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22章 结发夫妻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36 2016-03-13 20:08:17

  第122章 结发夫妻

顾惜爵倏地顿悟,手表,指针分分秒秒地走,人生也跟着它匆匆地过。岁月就像是流沙,一转眼,就掏空了。

“海棠二十五岁了,二十五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个转折性的年龄,她的人生再也经不起蹉跎了。顾惜爵,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萧牧远转身走了,顾惜爵静静伫立在机场的人群中,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有着自己的方向的,匆匆地起飞,匆匆地下降,带走别人的故事,留下自己的回忆,长长的街道,无限地延伸,仿佛直到繁华都市的尽头……

乍暖还冷的季节,凝露为霜,冷凛的空气却阻挡不住人们的爱美之心,追赶时髦的女孩子们已经换上了迷你裙,虽然靴裤也是那种保暖的款式,可还是让席海棠觉得有些不能接受。

望着街头那些年轻女孩子们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样子,她忍不住有些感慨,她真的老了吗?

25岁,真的是像书上说的那样么,女人生命中第二个重要的转折点?

侧目看了看跟自己一起下班的林玲,席海棠终于忍不住问了问,“玲玲,你几岁了?”

“22啊,怎么了?”

“没什么……就随口问问……”席海棠深睨了下林玲的穿着,虽然不是那种很淑女式样的打扮,但走中性路线的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朝气,给人一种很自然的活力。

林玲有点纳闷儿,“海棠姐,我的衣服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席海棠连连摇头,对着自己厚厚的外套感慨,“我只是觉得满街的女孩子都很时尚,觉得自己老了似的。”

“哎呦,我还以为怎么了呢?海棠姐,你这是存心不让人活了啊,你看看大街上,有哪个妈咪像是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啊?”林玲笑着揽过她的肩,很亲昵的动作。

席海棠面色一赧,微微笑了下。颁奖礼的那个晚上,林玲撞见她和顾惜爵一起在外面的情形,想必心里已经有了几分底,但是林玲没有八卦地刨根问底,这让她安心不少,也更是从心底里喜欢这个年纪不大却很懂事的女孩子,虽然林玲才比飞扬大两岁,可是她已经在社会上磨练好几年了,很懂得为人处世。

两人并肩出了公司,林玲上了67线的公车,而席海棠还在站台前徘徊,她要是去赴约的话,就得搭乘104线,要不去直接回家的话是搭乘245线,一时间,她有些犹豫不决了。

旁边一起等车的一个小女孩不停地跺脚,手里的硬币抛来抛去,席海棠忽然有了个主意。

“小朋友,阿姨跟你换下钱好不好,我给你纸币。”

“好啊!”小女孩很爽快地同意了。

席海棠拿着硬币,深呼吸了一口气,如果是正面,她就去赴约,如果是反面,她就回家!

抬手,把硬币抛向高处,然后用一手接住,一手再盖住掌心……

心跳加速了……

呼吸也微微乱了……

席海棠忽然惊觉她好像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用过这种方式来决定什么事了,想不到今天会这样。

手,微微有些颤……

就要打开……

“不用看了,我已经来了。”身后,熟悉的男性嗓音忽然响起。

席海棠怔住,还来不及回头,他结实的手臂就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这一刻,他空荡了三天的心终于被填满了,就像是在经历了三天看不到岸的漂流后,终于找到了温暖的港湾,荡漾沉浮,最后宁静地停泊了下来。

他抱得她很紧,有一个刹那,甚至让她快要无法呼吸,连胸部的肋骨,都被压迫得隐隐作痛。可是他却觉得唯有这样,才能把自己已经荡漾在半空的心,平复下来,压回胸腔。都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这一刻,他相信那是真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席海棠觉得是一个世纪那么长,顾惜爵才缓缓放开了她。

“你怎么会在这儿?”她问。

“不在这儿的话也许就见不到你了。”他掰开她的掌心,将那枚硬币取了出来。

席海棠的思绪很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顾惜爵却不再给她思考的机会,直接将她拉上了车……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席海棠有些讶异,“我们不是去漪澜吃饭的吗?”

“不去那儿了,我另外有安排。”他没有说穿那是萧牧远的安排。

“那我们去哪儿?”

“去了就知道了。”

车子如流水般平滑地前行,渐渐驶出了市区,往山上开去。

席海棠起初有些好奇,但CD里放着的舒缓钢琴曲让她渐渐安定了下来,山里的空气,不像都市里那样嘈杂,车外是寂静的,车内亦然。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席海棠惊异地看到一座小楼被笼在一团紫色柔光里。

“这里是……”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我们下榻的地方。”他替她打开车门。

这是一座小小的山谷,尽管是冬天,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常绿的松柏和冬青簇拥在小楼的周围,在灯光的映衬下影影幢幢。

“顾先生,您来了,房间三天前就已经替您准备好了。”前台的服务生笑着递过房卡。

小楼布置得极其中式化,三层的结构里也没有电梯,木质楼梯上,铺着红色的地毯,却不是那种明丽的鲜红,而是带着一点微紫的色调。廊上的壁灯,式样很古典,像是晚清代时代的宫灯,灯罩是磨砂玻璃的,灯光并不明亮,舒舒缓缓地照下来,很容易就给人一种暖意。

顾惜爵插上房卡,轻轻推开了门,“进来吧。”

他按下开关,室内骤然亮起了一盏纱灯,里面的红色灯珠,被纱罩笼着,那光亮便带上了暖意,像是满满得要溢出来似的。

“我觉得自己好像是穿越了……”席海棠目瞪口呆地看着房间的布置,颇有些遗世独立的味道。

“本来就是仿古的格调,虽然建成的年代也不过才五年。”他脱下了外套,将它挂好,“在都市里住久了的人,总是会想来这样的地方舒缓一下,证明自己并非只是会赚钱的机器。”

他走近,要帮她脱掉厚重的外套,席海棠这才发现这房间里的温度其实很暖,不知不觉地自己的额上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他用指腹轻轻替她拭去,淡淡的灯光透着一点浅浅的暖昧……

“呃……这里挺热的!”席海棠觉得有些奇怪,没看到空调啊。

他指了指地面,“这是地热供暖,空调的话会破坏这整体的格调。”

她赞同似的点点头,的确,这么古色古香的地方要是安装上了十足现代化气息的空调,真的是不伦不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