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90章 情深意重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66 2016-02-10 20:16:16

  第90章 情深意重

允痕搬了凳子,爬了上去,“小晨,把瓶子给我。”

“嗯,你要小心哦!”

“好,没问题的,我是男孩子,这点高度不怕的!”

允痕很勇敢,也很利落地拆掉了原来的点滴瓶,然后重新换上新的,从凳子上下来的时候,小晨连忙伸手去扶,两个小孩相视一笑。

顾惜爵顿时觉得暖意四生,有这样的儿女,夫复何求?

视线偏转,他环顾四周,下意识地寻找着某个温婉的身影,可触目所及,都没有她的身影,眼睛里渐渐浮出了失落……

可就在他眼睛里的光芒快要退散的时候,一阵轻盈盈的脚步忽然从门口传来,他的心口顿时一紧。

好吧,他承认,他很紧张,很期待她的到来。

席海棠端着托盘进来,见他醒了,先是一愣,然后眼睛迅速瞥过点滴架,见新的药瓶已经换上去了才放下心来。

慢慢走到跟前,她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用手试了下他额头的温度,顾惜爵的脸顿时一阵发烫。

她略惊,“怎么还没退烧啊?医生说点完一瓶就会好转的。”

顾惜爵有些呆愣,其实他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发烧的缘故才那么热烫。

允痕和小晨也紧张起来,允痕连忙去拿体温计,小晨则是看向顾惜爵,小脸皱巴巴的,“叔叔,你看吧,我之前就跟你说过的,不要以为平时身体好就可以挥霍,越是健康的人,生起病来就会越厉害了,这下你信了吧,你一瓶药都点完了,还这么热,再这样下去要去住院了!”

允痕把体温计递过,“爹地,张开嘴,再测一遍体温吧!”

顾惜爵被两个孩子弄得有些无措,好像他是个孩子,而他们两个小不点儿才是大人!

一向独立、强势的他,很难适应这种情况!

不得已,将体温计含入口中。允痕和小晨开始计时。

过了一会儿,确认了他的体温,37.4度,不烧。

席海棠秀美微蹙,“体温还是正常的,但是摸起来好像还有点热,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我感觉很好。”被人这么关心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小晨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拉着允痕急匆匆地跑出了房间。

房内就剩下了他们两人,顾惜爵黝黑的深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得她头皮发麻。

席海棠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也快要发烧了,连忙端过一旁的托盘,“医生说你这两个小瓶的药很刺激胃,我煮了点粥……”

呃,他怎么还盯着她看?难道是她脸上有什么吗?在厨房不小心弄脏了吗?

她下意识想碰触自己的脸,一只男性大手却突然拉住她。

席海棠瞬间心跳加速,表情怔怔的,眼神有些无辜。

“谢谢你为我做这些事。”他突然出声,眼神深邃。

“呃……我们……我们就快要结婚了啊,虽然……”虽然后面的话她没说出口,但意思明显,他们都心知肚明。

她微微低下头,脸颊泛起轻轻的红晕,“虽然那样……但是我们也快是夫妻了,夫妻之间本来就需要相互扶持的……”

她的诚实让顾惜爵胸腔一震,他甚至有股冲动想把一切真相告诉她,到了这一步,他好像再也欺骗不下去了……

两个孩子忽然又冲了进来,小晨手上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暖宝宝,是KITTY的形状,“叔叔,刚刚医生说你这个小瓶子的药特别刺激血管,会很疼的,你用这个暖宝宝放在手上,会好很多哦!我以前打针的时候,妈咪都是这样照顾我的!”

小晨笑呵呵地把她的暖宝宝放在顾惜爵手边,一刹那,他心弦激荡。

“小晨,这个是暖水袋吗?”

“对啊,叔叔没用过吗?”

顾惜爵摇了摇头,允痕也跟着皱眉,“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暖水袋呢!”

小晨嘴角抽了抽,“就说了你是外星人!这种暖宝宝冬天用最好了,可以暖手,晚上也可以放在被子里,一直开空调的话会很费电,用它就行了!”

小晨无心地说着,顾惜爵却被深深地刺激了,他真该死,居然让小晨吃那么多苦!想起以前她说他浪费水的样子,心中又是一阵抽搐……这孩子很懂事,年纪小小就很懂得过日子,乖巧得让人心疼啊!

席海棠似乎是察觉到了顾惜爵对小晨的心疼,面色微僵,“小晨,不要说了,会吵到叔叔的。”

“没关系,让她说,我想听。”顾惜爵伸出那只没有打针的手,“小晨,过来,到叔叔跟前来。”

小晨抬眸看了看席海棠,表示询问,如果妈咪不让她过去的话,那她就不过去了。

席海棠轻叹了下,微微点头。

“小晨,你多跟叔叔说说话,讲讲以前的事,好吗?”

“好啊,叔叔想听什么,是我在学校的事还是在家里的事啊?”

“都可以。”

允痕也凑了过去,像是对小晨过去的生活很感兴趣的样子,一大两小很有秉烛夜谈的趋势。

席海棠见状摇了摇头,“粥再不吃就凉了……”

“我喂爹地吃!”允痕和小晨异口同声地举手说道。

安静的房间,温暖的灯光,乖巧可人的两个孩子……还有,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席海棠的心弦微颤,因这美好的画面而泛起qing潮,这是她小时候的梦想,一直想要却不得的梦想。

这是一个家的感觉。

看着允痕的小脸,她不由得开始幻想,如果那是她的儿子就好了……

心尖儿又是一痛,她祈祷着,他的儿子此时此刻也会过得这么幸福。

也许,再过些年,等到孩子长大了,懂事了,她还是有机会母子团聚的……

思绪纷纷,不着边际地想着,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脑海里的那些想法究竟是无知,还是可笑。

忽然,电话的铃声震醒了她的思绪,却发现不是她的手机在响。

“海棠,你帮我拿一下电话,在衣服口袋里。”顾惜爵指了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

“哦,好。”她走过去,取出了他的手机,视线不经意地掠过屏幕,“柔儿”二字深深地映入眼帘。

倏地,席海棠脸色一变,一秒之间就血色全无。

柔儿这个名字在她此生那场噩梦中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符号,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在她身上肆虐的男人是如何地一次次唤着这个名字,似是深情,似是缱绻,似是得不到的不甘,似是得到后的宽慰……这个如此温婉、如此纤柔的名字,却像是一把利剑,在她已经残败的身体上再施加一种无形的痛苦,让她痛彻心扉。她强烈地被警示着,她是个替代品,她不是柔儿,她和柔儿一点关系也没有,却因她承受了那样的痛苦!从此万劫不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