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77章 夜半情愫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11 2016-01-28 20:04:22

  第77章 夜半情愫

“我……我不太能想得起来了……”

席海棠握住她的手,鼓励着,“素心,别着急,慢慢想。”

“我脑海里有一些片段……是零碎的画面……有几个小朋友,打架,还有你……海棠,是这样吗?你记得吗?”

“对!我也记得这些!素心,我们再好好回忆一下,那个吊坠到底放在哪儿了?你是什么时候不再戴着它了?”

“我不知道……好模糊的记忆……”素心闭上眼,仔细回想,越想越乱。封存在脑海深处二十几年的事情,忽然要一下子找出来,真的好难。而且,好像还有一种感觉,那份记忆好像并不真实,好像并不是属于她的。

席海棠也拼命地回忆,她和素心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在孤儿院里她们是最好的姐妹,所有的东西都是分享的,素心的记忆里有她,她也一样。

项飞扬目露急切,“我爸说过,我姐是在地震的时候跟他失散的,他被埋进废墟,失去了双腿,昏迷了整整三年,三年后醒来发现什么都变了,以前住的房子被重建了,街道也全改了,他找了很多地方都找不到我姐。”

席海棠点了点头,更加确定了,“对,我和素心都是地震孤儿,我们和一大批失去亲人的孩子一起住进孤儿院的。”

回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接近真相,可就差最后一点确凿有力的东西,就如同深陷迷雾,看到前方有光亮,朝着那走,走得越近,视线却越迷茫。

素心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出那个最关键的点,“海棠,我们明天回孤儿院看看怎么样,也许在那我们能想出更多的东西来。”

“好,都说触景生情,回孤儿院的话,肯定会有用的。”

“嗯。”

时间已晚,项飞扬虽然心情迫切,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姐,今天时间太晚了,你又才下飞机,肯定很累了,休息吧,我们明天白天再联络,一起去孤儿院,怎么样?”

“呃……好啊。但是……你叫姐是不是太快了?还不确定是不是呢!”沈素心很是忐忑。

项飞扬笑了笑,“不是也没关系啊,反正你和海棠姐都比我大,我叫一声姐也没错。”

“你可真会说话。”沈素心和席海棠互相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

一切,就等明天再说吧!

是夜,席海棠和沈素心睡在一个房间,两个人像是小时候一样,促膝长谈。

“素心,你紧张吗?”

“嗯,紧张,可是也好矛盾,一方面希望自己可以找到父亲,另一方面也害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忽然之间多了个爸爸和弟弟,会觉得很奇怪,好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傻瓜,你什么都不用说,就抱抱他就行了。素心,我见过项老先生,人很好,很慈祥,很亲切,你也一定会喜欢他的。”

“海棠……”沈素心忽然叫了她一声,然后又顿了下,欲言又止。

“嗯?”席海棠转过头,在黑暗中诧异,“怎么了,干嘛说到一半又不说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啊,说了怕被你骂。”

“什么啊,我哪有那么凶?”席海棠觉得好笑,她又不是母夜叉。

素心撇了撇嘴,“那我可真说了……”

“说啊!”

“海棠,你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其实那个蔷薇吊坠是你的啊?”

“你这丫头,你胡说什么呢?”席海棠顿时凶了起来。

素心缩了缩肩膀,“你说过不骂人的。”

“我……我没有骂你。可是你这个想法也太离谱了吧,怎么会这么想?”

“我也不知道,就是忽然之间想到的。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啊,海棠,我们小时候不是什么都分享的吗,也许是你把吊坠送给了我,我真的记不清楚了,而且我对项飞扬好像也没有那种姐弟的感觉。”

“他不是都管你叫姐了吗?我觉得挺亲切的。”

“可是跟那种血脉相亲的感觉不一样……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席海棠轻叹了口气,“你就会胡思乱想。”

“不是,我只是怕弄错,万一那个项老先生是你的爸爸呢?”素心还是很不安。

“是又怎么样,我的爸爸不就是你的爸爸吗?我们连小晨都分享了啊!”

提起小晨,沈素心立即精神一振,“呵呵,说的也是哦!我们两个连女儿都共享了,她可是最大的宝贝!”

席海棠会心一笑,“素心,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小晨永远的素心妈妈!”

“嗯!”

黑暗中,她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对了,海棠,那个顾惜爵……他是不是在追你啊?”

席海棠倏地一颤,“你怎么会忽然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觉得他看你的眼神很不一般,海棠,你的想法呢?你喜欢他吗?”

“不!”席海棠像是警告自己一样,迅速否定。

沈素心微微蹙眉,“海棠,其实你也该为自己打算一下了,小晨虽然一天天长大了,可是你还年轻,你真的要一辈子一个人吗?”

“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哎,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劝你,顾惜爵那个人一看就知道挺不简单的,我的意思是,也不一定是顾惜爵,别的男人你也应该考虑一下,遇到合适的,就交往看看。”

席海棠沉默了下,从十八岁的那一晚,她就不再梦想爱情了。

“海棠,我在书上看到过,说一个女人一生当中有两个年龄是最重要的,一个是18岁,18岁是从小女孩成长为女人的阶段,而另一个是25岁,25岁是一个女人走向成熟的标志,海棠,18岁的噩梦已经过去了,你现在25岁了,你未来还有更多的机会,好好把握,嗯?”

“素心,好晚了,我们别聊了,睡吧……”

黑暗中,浅浅的两声叹息。

顾家大宅。

二楼。

儿童房。

顾惜爵守在允痕的床边,静静地凝视着他的小脸,睡着时的允痕表情放松,嘴角甚至浅浅的上扬着,好像是做着美梦。

“妈咪……”忽然,允痕的嘴里吐出梦呓,轻轻的,却直击顾惜爵的心脏。

情不自禁地,他伸出了手,握住了儿子的。

或许是捏握的力道不对,也或许是他的体温不对,睡眠中的允痕微微有了察觉,缓缓地睁开了眼,半清醒着,“爹地?”

语调上扬,带着不可思议,显然,他梦里的,不是他。

顾惜爵勾了勾唇,温和地问,“允痕刚刚做梦了是不是?”

“呃……爹地怎么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