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30章 苏醒以后

倾城劫数 安染染 1867 2015-12-11 01:32:01

  没有幻觉,何来幻灭?

洗手间里,席海棠用冰冷的水流拍打双颊,冷却了皮肤上的燥热,却浇灭不了胸中的火焰。

镜子里忽然倒出一个曼妙的身影,许曼丽一身妩媚的红裙张扬而又热烈,却正因一股不甘而上下震颤。

“席海棠,你很得意吧,抢走了所有女人为之羡慕的风头!”

“许组长,对不起,我人不太舒服,先告辞了。”早已经身心俱疲的席海棠转身欲走。

“站住!”许曼丽一把拽住席海棠的手腕,锋利的指甲在她的手臂上划出几道鲜红。

臂上一痛,席海棠皱紧了眉心,却无力继续纠缠,猛地将自己的手抽回,踉跄地夺门而去。

洗手池边,静静躺着她遗落的手机……

晚宴还未结束,席海棠却已崩溃地想要离开,不料却在楼梯转角被人堵住。

“刘副总?”席海棠很是诧异,她与刘亚光素来没什么交流。

“席小姐,这是你的手机吧?”刘亚光微微倾身,不怀好意地将毫无防备的席海棠困在身前。

席海棠大惊失色,手机里的那些照片……

她伸手要将自己的手机拿回,可刘亚光手臂一扬,将它拿得更远。

“刘副总,你想做什么?”席海棠微颤着身子,背脊有些发凉。

“刘副总,你放开我……要不然我叫人了!”

“叫吧,好东西应该让人分享。”

“刘副总,你不能对我这样,许组长她……”

“呵,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你以为我怎么拿到这手机的?当然是许曼丽给我的。”刘亚光将席海棠逼向墙角。

“不……别过来!”

“反正都不是什么清纯玉女了,那我尝尝又何妨?你乖乖让我玩几次,以后的好处少不了你的。”

“装什么贞洁烈女,你早就被萧牧远玩遍了吧?怎么,怕我没有萧牧远钱多?五百万够不够?如果你答应我,我就帮你拿到那笔奖金,如何?”

“你也知道奖金的事?”席海棠大吃一惊,看来这个刘亚光并不像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我知道的事情……可多着呢!”刘亚光趁席海棠吃惊的片刻一把将她抱住,欺身扑了上去。

她虚弱地睁开泪眼,看见刘亚光被人撂倒在地,然后是一下比一下更狠的拳打脚踢……

席海棠呆滞的眼底透着深深的惧意,直到肩膀被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拥住,才慢慢缓过神来,她这才发现想对自己硬来的刘亚光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而眼前,是另一个恶魔。

顾惜爵冷冷地看着她,“我救了你,不说声谢谢吗?”

“谢谢?”席海棠忽然冷笑出声,空洞的眼神里闪过愤怒的火花,“你还想让我谢你?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

席海棠激动的情绪近乎失控,她的拳头如密集的雨点般砸在他的肩头,可那力道越来越小,愤怒的声音也渐渐声嘶力竭,跟着,她眼前一黑,身子软软地倒下,陷入了重重的昏厥……

病床上,席海棠依旧昏睡着,好看的娇颜失去了往日清丽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惨淡。

“医生,她怎么还没醒?”顾惜爵怒意横生,不耐烦地问着。

“顾先生,席小姐的底子本来就弱,这次昏迷是因为平时压力就大再加上急火攻心,而且她长期营养不良,体力耗损较为严重,所以才会昏迷得久一点。”

“营养不良?”顾惜爵抓住了医生话里的一点错愕着,她竟然会营养不良?都已经是二十好几的女人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吗?不知道什么原因。

“顾先生,您别担心,席小姐很快就会醒的,院长已经照您的意思安排了最好的护士,等席小姐一醒来就给她最好的照顾。”

“嗯。”

席海棠做了一个好长、好可怕的噩梦。

梦中,男人的气息紧紧包围着她,强势地令她浑身发颤。

“不要……不要过来……放开我!”

她想要醒来,想要逃离那个可怕的场景,可却发现意识越陷越深,越陷越重。

呼吸变得急促,黑暗的画面又辗转成为白色,手术室内医生们的白大褂白得刺眼,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响,然后孩子被人抢走了,越走越远。

“不要!把孩子还给我!”她伸手去抓,掌心却空空的。

然后,画面更加跌宕,一张张照片从空中飞落,每一张都像是一把尖锐的匕首,无情地凌迟着她的心脏。世人一道道鄙夷的眼光灼得她体无完肤,小晨也慢慢地松开她的手,还有那个从一出生就离开了她的儿子更是头也不回。

“不……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眼泪滚落,她所有的坚强支离破碎,即使是昏睡着,那晶莹的眼泪也顺着苍白的脸滑落下来,所谓的时间即使改变了容颜也改变不了永恒的爱,所谓的离别经历再久也无法让骨肉分离。

病床边的顾惜爵猛地一颤,当年,他真的做得太残忍了吗?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席海棠渐渐苏醒,轻轻眨动眼睫,眼部湿湿的,视线有些迷茫,再次眨了眨眼,焦距终于变得清晰,噩梦散去,可脑中昏沉沉的不适仍深深地纠缠着她。

“你醒了?”顾惜爵清冷的嗓音里夹杂着一丝不自觉的温柔。

接触到他锐利的目光,席海棠顿时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地闪躲,差点扯落手臂上的点滴,男人结实有力的臂膀一把将她按住,掌心微烫的热度让她重重一颤。

“放开我!”她不驯地挣扎,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