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42章 骤然发怒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073 2015-12-23 01:32:39

  从T市飞往开普敦的飞机上,席海棠坐立不安,头等舱内乘客少得惊人,左侧一排,竟只有她和顾惜爵两人,可座位那么多,他却偏偏只坐在她旁边那个。她微微侧目,看到他的薄唇紧抿着,却暗暗藏着得意的弧度,那抹笑意让她更加知道他是故意的!

右侧,相距有两米多远的座位上,秦浩很休闲的姿态,双腿架在旁边的椅子上,惬意得要命,眼角含笑,以不怀好意的眼神来回瞄着他们,席海棠头皮一阵发麻,借口去洗手间落荒而逃。

待席海棠走远后,秦浩终于忍不住了,“爵,你也太夸张了吧,就为了跟她坐一起,你包下整个头等舱?”

“我高兴。”顾惜爵酷酷地说,对于这大手笔的开销眼睛都不眨一下。

秦浩嘴角上扬得更加厉害,“恋爱中的男人都是傻子,大傻子啊!”

顾惜爵冷哼一声,“谁能比得过你傻啊?只有劳动权的男人!”

秦浩顿然囧了,他就知道那件糗事会被这家伙记一辈子!

时光倒回十年前。

哈佛大学毕业典礼结束后,意味着又有一批精英即将踏向社会,作为精英中的精英,秦浩首先办了件大事——结婚!

古人说的好,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

于是,秦浩不顾常春藤联盟内那成千上万颗的少女破碎心,毅然决然地向心爱的女友求婚了!

求婚现场,雷倒了一群人,饶是一向以冷酷淡漠著称的顾惜爵也忍俊不禁。

秦浩的女友是耶鲁法学院的高材生,叫官小绯,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权主义者。她穿着一件上法庭专用的黑袍,头上还带着那种螺丝卷的假发,一本正经地说着:秦浩,跟我结婚得遵从以下条件——第一,你必须24小时开机随时待命,因为我觉得现代女性必须拥有对丈夫行踪的绝对掌控权。

第二,你必须把每月工资全额上缴,因为我觉得现代女性必须拥有对丈夫财产的绝对监督权。

第三,婚后什么时候生孩子、生几个孩子的问题也都由我说了算,因为现代女性必须拥有对生育的绝对自主权。

秦浩在听完足足二十条后诚恳请教:那我有什么权利?

官小绯面不改色:你有劳动权。

秦浩汗涔涔,自我安慰:还好,起码有一条。

官小绯结案陈词:你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就在这份婚前协议上签字,在结婚证办下来之前,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句话都会被记录在案。

秦浩悲喜交加,奋笔一挥,落下大名,从此,他在顾惜爵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只有劳动权的男人啊!

囧事囧了又囧,秦浩依然还在死撑,“咳……不管怎么说,我已经革命成功了,跟老婆睡双人床睡了十年,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顾惜爵默不作声,嘴角浮现出笑意,他预定的酒店房间里也只有一张大床啊!

席海棠从洗手间返回,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席海棠硬着头皮跟顾惜爵住进了一间房,而秦浩则大摇大摆地住进了隔壁,还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家老婆大人说了,因为我长得太漂亮,是属于男女通吃的类型,所以为了我的节操,男人女人都要通通远离五十米!

浴室里,席海棠早已沐浴完毕,可却迟迟走不出去,想着房间里那张唯一的大床犯愁,在顾家那一夜的经历她可再也不想体会了,可长途跋涉后,她好累了,真的想好好睡一觉。

正在踟蹰,电话响了。

“妈咪,你到开普敦了吗?”

电话那端,是小晨甜美的问候,席海棠顿时就笑了,嘴角上扬,弯出幸福的弧度,“小晨,妈咪已经到饭店了,一切都好,你呢?”

“我也很好。已经吃过晚饭了,作业也写完了。”

“小晨好乖,那可以去看动画片了哦!”

“嘻嘻……”小晨笑得很神秘,她才不看动画片呢,她要看股票!

挂断电话,席海棠脸上的笑意不减,浴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顾惜爵眯细的眼直直锁定他。

“你进来干吗?”她双手抱胸,反射性地做出防卫姿态。

顾惜爵的脸上布满阴霾,她在浴室里磨蹭了快一个小时,原来是躲在里面打电话?她打给谁?萧牧远吗?

“你刚才和谁讲话?”语气很冷,却也很酸。

席海棠莫名其妙,她跟谁讲话关他什么事。

“说!是谁?”他的眸光变得愈加凌厉,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的灵魂剖析。

席海棠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有他在,空间变得小且压抑了。

“是萧牧远对不对?你还在跟他不清不楚、藕断丝连,对不对?”

“你胡说什么,我和学长从来就不是那种关系!”席海棠气结,他说话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听,为什么总要侮辱她?

“那你们是哪种关系?他知道你跟我上过床,而且现在还睡在一个房间吗?”

席海棠气得脸通红,一怒之下便口不择言起来,“是,我是跟学长要好,好得不得了!就算他知道我跟你睡在一起,他也不在乎,因为我最爱的人永远是他,我早晚会回到他身边的!”

啪——浴室里的镜子忽然碎掉,他的右手开始流血。

“你……”席海棠吓得不敢说话,可他指间的鲜红刺目,让她心惊肉跳,“你的手流血了……啊……”

话未说完,她整个人已经被顾惜爵扯进怀里,一阵天旋地转后,他们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倒在一旁的贵妃椅上。

她全身紧绷,怯怯地问,“你要做什么?”

“要你!”顾惜爵大手一挥就抽掉自己的腰带,并撂下狠话,“今晚我要让你知道,你到底是属于谁的!”

“不,别这样!”席海棠瞬间苍白了脸色,整片脑海都被恐惧所占,慌乱地想要逃离,无奈再怎么挣扎也依然无法摆脱他的进攻。

“顾惜爵,你这个疯子!”她尖叫怒骂。

“我是疯了,一遇上你我就疯了!”七年前他就疯了,纵情一夜,有了允痕,他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变数,生活从此天翻地覆!再次重逢,他又对她欲罢不能,疯了,真的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