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95章 真相大白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132 2016-02-15 20:04:22

  第95章 真相大白

她离开的时候明明记得是反锁了两下的啊!

心跳,突然加快……

她屏住呼吸,轻轻开了门,才一打开,浓重的烟味儿就扑鼻而来。

她倏地一颤,这种味道好熟悉,就是那天她和小晨在打包行李的时候闻到的!

屋里有人来过!

不期然的,顾惜朝的名字就闪过脑海……

房内,一点动静也没有。

席海棠怯怯地走了进去,一道黑影一闪而过,下一秒,她就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飞机上,顾惜爵忽然打了一个寒颤……

“品蓝”,T市最昂贵、最神秘的夜店。

这个地方,是席海棠一生的梦魇。

因为七年前的事情,她对这个地方有着本能地恐惧,回到T市后,她即便是必须经过这也要绕着走,可是她万万想不到,自己这一睁开眼,竟是在这噩梦开始的地方。

还是那间夜店,还是那个露台,席海棠的心在一瞬间疼痛起来,眼底的恐惧深深沉沉的,往窗外一看,天竟黑了,连时间都差不多一样!

她的手脚都被绑住,嘴上也被贴着胶布,周围黑漆漆的,莫名地就增添一种恐怖。

救命……

救命啊……

她无声地喊着,寂寥的空间里只有她细小的呜咽声,无人应答。

好像一瞬间就回到了七年前那个可怕的夜晚,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

忽然,骇人的脚步声从黑暗中由远及近……

她睁大眼,浑身猛地泛起戒备……

相同的地点,相同的时间,甚至是相同的情形——专属于男人的气息从后面袭来,夹杂着浓郁的酒气……

不……

不要……

那样的噩梦再经历一次她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眼泪瞬间滚落,打湿了面颊,冰冷了心脏。

男人的气息从她的后颈穿过,刺激着她敏感的耳畔,“柔儿……”

噩梦再现了!

不!

不要!

席海棠奋力挣扎,却因为手脚都被绑住而无法动弹。

男人的手穿过她的发丝,慢慢地,缓缓地,存心折磨她。

席海棠的双眼立即失去了焦距一般,空洞、呆滞、好似木偶。

七年前的那一晚,那个男人也是这样细细地抚过她的头发,一遍遍亲吻,一遍又一遍。

她的身体泛起寒意,连呼吸都变浅了,好像随时都会断气……

男人见她似乎是到了承受的底线,便没再做出进一步的动作,而是低低笑了,那如魔魅般诡谲的笑声在黑暗里盘旋、再盘旋……

“嗯,很好,你的反应比我想象中还要精彩。”男人伸手将她嘴上的胶布撕开。

“你……你是谁?”她才一开口,声音就已经沙哑,喉咙像是被碾过一般破碎。

“我是谁很重要吗?七年来你不知道我是谁,不也一样过过来了?”他依然站在她身后,双臂用力按住她的肩,不让她回头。

“不……不可能……”席海棠用力摇头,绝望的眼泪流个不停,“秦浩说那个人已经死了,你不可能是他,不可能的!他死了!”

“死了?”男人玩味着,语气里带着忿恨,“我还真希望是那样,死了多好啊!可是,那么轻易就死了,多可惜啊!”

他又凑近她,唇间喷薄出温热的气息,浓郁的酒精味道让她愈加觉得惊悚。

“不!别碰我!”

“嘘……省点力气,不要叫这么大声,待会儿……待会儿会有很多机会让你叫的……”

男人的话里充满了邪气,不需挑明,她也能知道那里面潜藏着无尽的阴谋与邪恶,“不,求求你了,你放我走吧……”

“放你走?那怎么行啊,精彩的戏码还没开始呢!”

顾惜爵的心极度不安着,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很忐忑,好像是有不好的预感,下了飞机后他连忙开机,打给海棠,却没人接,打回家里,管家说她去了医院,他又打给项飞扬,他说她去过又离开,好像是回了原来住的地方。

没有,没有,他找遍了所有可能找到她的地方,都没有!

他直觉她是出事了!

没有办法,他丢下了所有的工作给秦浩,买了飞机票就往回赶,返回T市的时候,天已经漆黑一片了,愈加多了几分苍茫。

他关注了一整天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的心猛然一颤,是陌生号码——“顾先生,有人请你去鑫城酒吧喝一杯。半小时,过期不候。”电话那端的人普通话不太标准,有些南腔北调式的奇怪。

顾惜爵深呼吸了口气,叫司机立即转道。

到了酒吧,他发现那里的客人似乎都被清场,只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男人坐在角落,像是在等他。

“顾先生,请坐。”外国男人将一杯早已备好的威士忌推给他。

“你是顾惜朝的手下吧,我知道你,伊凡!”

外国男人玩味地勾了勾唇,没点头,也没否认,只是端起杯子,说了一句很中国式的话,“先干为敬!”

顾惜爵没有心情跟他喝酒,开门见山地就问,“顾惜朝在哪儿?”

“我的老板让我们边喝边谈。”

顾惜爵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现在可以说了吧!”

“中国人都习惯在酒桌上谈事情,的确很有趣。”外国男人又倒了一杯酒给顾惜爵。

顾惜爵压住情绪,又是一饮而尽,因为喝得太快,几滴酒液沾湿了下颚,顺势滑入衣领,冰凉的触感却浇不灭他充斥在胸腔里的怒火。

“到底怎么样才能告诉我顾惜朝在哪儿?”

外国男人抿唇不语。

顾惜爵便是发疯了一样地把桌上的酒瓶打开,杯子都不用,直接猛地灌入喉咙,辛辣的酒液滑入胃里,灼烧起一片热烫,他不以为意,几乎没有间歇地就把一整瓶威士忌喝了下去,呛得忍不住咳嗽起来。

“现在……可以说了吧?”

那个被叫做伊凡的男人,耸了耸肩膀,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字条给他。

顾惜爵一看,猛地顿住——品蓝。

他终于知道顾惜朝想做什么了……

“顾惜朝!”顾惜爵一路杀到了“品蓝”,在看到眼前的画面后惊住了。

在他踏进露台的一刹那,不知道从何处控制着的灯光忽然亮了,整个露台上都装满了镜子,四面都是,把所有的角落都照得一览无遗,刺得眼睛生疼。

海棠被绑在椅子上,顾惜朝则站在她身后,抿紧的薄唇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飞扬起来,狡黠的,诡谲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