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125章 最后一天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191 2016-03-16 23:48:31

  第125章 最后一天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血咒。我的曾爷爷感到事情太过离奇,便请来高人指点,然后就想到了那个曾经被他抛弃的苗族少女,他很快地又去了香格里拉,却发现那个女孩子已经死了,并且是自杀。那个女孩不是普通的苗族少女,而是最古老的苗族一支的圣女,她自杀的方式也很特别,是圣女用来祭天时才用的,用当地罂粟花的花梗巧妙地割断身上一根血管,让全身的血都顺着那一个伤口流干,然后以血起誓,诅咒负心人。”

席海棠倏地打了一个寒颤,“极端的爱,怨念的恨!”

“自那以后我的曾爷爷再也没有过孩子,直到他快六十岁偶然一次去美国,才知道原来可以用试管婴儿的方法繁衍后代……后来就有了我爷爷,偌大一份家业终于有了继承人。鉴于血的教训,我的曾爷爷让我的爷爷很早就结了婚,可是诅咒依然没有消失,我爷爷的第一个孩子也夭折了……从此之后顾家就有了铁一样的规定,全部都封存在这个地方……我和顾惜朝在二十岁的时候一起来过这里,之后我再也没有来过这了。”

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顾惜爵打开车门,拉着她的手下车,这一刻席海棠才发现,他掌心的温度不再温热,很凉,很凉。

顾惜朝站在他们的对面,距离大概有二十米的样子,眉宇间尽是夭邪。

顾惜爵用力握了握席海棠的手,低语,“你不要过去,在这等我。”

她喉咙发紧,有些犹豫。

顾惜朝忽然笑了起来,笑意凉薄,“顾惜爵,百无一用是深情!”

闻言,顾惜爵眉心皱了起来,“顾惜朝,你够了,柔儿躺在医院里,等了你那么久,现在连孩子都生了,你还想玩到什么时候?”

顾惜朝唇边的笑意更诡谲了,“你心疼她了?”

“我心疼那个孩子!她的妈妈人格分裂,她的爸爸也是个疯子!”

“怎么会呢?她的爸爸深情得很啊!顾惜爵,那个孩子是你的!”

“你说什么?”

“我都带你来这了,你还不明白吗?柔儿怀孕是试管婴儿,我偷了当年你封存在这里的那支试管。”

顾惜爵咬了咬牙,听见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你以为我会信?爸爸生前有遗嘱,这里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尤其你和我!”

“我就知道你不会信的,没关系的,我们去医院,做DNA!”顾惜朝的眼底闪过一抹阴鸷。

针管刺进了手臂的血管,顾惜爵感觉到一丝疼痛,可他不知道那股疼痛是来源于手臂,还是来源于心里,神经的紧张度到了极限,好像某个瞬间就会爆破开来,然后,无力回天。

护士抽好了血,将样本放入封闭试管,“好了,顾先生,明天早上八点准时可以出结果。”

“嗯。”顾惜爵点了点头,用蘸着消毒酒精的棉团儿按住针眼儿,转头看向走廊的方向,却没发现席海棠的身影,他心弦一颤,急急地追了出去。

“海棠……海棠……”叫了两声,都无人应答。

顾惜爵的心凉了大一截儿,双肩颓然地垂了下来,是啊,他还能期待什么呢,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像顾惜朝说的那样是他的孩子,他叫海棠怎么办,该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吧?

唇边泛起了苦笑……

无奈至极,他伸手摸向了口袋,想找支烟,很幸运,并不是经常吸烟的他这一次竟然随身带了烟盒儿,可还没来得及点燃,就有人从他指间夺走了香烟,“这里是禁止吸烟的!”

顾惜爵的心像是一瞬间活了过来,“海棠?你没走?”

席海棠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我是育婴室了。”

他有些无言。

“是个很可爱的女婴,虽然体型小了点,体重也轻了点,但是护士说还算健康,在保温箱里多呆一阵子就行了。”

“海棠……我不知道还能对你说什么。”

“什么都不用说了,结果什么时候会出来?”

“明早八点。”

“那今天怎么办?”

“今天……”他忽然做了一个决定,抓起她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妇幼保健站。

他们再次驱车到了学校,正是学生们的休息时间,小晨和允痕肩并肩地坐在一起说话。

席海棠看到那两个小小的身影儿,唇角自然而然地就翘了起来,她的两个宝贝啊!

顾惜爵也远远地看着两个孩子,活泼的小晨正用手捏着允痕的两颊,好像是在教他怎么微笑的样子,允痕笑得很僵硬,小晨一直摇头,然后自己做出了笑脸的样子示意给他看,允痕又模仿着她的样子继续练习。

呵……

真是太可爱了!

“海棠,你说他们在做什么呢?”

“应该是在练习得奖后怎么面对镜头吧?”

顾惜爵赞许式地点了点头,“嗯,果然是有先见之明!”

席海棠却是摇头,“他们这样也太自信了吧,还没比赛呢,就想着得奖了啊!”

“自信来源于实力!”

“我爸也这样说……”席海棠很无奈,觉得自己跟大家的差距越来越大。

顾惜爵勾唇笑了笑,只觉得一瞬间胸腔里就盈满了幸福,一股暖流滑过心头,烘暖了四肢百骸。

他牵着她的手走向了两个孩子,感慨万千的席海棠并没有发觉自己的手被他紧紧地握住。

“小晨,允痕!”

听到呼唤声,两个孩子倏地回头,好看的小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爹地,妈咪,你们怎么又来了?”

“爹地妈咪想你们了啊!”顾惜爵蹲下了身,把小晨抱了起来,而席海棠则把允痕抱住。

两个孩子窃窃笑了起来,“爹地妈咪是不是因为我们最近都没有住在家里,很想我们呀?”

“是啊,那你们有没有想爹地妈咪呢?”

“当然有!晚上想得都快要掉眼泪了呢!”两个孩子很委屈。

席海棠的心霎时软了下来,“宝贝们,你们这个特训什么时候结束?”

“就这个礼拜啦,比完赛我们就可以回家住了哦!”

“太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

“不用等到那个时候了,我们今天就去!”顾惜爵当机立断地做了决定。

席海棠有些讶异,两个孩子更是傻眼,“爹地,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翘课吗?”

“不,是请假!”

“那还不是一个意思么?”小晨和允痕表示很纠结。

顾惜爵拍了拍两个孩子的头,宠溺地说,“爹地知道你们是好学生,所以爹地去帮你们跟老师请假,好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