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50章 是否赴约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44 2016-01-01 20:11:33

  顾惜爵眉头蹙起,知道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肯说了,可是,那不代表他就此作罢!他会查!

他怒极反笑,语气凉薄,“我们之间还没完,血钻被人掉包,设计部的所有员工都有嫌疑,在真正的血钻找回来之前,你不准离开公司!”

席海棠紧紧咬住唇,痛达边缘,可她强行忍住眼泪,小晨需要她,她一定要坚强!看着手里的表格,年龄那一栏里的5岁让她的心好痛好痛,是她没用,刚出国的时候,没工作,没住所,没担保,什么也没有,小晨的户口一直落不下,连预防针都打不了……后来是学长帮她处理好了一切,有了签证,有了居民常住权,有了小晨作为一个孩子应有的一切,可户口上的年龄却永永远远地晚了十一个月。她愧对女儿!

顾惜爵回到珠宝展会现场,触目所及是一片狼藉,原本光可鉴人的舞台上蒙上了一层尘土,正如他此刻心尖上的黯淡。

秦浩忙得焦头烂额,却还是一眼就看出好友的不对劲,“爵,你怎么了?是不是允痕出事了?”

“没有。”顾惜爵说完这两个字后便是一阵久久的沉默,想要抽根烟,却发现并没有这种习惯的自己口袋空空,嘴角边一丝微微自嘲的笑意,丝丝入扣。

“爵……”秦浩紧张了,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顾惜爵,如此颓废,如此黯然。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静默空间里,他就那么孑然而立,背依墙壁,双手插在裤袋里,面部线条浓重分明,一个抬眼,整个空间都在他周旁化为无声的陪衬,震后场景,本就凄凉无限,他的眸底更是苍茫一片。

缓缓地,他掏出手机,打给美国的朋友,“凌睿,你姐姐是在纽约户籍管理中心工作的吧,帮我一个忙……”

二十分钟后,凌睿回拨给他,“爵,查到了,帮那个小女孩落户的人是萧牧远。”

薄唇无声上扬,勾出冷凛的弧度,萧牧远,真的是萧牧远!

眼神,变得愈加阴鸷了……

修长手指在键盘上按动,他迅速给她发了条短信——今晚十点,亨威酒店2046房,一晚,我们之前的恩怨全都一笔勾销,血钻的事情我不再追究,上次的照片也还给你。想好,你来,还是不来?”

收到信息后,席海棠心头猛地一紧,她知道顾惜爵不会就此作罢,可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妈咪……”病床之上,小晨缓缓睁开眼,虚弱地唤她。

席海棠连忙将手机放回口袋,将注意力转回到女儿身上,“小晨,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了……”小晨轻轻摇头,但小脸上的表情依旧凝重。

席海棠轻抚着女儿的头,温柔低问,“小晨,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有点失望而已。”小晨想起昏倒之前的画面,幼小的心灵深深地被刺伤了,“妈咪,对不起,我之前瞒着你跟那个骑士叔叔通过几次电话,我跟他学习股票方面的知识,可是我现在知道他是坏人,他对妈咪好凶,对我也好凶……呜呜……我决定再也不喜欢他了……”

小晨说得好委屈,好难过,还有好多好多的不舍,她心目中的骑士叔叔为什么会那样,他生气的样子好可怕!

“妈咪,我以后都不想跟他见面了……呜呜……他好讨厌……”泪花滚滚,小晨伤心地嚎啕大哭。

“乖,宝贝儿,不哭不哭,妈咪会保护你的。”席海棠将女儿紧紧抱住,她可怜的孩子!小晨不想再见他,她也一样!可是,她今晚必须去赴约,因为她要用一晚换取此生之后的平静!

晚上十点,更深露重,夜空漆黑一片,无星无月。

席海棠出了医院大门,下意识地裹紧了身上的风衣,一步一步踏下台阶,走向通往地狱的路。走到亨威酒店前,她的双腿已经麻木。

抬头,仰望那耸入夜空的摩天大楼,下意识地寻找着他所说的那个房间,然而夜色迷茫,她什么也看不清。脚步再也无法往前迈出,只有左右徘徊。

夜凉如水,冷瑟的风吹乱她的发,一直吹进心底。

到这一刻,席海棠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很没有勇气,对于之前想好的决定竟有些犹豫了。

他短信里说的很清楚,她知道上去之后会面临什么,她真的要傻傻地送上门给他吃吗?不去的话他又会怎样?会继续纠缠她,抑或是利用小晨威胁她?

好乱……

她想不清楚了……

混沌之间,她咬咬牙,把心一横,直直地冲进酒店……

2046房前,门虚掩着,从缝隙里没有透过一丝光线。

他不在?

可是不在的话为什么门没锁?

神经变得更为紧绷,偌大空间里回荡着的都是她急促的呼吸声。

手,轻轻触向门把,轻推——“啊……”他在,在等她!

震惊的感觉难以形容,惊惧瞬间席卷全身。双手垂在身侧,紧握成拳。

房内没有开灯,只有银白色的月光从落地窗影射进来,幽暗的空间里,她看到他斜靠在那张大得让人触目惊心的大床之上,衬衫的扣子没系,露出大半截胸膛,隐隐散着危险的气息。

“很好,你没有临阵逃脱。”邪魅的低音在静谧的空气中做低空飞行,他锐利的双眸没有错过她一瞬。

席海棠猛地一颤,他竟然知道她在下面徘徊?她知道了,没锁门是因为他笃定她不敢不来!

她努力压抑哽咽的嗓音,“你真的会不追究血钻的事,而且会把上次那些照片还我?”

顾惜爵淡淡笑着,什么也不说,却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因紧张而隐约颤抖的锁骨。

在他看来,女人的锁骨好比女人的魂,如同两片可以飞翔的翅膀,自然,玲珑,舒展,让女人有了更多情趣,更让女人的美从身体的上位开始,锁定了整体的气质。而席海棠的锁骨性感中夹杂着清纯的味道,线条清晰,气质高贵,令视觉感愈发得精致,有着摄人心魄的美感。

席海棠被他的注视看得透不过气来,好像无形之间他在她面前洒下一张弥天大网,她走不出,逃不掉,失去了所有的反抗能力。

他顿了好一会儿,每一分每一秒都带给她凌迟的感觉,终于,他有了行动,下了床,走到酒柜前倒了一杯产自罗马康帝酒庄的蒙塔榭酒。

轻晃着酒杯,长腿一迈,他来到她的面前。

“把酒喝了。”他简洁地说,有股不容拒绝的力量。

席海棠先是抗拒,可随即一想,自己酒量不佳,喝酒能为她壮胆,让她不至于在面对这个危险的男人时落荒而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