氤氲的气氛在四周漫无止境地蔓延开来。

医生打断了他的凝视,也打算了席海棠和秦浩的追问,“小意的情况很不好,必须马上做有丝分裂因子植入!”

有丝分裂是将亲代细胞的染色体经过复制以后,精确地平均分配到两个子细胞中去。由于染色体上有遗传物质DNA,因而在生物的亲代和子代之间保持了遗传性状的稳定性。细胞的有丝分裂对于生物的遗传有重要意义。

顾惜朝缓缓开了口,声音很轻,却很容易地就让人听出里面的沉痛,“小意是我的女儿,是我和素心的女儿。”

医生有些发懵,头一次见顾惜朝自然而然地就将他错认成了顾惜爵,秦浩连忙解释,“医生,他说的没错,他和顾惜爵是兄弟。那个……是需要他的血,还是需要他的肉,就赶紧的吧!”

采集完血液之后,连同之前从素心身上采集到的血液样本一起被医生送入了化验室,而小意也被送进了手术室。

医生见席海棠等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忍不住安慰,“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你们要耐心一点。”

顾惜朝薄薄的唇角弯成了一个恶魔般的微笑,表面看似漫不经心,却又带着几分危险,跟着,他说出的话比刀锋更利,仿佛要直接插入人的心脏!

“也许这个时间,够我讲一个长长的故事了……”

顾惜朝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幽深的眼底,寒寒的阴戾,眼底的凝重比夜色还要深沉,那浓得化不开的哀怨和一闪而过的泪光在周遭的空气里无声地扩散。

“最初……我是想利用顾家禁地里的那支试管做手脚,那是禁地,我闯进去的话虽然有点困难,但是我有一个最得力的助手,伊凡。他是来自意大利最古老的神偷世家,那点难度难不住他的,我们没有破坏到任何的警报,偷偷地潜了进去,很顺利地拿到了试管,取出了里面一半的东西,然后把那支试管原封不动地放回了远处,神不知鬼不觉。

很快,试管婴儿就完成了,可是医生说柔儿的体质不好,那个孩子未必能够保得住,我不想功亏一篑,就第二次地潜入了顾家禁地,可是再次去的时候,竟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之前被我取走的那支试管因为质量减轻的缘故,微微倾斜了下,我拿起一看,发现那下面有一组数字,那竟然是我的生日数字,可是试管上标示的却是顾惜爵的名字。

而后,我把那支标示着我的名字的试管也倒出了一半的东西,又发现了一组数字,而那恰好是顾惜爵的生日数字。

一瞬间,我就明白了,我和他的那两支试管早就被人调换了!

所以,那个试管婴儿应该是我的孩子。

顾家这一代,就只有我和顾惜爵两个血脉,我们之间的竞争用你死我活来比喻也不过分,爸爸生前就知道,所以他立下遗嘱,严格禁止我们去顾家的禁地,因为他早就料到终有一天我和顾惜爵之间会有一个人把脑筋动到那个上面,所以提前就调换了试管,这样一来,制造阴谋的人就会自食恶果。”

顾惜朝微微叹了口气,目光犀利,犹如利箭,长睫在眼下形成浅浅的阴影,阴影里的眼眸淡漠得近乎透明,薄薄的嘴唇诉说着主人的寡情冷性,带着浓浓的自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