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91章 抱你进去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19 2016-02-11 20:01:52

  第91章 抱你进去

她看向顾惜爵,眼神是一片迷惘,“柔、柔儿是谁?”

顾惜爵心里一凉,极力保持镇定,他不知道这一次还能不能骗过她,心,吊在了悬崖边上……

“柔儿……是我大嫂。”

“顾惜朝的妻子?”

“对。”

席海棠又是一惊,她觉得思绪好乱,隐隐之间觉得不对劲,可是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那个……她叫什么?”

“简依柔。”

“哦。”也许是她太敏感了吧,世界上长得像的人都那么多,更何况是名字相同相似。

电话持续响着,席海棠缓缓地把手机递给了顾惜爵。

他忐忑不安地按了接听键,“喂……”这一次,他没敢叫柔儿的名字。

“爵哥哥……”电话那端是一阵哭泣的声音,“你有没有找到朝哥哥?”

“还没有。”派出去的人都没有回复,一个都没有,看来顾惜朝是存心躲起来了。

“爵哥哥,你现在在哪儿,你能不能来医院陪我,我一个人好害怕……”

顾惜爵轻叹了口气,为什么柔儿总是这样,有了任何事情永远是依赖他帮她解决,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他真的觉得很累、很累……

“爵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能来吗?”

“我在打针。”

“你不愿意就算了,不需要说谎骗人!”柔儿不信他的话,直接挂断电话。

顾惜爵看着手机,很颓然,抬头看着席海棠,她的眼底充满了疑惑,“发生什么事了?”

“顾惜朝不见了,柔儿现在一个人在医院,医生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发育不好,随时有早产的可能。”

“那……那她是一个人害怕才打给你的吗?”

他一愣,僵硬地了点了点头,算是吧。

席海棠的心也在一瞬间紧绷了起来,她看出顾惜爵的为难,“其实……你是想去的吧?”

“海棠,我……”

“你不用解释,我明白的,她是你大嫂嘛,又怀着身孕,你不放心也很正常啊。”席海棠完全没有多想,因为她一听到柔儿怀着身孕一个人在医院后,就完全受不了了,她一下子就想到了从前的自己,身边没有一个人,好孤单,好害怕,她比任何人都知道那种滋味儿的可怕,她比任何人都了解那种痛苦!

看了看点滴架上的药瓶,第二个小瓶马上就点完了,只差最后一瓶了,席海棠果断地做了一个决定——“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吧!”

“什么?”顾惜爵一怔,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她又重复一遍,“我陪你一起去医院。你这个样子,总不能把针拔掉,你也不能开车,叫司机载我们去,我帮你拿点滴瓶。”

“海棠……”

“你不想去啊?”

“不是……我只是……只是不明白……你不觉得这么晚了,我去看别的女人,很不好吗?”

“什么别的女人啊,她不是你大嫂么!”她的坦荡让顾惜爵无地自容。

车上,席海棠帮顾惜爵拿着点滴瓶,瓶子虽小,但是需要一直把手举得高高的,也很辛苦,她时不时地将左右手轮换。

“海棠,我自己拿着就行了。”

“不用,你别动,要是滚针就糟了,我又不是护士,也不会重新扎针,你这瓶药就浪费了,病也耽误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检查着他的手背,胶布贴着的地方没有奇怪的鼓包,说明一切都正常,滴管里的流速也很正常,一分钟45下,分秒不差。

看着她贴心的样子,顾惜爵忍不住动容,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席海棠一怔,抬眸对上他的眼,“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太美好了,跟天使一样。”

“什么啊……我只不过是感同身受罢了。”她的眼神微微黯淡下来,声音里也带着沉重,“你知道吗,我以前怀孕的时候也是一个人,虽然素心经常陪着我,可是她一走,房间里就空了下来,安静得可怕……我在书上看到,说准妈妈要多跟人说话,多交流,那样的话生出来的宝宝才会活泼可爱,可我找不到人说话,就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模仿着电影里的台词,或者是假装自己去市场买东西跟老板讲价还价,还有的时候是想象自己站在街头拿着传单发广告,每发一张就说一遍广告语……我不停地说话,对自己说,对宝宝说,房间里好静,静得甚至有我说话的回音……那种感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种感觉会让人发疯的……”

密闭的车厢里,她的声音低沉哽咽,眼泪无声地流淌在心里,冰冰凉凉的,重重地砸进顾惜爵的心里。

“海棠……”他忽然将她抱住,用尽了生命里全部的力气。

“你的手……”她大惊,想要看他的吊针,可他一把扯落点滴的管子,她把圈在怀里,牢牢地不肯松手。

他低头,重重咬在她的唇上,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浸湿,她只看见他的表情,心碎到令人心悸的地步,从此定下她情字路上终生基调。

“世上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到了医院,他们发现柔儿已经睡着了,但是医生告诉他们,她不是自愿睡的,而是打了镇定剂的缘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柔儿的情绪在11点多的时候忽然变得很激动,柔弱的一面完全不见,脾气变得很大,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都劝不好,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得已,医生只好开了镇定剂,并在里面添加了对胎儿无害的小量安眠药。

“顾先生,简小姐醒着的时候一直在叫她丈夫的名字,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还是尽快找到人比较好。”

“我明白,我会继续派人找的。”

“这样是最好不过了,我们医院这边也会尽力而为的,顾先生请放心。”

“谢谢。”

“不用客气,这是医院的职责。顾先生,简小姐用的药物都是德国进口的,需要提前预定,所以麻烦您再办一下手续。”

“好的。”

“那您跟我来。”

“嗯。”

顾惜爵握了握席海棠的手,“海棠,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好,你去吧。”

顾惜爵和医生离开了,席海棠则是静静地站在病房的玻璃墙外,看着病床之上的简依柔,她心里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对简依柔,毫无疑问首先是同情,可她心头却无端地生出一股芥蒂,她讶异于自己的心态,并暗暗斥责自己的不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和简依柔之间就是有一层无形的障碍……

或许,是因为她的名字里有一个柔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