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34章 他的枷锁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145 2015-12-15 03:31:49

  “不许再叫他!”他打断她的话,出言不逊,“你半夜三更不睡觉,只是跟他发邮件?还做了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席海棠为之气结,他的话太侮辱人了!

“意思就是说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你是我的女人,我正在用的东西不希望被别人碰!我没有跟别人共用一个女人的习惯!”

席海棠快疯了,对于他莫名其妙的侮辱气愤到不行,顿失理智,“我不是你的女人!我们就上过一次床而已!”

“你确定只有一次?”男人恶劣地嘲笑,邪肆的眸光紧紧锁住她,大手撩高了她的裙摆。

“唔……”席海棠眉心皱起,全身仿佛一下子被电流击中,但男人强而有力的手臂挡住了一切。

他抵住她,凑近她泛红的耳根邪气地说着一语双关的话,“那个晚上,我们做了很多次……很多……很多……”

他说的“那个晚上”是指七年前,席海棠当然听不懂,没办法思考更多,她被男人压制住的不仅仅身体,在他面前,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火在体内燃烧,他不断地折磨她,她哭了出来,这男人总要这么欺负她才开心,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摧毁她的意志,剥夺她的尊严,而她却毫无办法。

“不准哭!”薄唇吐出霸道的话。

“你管不着……”

她纤弱的模样让他的怒气降低不少,他的唇在她细致的颈项烙下无数个吻,“别哭了,我给你点补偿,刘亚光上次想欺负你,我帮你解决他,嗯?”

“你少假慈悲了!”

“是真是假,我们一会儿就见分晓了!”他放开她,按开电梯的门,率先踱步走了出去。

席海棠一怔,也跟着重新返回会议室,就像是他说的,她也很想知道刘亚光到底是不是内奸。

会议室门外,站着两排人,各个神色凛然,清一色的深色西装,条文领带,胸前名牌上写着“商业犯罪调查科”。

一门之隔,刘亚光脸上写着惊恐,对着首席座位上的男人忐忑发问,“总裁,您这是什么意思?”

顾惜爵慢条斯理地把玩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唇角微微一扬,好似有笑容,可那昂藏锋利的眉骨时隐时现,勾魂双眸里是一片肃杀之气。

“刘亚光,你在这做了多久了?”

“十年。”

“薪水很少?”

“不,璀璨珠宝的薪水一直是业界里的翘楚。”

“那么,是在公司受了什么委屈了?”

“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出卖公司的秘密给竞争对手?”

“总裁,我没有。”

“没有?”顾惜爵忍不住笑了,笑容却仅仅维持了一秒,下一秒,他将笔记本重重甩了出去,砸落于刘亚光面前。

光滑可鉴的玻璃桌面,因为他的用力,而发出巨大的响声,玻璃从中间断裂开来,碎片分裂的声音危险,骇人,丝丝入扣。

“十年,足以让你搞清楚一件事……”顾惜爵眯起眼看向刘亚光,薄唇轻启,“我这个人从来不会打无准备之仗!”

刘亚光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看着眼前已经早被自己格式化后的电脑,眼底满是疑问。

顾惜爵敛下眸,似是不忍看他颓败的样子,满身的慑人气息全然溃散,刘亚光甚至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一劫,可那只能是妄想。见识过顾惜爵狠辣手段的人都知道,他从不饶恕背叛之人!

“你的电脑格式化了没错,可你卖给‘名流珠宝’的那份资料里早就被植入了一种安全秘匙,说白了,就是病毒的一种,只要那份资料经由互联网传播,那台电脑就会落网,重装系统没有用,只要插入解密驱动,电脑里所有的痕迹都能找回来。”

顾惜爵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碟片,那就是他所说的解密驱动,手腕轻转,碟片以优美的弧度飞了出去,“自己看吧,有什么话就对外面的人说。”

刘亚光整个人瞬间手脚冰冷,他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三十年监禁!

“顾惜爵,这是你的圈套,你故意引我上钩!”终于顿悟,却为时已晚。

被指责的男人缓缓倾身,语气平和舒缓,华丽迷人的音节在空间里做低空飞行,“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否则我会告你诽谤。”

站起身,顾惜爵那居高临下的眼神里,冷漠之余,还有丝嘲弄。侧目,他看向席海棠,眸色意味深长……

“怎么样,这个结果你还满意吗?”

席海棠久久恍不过神来,待她找回理智时赫然发现会议室里只剩下了她和顾惜爵两个。男人唇角那抹得意的弧度让她惧意难消,“让一个人坐三十年的牢,比判他死刑更难受,你太残忍了。”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男人的声音绕唇而出,苍凉,沙哑,华丽,“而且我早就说过了,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席海棠终于顿悟,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在导演,“你在利用我,不仅是我,整个设计部的员工,都是你整刘亚光的棋子。”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向来的宗旨。”他的语气眩惑,表情淡得几不可见,冷漠无情的眼神,薄唇一勾,便是邪气扑天。

短短数日,他一个人,进行了一场不见血的杀戮,三十年华光,只在他弹指间。

若非他手里没有枪,席海棠真的会以为他是从战场归来,硝烟的味道弥漫了她的眼,惊乱了她的心,好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的那些照片……”

“放心,除了我,没人有命欣赏它们。”

席海棠茫茫地站在原地,连目光都是涣散的,双腿没有麻木,却迈不出一步,这一次,她真正见识到他的狠绝,明与暗,光与影,正义与邪恶,全因他而颠倒了黑白。在这样的男人面前,主宰沉浮,舍他其谁,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下一秒,他抬手将她拥入怀中,他不喜欢看她苍白毫无血色的样子,那会让他想到允痕出事的那一天。幸好,允痕没事,是她用自己的血救了孩子。他冷硬的心有了一丝软化,抱她的姿势里多了一丝深情,“听话,只要你不再妄想逃离,我不会伤害你。”

她面无表情,所有的沉重,消散在空气里,如同一声叹息,没有回声,那些受过的伤害,那些遭遇的不公,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他一个眼神便成为一副枷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