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98章 他怎样了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43 2016-02-18 20:14:43

  第98章 他怎样了

她怀里的小人儿忽然身体一颤,声音有些飘渺,“是真的吗?”

“是真的。”

“可是……可是怎么可能呢?她要是我妈咪的话,她为什么不认我呢?是我不如小晨可爱吗?”

“不!”官小绯将他抱得更紧,“允痕很可爱,你妈咪也很爱你,她以前只是不知道你是她的儿子……她不知道而已……”

“那……那她现在知道了吗?”

“嗯!她知道了,知道了你是她最想最想见的儿子!她太高兴了,高兴得一时之间承受不住这份惊喜,才昏倒的。”官小绯编织着善意的谎言。

允痕缓缓转过头,看向病床之上,席海棠还没有醒,面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眉心紧皱着,眉眼之间的那股阴霾跟他的一模一样,没有预警地,允痕忽然大声哭了出来。

他终于有妈咪了!而且他的妈咪就是他最喜欢的阿姨!是给她做过煎蛋、给他织过毛衣、给他讲过童话故事的阿姨!

“妈咪……妈咪……”孩子再也隐忍不住,失控地扑向了病床。

昏睡中的席海棠被允痕的哭声惊扰了,混沌的意识渐渐在黑暗中苏醒,眼皮好重,重得抬不起来,可是耳畔一声声“妈咪妈咪”让她揪心得疼,那一声声呼唤就像是最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地把她从混沌中拉回,缓缓地,她睁开了眼,眼睛好痛,视线有些迷茫,定了定神后,允痕那张布满了泪痕的小脸在眼前放大、放大……

允痕!

她的儿子!

倏地,所有的理智都回笼了,席海棠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她不知道幻想过多少次跟儿子见面的情形,可从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抬手抹去眼泪,胡乱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第一次正式见儿子,她怎么可以这么邋遢、这么狼狈?

手,颤抖着,她发现自己想做的事情全都做不好,她唯一想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就是紧紧抱住孩子!

“允痕!我的儿子!”眼泪再次泛滥,她懊悔不已,她怎么会那么笨,允痕一直就在她的眼前,她居然认不出来!

“妈咪……妈咪……”允痕也哭得更厉害了,小小的身子颤抖着。

“允痕……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对不起,对不起,允痕,妈咪不该弄丢了你,不该离开你这么多年……对不起……对不起,允痕……”席海棠声泪俱下,多年来压抑在心底的悲伤一下子全部涌了出来。

“妈咪不哭不哭……哭了就不漂亮了……”允痕抬起小手,帮席海棠擦眼泪,自己却还是控制不住情绪,那双好看的眼睛没一会儿就变得又红又肿了。

母子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官小绯站在一旁不忍打扰,直到护士推开了病房的门前来打针,席海棠才忽然从悲喜交加的情绪里清醒过来,环顾四周,她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是在医院,身上还穿着病服。

“呃……我怎么会在医院的?顾惜爵呢?”

席海棠猛然想起之前的事情,在“品蓝”,顾惜朝把她和顾惜爵锁在那里,他好像是被下了药,控制不住自己的样子,很疯狂,很暴烈……她害怕极了,在他扑过来的一刹那,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就在她放弃抵抗的时候,他却忽然停了下来,用一种很深沉、很痛苦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很挣扎,很痛苦……他用玻璃割伤了自己的手,流了好多好多的血……最后……最后,他从露台上跳了下去……

她记得最后的那个画面,他转身回眸,表情如雾,然后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她记得那个露台大概是四层楼高的样子……

他竟然跳下去了……

就那么毫无顾忌地跳下去了……

他还说什么来世,什么上辈子下辈子的话……

席海棠惊得用双手捂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怯怯地看向官小绯,“他……他怎么样了?”

官小绯面色一僵,“海棠,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顾惜爵他……他没事,秦浩跟他在一块儿……他说他知道你不想见他,所以他就让我把允痕带来,说让你见到儿子就好了……”

席海棠有些反应不过来,虽然她不想看到他是没错,可是……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真的没事吗?还有允痕,允痕被带到这来,都没去看他爹地吗?

官小绯见她还有些迟疑,连忙递了个眼色给护士。

“席小姐,你快躺下吧,该打针了。”护士拿着针管,干净利落地给席海棠打了一针,并嘱咐着,“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你惊吓过度,需要好好静养。”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关系,席海棠真的觉得自己没有力气再思考什么了,头很沉,好想睡。

允痕紧紧握着她的手,“妈咪,我陪着你。”

“不……允痕快回家,允痕得回去陪小晨,陪妹妹啊!”

“妈咪……”

“允痕,妈咪一下子有了两个孩子太高兴了,我怕见到你和小晨后太激动又会昏过去,所以今天晚上不回家了,你回去陪着妹妹,好不好?”

允痕顿了一下,点头,“好,妈咪在医院好好休息,我回去照顾妹妹。”

“嗯,允痕好乖。”

允痕很懂事,在席海棠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妈咪,再见。”

“再见。”

席海棠的眼皮越来越重,困意抵挡不住了,在看到官小绯带着允痕离开后,缓缓地闭上眼,失去了最终的意识。

顾家大宅。

小晨正在嚎啕大哭,嘹亮的哭声在偌大的房子里显得特别孤寂。

她睡到半夜忽然醒来,发现妈咪不在,允痕也不在,叔叔也不在……全都不在!就剩下她一个人!

“呜呜……呜呜……”小小的身子缩在被子里,很可怜。

被吵醒的管家和几个佣人全都没有办法,哄了好久都哄不好这个小女孩儿,她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直掉啊掉,被单都快被她的眼泪打湿了。

“小晨……”允痕闻着哭声跑进了房间。

“允痕!”小晨像是找到了浮木一般,从被子里爬出,一下子扑了过去,“允痕,你去哪儿了?你是跟我妈咪、还有你爹地一起出去的吗?他们也都不见了!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啊?”小女孩的眼睛写满了困惑,那晶莹莹的泪花好像一眨眼就又会掉落下来一样。

允痕牵着她的小手,又拿起周嫂递过来的毛巾帮小晨擦眼泪,“小晨别哭,我有话要跟你讲……”

儿童房里,允痕和小晨并肩躺着,小台灯亮着,照出了他们小小的剪影。

“允痕,你说的话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也变成我妈咪的孩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