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37章 酒店约会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74 2016-03-28 20:12:21

  第137章 酒店约会

“海棠……”他有些欲言又止。

“嗯?”

顾惜爵正想说些什么,电话忽然响了,是秦浩。

“秦浩,你到哪了?”

“刚刚到C城,爵,你猜我在这里遇见了谁?”

“谁?”

“许曼丽!”

“她怎么会在那里?她跟我舅舅在一起?”

“我不确定,我人刚刚到C城,就看到她行色匆匆地离开,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那,但是我直觉相信她和那件事脱不了干系!”

顾惜爵凝了凝眉,沉声道,“许曼丽在‘璀璨珠宝’呆了很久,对于公司的事情了解不少,如果她真的跟我舅舅同流合污,麻烦会不小。”

“丫的,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真是让人火大!”秦浩忍不住有些怒了,“不过……她那种智商我想还不至于有什么作为,我觉得她幕后还有黑手。”

顾惜爵点了点头,“我担心的就是这个,秦浩,你要小心谨慎,不要打草惊蛇。”

“我明白!许曼丽虽然不是狠角色,但是不可否认,她用裙带关系拉拢过不少人,我们没法确定谁会突然杀出来背后捅我们一刀!”

顾惜爵微微眯细了眸,这件事非同小可,对手也是有备而来,他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切断了电话,席海棠抬眸见顾惜爵的眉头深锁,不禁有些疑问,“是什么事?许曼丽不是已经离开‘璀璨珠宝’了吗?”

“对,自从上次血钻被掉包的事情被人揭穿后,她就被开除了,可是想不到她还是不肯安分!”

顾惜爵简单地把事情的原委讲给了席海棠听。

席海棠微微陷入了沉思,虽然她和许曼丽共事的时间不太长,但是她感觉得出来,许曼丽不是一个肯安分守己的人,而且虚荣心很强,嫉妒心也很强,当初因为她穿一条新裙子就说她蓄意勾引顾惜爵……还有那个照片的事情,刘亚光说是许曼丽在洗手间捡到她的手机然后给了他……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想起那些过往,席海棠依然是有些心有余悸,面色稍稍有些苍白。

顾惜爵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更是后悔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海棠,真的很对不起,我当初太过分了……不过那些照片,还有后来的录影带我都销毁了,早就销毁了,我只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

席海棠咬紧了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略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低声道,“过去的事情别再提了,我们走吧,去看素心。”

“嗯。”

周日。

席海棠抽了一个时间到了精品店,是月末了,她要给雇佣的两个店员发工资。

“慧慧,琳琳,这是你们这个月的薪水,拿好。”

两个店员接过了钱,都有些诧异,“海棠姐,怎么多了两百啊?你数错了吧?”

席海棠淡淡摇头,“没有数错,是我想多给你们一些。这段日子店里多亏了你们两个,我想谢谢你们。”

“海棠姐你太客气了!我们可不好意思多拿……”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慧慧,琳琳,我现在私人的事情太多了,分身乏术,店里这边几乎是顾不上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靠你们了,以后我每个月都按照这个月的工资发。”

“海棠姐,你人可真好!”还是在校大学生的慧慧和琳琳对于能在课余时间做这种兼职本来就很高兴了,而且还遇到了这么好的老板简直感动得快哭了!

席海棠微微笑了下,“你们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

“我们可没有瞎说……”慧慧和琳琳斜眸看了看店门口,窃窃笑了起来,“海棠姐,你男朋友又来接你了哦!肯定是怕你这么好的女朋友被别人追走了吧!”

席海棠秀眉微蹙,“什么啊?”

她顺着慧慧和琳琳的视线望了过去,见顾惜爵正站在店门口等她。

席海棠推门而出,走到他的车前,问,“你怎么会来?”

“我刚刚去了疗养院那边,见你不在,那儿的护士说你好像是来大学城这里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就过来看看,果然你是来店里了。”顾惜爵的口气像是有些沉重,却又是松了一口气那样。

席海棠不由得有些奇怪,“我只是过来给店员发薪水,这大白天的会有什么事啊,你在担心什么?”

顾惜爵轻叹了一口气,“就算我是想多了吧!”

有些事情他不想告诉她,秦浩那边的调查已经有了初步结果,证实许曼丽跟他舅舅同流合污,出卖了公司不少情报,许曼丽看起来是存心报复的,之前海棠和她之间相处的不太好,他有些担心许曼丽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心想,他该再多派个人暗中保护海棠才行。

顾惜爵和席海棠驱车离开后,精品店内走进了一个妖娆艳丽的顾客,慧慧和琳琳都是一愣。

“请问小姐需要什么?”

“随便看看……”艳丽女子笑得有些奇怪。

席海棠和顾惜爵返回了疗养院,看护告诉他们,素心的情况一切如常。

席海棠的心暗暗沉了下来,“如常就是没有进步啊,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素心的情况一点都没有好转,甚至连一点清醒的迹象都没有……”

顾惜爵也是眉头紧锁的样子,“海棠,医生也说了,这种情况下素心一时间是醒不了的,我们只能多点耐心了。”

“你知道么,昨天隔壁病房的那个病人昏睡了六年忽然之间醒过来了,我好希望素心也能够创造奇迹……”说着,席海棠的眼睛又有些湿意。

他伸手揽住了她的肩,“海棠,别着急,素心知道你这样为她担心,她会努力醒过来的。”

“希望如此。我去问过隔壁病房的人,说那个病人的父母每天都在床头呼唤他,陪他说话,讲平时的事情给他听,病人虽然是睡着,但是好像也是有知觉的,一年前病人开始会流泪,半年前他的手指开始会动……昨天终于睁开眼睛了……”

“是亲情的力量唤醒了他?”

“应该是的,医生都说是奇迹,我也想那样做,可是素心是跟我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上哪儿去找她的父母呢,也许他们早就不在了……”

“海棠,我们不能放弃这个希望,隔壁病人的例子摆在那了,是给我们的鼓励,你想一想,素心小时候身上有没有什么线索,也许我们可以追查下去,你都找到你爸爸了,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素心身上没有什么东西,就只有右手手心的那个胎记比较特殊,还有就是我们小时候刚刚进孤儿院的时候,她说话的口音不是当地的,有些江浙一带的口音,院长说素心可能是跟家人一起来T市旅游的,不幸遇到了地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