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94章 海棠出事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32 2016-02-14 20:13:26

  第94章 海棠出事

夜愈深,房间里的空气也愈加宁静,她浅浅地讲故事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做低空飞行……

渐渐地,允痕睡着了,嘴角边泛起了笑弧……

身旁,两个孩子均匀而又平稳的呼吸声轻轻的,席海棠感到一阵满足,她偷偷地握住了允痕的左手,还有小晨的右手,顿时暖意四生。

第二天清晨,席海棠起了一个大早,虽然昨夜睡得晚,但她还是坚持早起,因为新的一天,她将有更多的事情要忙。

吃过早餐后,司机载着小晨和允痕上学去了,而顾惜爵也正准备出门。

他一手拎着电脑,一手拎着简单的行李,眼睛里有着恋恋不舍,“海棠,我这次去新加坡,最快也要三四天,家里和医院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

“嗯,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孩子们的,我也会抽空去医院看简小姐。”

顾惜爵一怔,摇头,“我不是说她,我是说你爸爸那边……他也知道我今天出发,肯定很担心新加坡总部那边的情况,你多陪陪他,叫他放心,说我会处理好一切,一定会让那些股东安分下来的!”

她点了点头,心里充满了感动,“谢谢你……我对公司那些事一点都不懂,只能辛苦你了,谢谢……”

“傻瓜……”顾惜爵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海棠,你记着,永远也不要对我说谢谢。”因为他做再多的事情,都无法弥补曾经对她造成的伤害。

他想过了,等他帮项老解决了这次的危机之后,他就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她。今早,他看见孩子们快乐地从她房间里跑出,她脸上那种幸福里又带着缺憾的表情,让他的心痛得无以复加,他再也隐瞒不下去了……

“先生,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机场了。”顾家的司机提醒着。

顾惜爵有些恋恋不舍,抱了下席海棠的肩,“那我走了。”

“等一下……”她叫住他,把两盒药塞进他的口袋,“你感冒还没完全好,记得吃药。还有这个水杯也拿着,里面是我煮好的凉开水,吃药的话最好别用飞机上的那种冰镇的水,会凉。喝这个吧。”

顾惜爵的心暖暖的,情难自己地拥紧她,眼睛里忽然涌出一股酸涩,她的肩膀很柔弱,可是她身体里的力量却足以温暖他的全身,平淡的、温和的,她不需要说什么感天动地的话,就只是做一些最普通最平凡的小事,却处处都是呵护的,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亲切。

这样的她,他怎么放手?

“海棠……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一起了,我们也要像在一起一样,好吗?”

就算她离开他,就算她恨他,也不要离开他的视线,让他看久一点,只看着她,生活好像就有了希望,生命就好像有了幸福。任由光阴荏苒,再也挥之不去,若干年后他的记忆里依然清晰存在着她抓着他的手臂帮他备药送水的样子,让他感受到一种不能称作爱却远远胜于爱的东西。

席海棠错愕着,不懂他的意思,可他的眼神那么专注、那么认真、那么沉重……

司机再次提醒顾惜爵,“先生,我们必须得出发了,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顾惜爵轻叹了口气,“好……走吧!”

他倾身吻了吻她的头顶,将那发丝间的一缕馨香带到千里之外……

顾惜爵离开后,席海棠的忙碌继续着,周嫂帮她把鸡汤打包好,她便匆匆赶往医院,一进门就听到项飞扬的抱怨。

“姐,你来得正好,你快劝劝爸爸,他今天很不听话,说什么都不肯躺在床上了,非要起来。”

席海棠见父亲已经不像往日那样休息了,甚至还在病床旁边弄了个笔记本,“爸爸,你想干嘛?医生说你得多休息,绝不能继续工作了!”

“薇儿,你别紧张,爸爸只是想看看今天的股市。”

“爸爸……”席海棠有些为难,果真是被顾惜爵说着了,爸爸今天肯定会一直揪心于新加坡那边的情况,他虽然人不在,但心在。

虽然她不懂金融方面的东西,可是她知道股市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变化的,父亲的心脏肯定承受不住的!

“爸爸,顾惜爵说他会处理一切的,叫您别担心。”

“傻孩子,爸爸怎么可能不担心呢,那是我一生的心血啊!就算我知道顾惜爵很有能力,可是爸爸这颗悬着的心总是放不下啊!”

席海棠紧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知道不让父亲关注着,是强人所难,可是他的身体……

“爸爸,就算您要看,也要先喝点鸡汤啊,吃饱了才有力气,对吧?”

席海棠将鸡汤倒在饭碗里,拿着小勺,“爸爸,我喂你。”

“嗯。”

席海棠一边喂着父亲,一边微微转眸,她在想该用什么办法转移父亲的注意力,忽然,有了主意!

“爸爸,你还记不记得我小时候的事情啊,我是从小就喜欢珠宝设计的吗?”

项建豪一怔,将脑子里的商业信息迅速撤销,转而陷入了回忆,“薇儿……你很像你妈妈。”

“我妈妈?”席海棠的心一下子揪紧了,她的记忆里不太有关于母亲的记忆。

项建豪微微点头,拉过席海棠的手,“薇儿,你妈妈也是学设计的,在那个年代里,珠宝设计还不是很流行,但是她很有理想、很有抱负,对艺术也很有天分,她本来是想生下你之后出国进修的,可是……死于难产。”

席海棠的手一颤,眼泪情不自禁地滑落眼眶。

“薇儿,不要难过,更不要自责,你妈妈临死前对我说,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能够生下你,你是她生命的传承。薇儿,当爸爸知道你也是珠宝设计师的时候,爸爸真的很高兴……你没让你妈妈失望。”

“那爸爸想看我的第一幅作品吗?”

“当然。”

“好,那您等着,我去拿来给您看!”

席海棠奔出了病房,眼眶红红的,她没想到会这样,她原本只是想转移爸爸的注意力,让他不再想着公司的事情,可是……

电梯的门上挂起了“维修中”的牌子,席海棠只好走楼梯,可是她不在乎,她只想快点回家去拿那幅作品。

那幅作品是她人生中第一幅正式的作品,为了纪念,素心特意帮她装裱了起来,很大,不太好拿,所以之前搬家的时候,她把那幅作品留下了。

她急匆匆地冲下了楼,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计程车,“去锦绣社区。”

一口气爬上了楼,席海棠的呼吸还没有平稳就连忙取出钥匙开锁……

不对!

门锁怎么会只锁了一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