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14章 滋味复杂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86 2016-03-05 20:07:43

  第114章 滋味复杂

“方姐,‘牵手之约’十年才一次,你不去的话会很遗憾的!”

“遗憾也没有办法啊,我的预产期就快到了,哪有时间和精力设计作品?海棠,我把这个机会给你,你去试试吧!”

“可是组委会邀请的人是你啊方姐……”

“没关系的,我在这个圈子也快二十年了,有不少人脉,回头我跟他们说下,我这种情况不能参赛也是正常的,把机会让给新人不是更好吗?”

“我真的可以?”席海棠还是不太确定,她对自己没信心。

“海棠,你就放心准备作品吧,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林玲也连连点头,“海棠,方姐说的对啊,这种机会千载难逢,有几个设计师能在自己最好的年华赶上十年之约,有的人设计生涯加起来都不足十年就退出这个圈子了,你可千万不能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啊!”

席海棠暗暗攥紧了拳头,也许,真的该放手一搏了!

是夜,席海棠就开始着手准备。

两个孩子都睡了,她的工作却才要刚刚开始。

开了电脑,席海棠上网搜集有关于“牵手之约”历届的资料,它每年都是在三月底进行颁奖,而所有参赛者必须在三月一号之前交出作品,所以她现在就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打开了专题网页,横幅上展示的是上一届的冠军作品,历经十年,经久不衰,设计者署名是——萧牧远。

席海棠的嘴角情不自禁地微扬起来,十年前学长找她去海边的礁岩上拍外景,她吓得半死,生怕自己生涩的表现无法表现出他作品里的灵魂,可是没想到,竟真的成功了,他凭着那个作品一举夺魁,成为“牵手之约”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金奖得主,从此成为珠宝设计界的传奇。

十年了啊,一转眼,都十年了!

轻轻感慨,席海棠略有些失神,以至于没能及时发现顾惜爵已经开了房门进了屋,直到他的脚步声传到她的房门口,她才猛地惊觉。

“呃……你不是说今晚要留在医院,怎么又忽然来了?”

“我……”才一开口,顾惜爵不经意地一个抬眸就看到她的电脑,画面停留在萧牧远的署名之上。

顾惜爵的心像是猛然间被狠狠地砸进一记重锤,说不出那到底是种什么滋味儿……

除夕那晚,他在自己的无名指上戴了戒指,然后把属于她的那一枚丢掉了,他告诉她,从今以后他是她的,而她是自由的。

是的,他给她自由,因为她有追逐自己幸福的权利,他没有资格绑住她的一辈子,可是当他看到萧牧远那三个字时,他真的觉得很不能接受,原来这就是羡慕的滋味儿,这就是嫉妒的滋味儿,这就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滋味儿!

很多时候,缘分就是这样,只有陪你一起经历过那些事的那个人,才能进驻到你的生命中,此生前后无论再来多少个人,错过了那一个,就错过了一辈子。

爱情就像是一个砂漏,当脑子倒空的时候心就被填满了。

“海棠,我们谈谈好吗?”

席海棠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电脑旁边厚厚一叠的资料很是为难,“我很忙,没有时间,下次再说吧。”

“十分钟,就十分钟可以吗?”他仍继续请求。

席海棠轻叹了口气,点头,“好吧,你说。”

她放下手头的工作,正视他,面无表情。

顾惜爵忽然觉得到了嘴边的话又说不出口了,她的表情很平静,好像数个小时前在妇幼保健站发生的事情都是完全不存在的样子,她是真的不在乎了吧……

颓然叹了口气,他摇头,“算了,不说了,你忙吧!”

转身,他去对面的客房。

很多时候人们放弃,以为那不过是一段感情,到了最后才知道,原来,那是一生。

他们之间,是不可更改的宿命,就像是她案头那些没有对齐的图纸,一张张慢慢延伸,一点一点地错开来排列,越错越远。

路过儿童房的时候,顾惜爵发现门是虚掩着的,门缝里透过一丝浅浅的光线,经过这一段日子,他已经了解到,小晨虽然不再害怕那个车祸的阴影,但开着一盏小台灯睡觉的习惯还是改不了。

轻轻推开门,他脱掉了拖鞋,光脚走进,到了床前,见小晨和允痕一个下面一个上面地安稳睡着,嘴角都微微上扬着。小晨的怀里抱着他买给她的小熊抱枕,允痕枕旁放着一本童话故事书……看得出来,他们在睡觉之前都很开心。

薄唇,也跟着轻轻上扬了,只是,嘴角边的笑容有些苦涩。

这样一个夜晚,即便没有他,她和孩子们也都可以过得很好,比有他在,更好。

解开了领带,还有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呼吸,也仿佛跟着松了下来,真的,只有回到这里,他才不那么累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每天都很忙很累,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做那些有什么意义,赚不完的钱,开不完的会,赴不完的商业约会,说不停的对柔儿的安慰,还有分秒不停地对顾惜朝的找寻……

他快要累死了!

他快要发疯了!

抬手,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他转身走向浴室,冷水澡无疑是消减疲劳,刺激神经最好的选择。

到了浴室门口,他发现里面的灯亮着,微微错愕。

恰好,席海棠推门从里面走出,她看到他也是一怔,然后迅速调整情绪,像是有些抱歉似的对他说,“我不知道你今晚会过来,所以我和孩子们洗完澡后就没再烧热水了,我刚刚又把热水器打开了,你稍微等一会儿再洗澡吧。”

顾惜爵心里某种情愫发酵了,“谢谢。”

她淡淡摇头,“不客气。”

这种事不算什么,太微不足道了。

顾惜爵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衬衫,微微有些皱了,也有些脏,眉头蹙起,往常他过来这边住的时候都会带换洗的衣服过来,看今天他是从妇幼保健站那边直接过来的,什么准备都没有,只能洗掉了,不然明天一早会没有衣服穿去上班。

“呃……海棠,我可以用你的洗衣机吗?”

“可以。”她点了点头。

转身,她回了自己的房间。

门,紧紧关上了……

席海棠继续工作,为了让自己专心,她戴上了耳机,播放器里放的英文歌,是素心前几天通过网络传给她的,据说都是什么欧美排行榜上的新歌,当然,也有她最爱的几首经典老歌,像是Timbaland的Apologize.耳畔,婉转悠扬的音乐幽幽响着,席海棠专注于手头的工作,将网络上搜集到的资料下载到U盘里,并将一些图片直接打印出来装订成册,可装订到一半,她发现订书机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