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城劫数

第69章 你想怎样

倾城劫数 安染染 2292 2016-01-20 20:03:40

  第69章 你想怎样

“这个……我还是最喜欢在家里吃啦,我妈咪做的饭菜就非常棒了!”

“哎呦,你真不愧是你妈咪亲生的女儿,说话调调都一样,不过咱们今天一定要出去吃,阿姨有大事要跟你商量!”

“嗯?什么大事?”

“这个礼拜天是阿姨和叔叔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小晨来给我们当花童好不好?”官小绯一脸幸福地问着,显然对于那个纪念日非常期待。

小晨又抬头看了看席海棠,“妈咪,我可以去吗?”

“当然可以,叔叔和阿姨的结婚纪念日是好日子,小晨去当花童,也是对叔叔阿姨的一种祝福。”

“嗯,妈咪说得对,我也希望叔叔阿姨永远幸福。”

结婚纪念日那天让小晨当花童的事情就这么约定了下来,秦浩和官小绯此行马到成功,夫妻二人很有默契地看了对方一眼,唇角都偷偷地扬起。

出去吃饭前,席海棠和小晨回房间换衣服,秦浩压低了声音问向官小绯,“小绯,你这招管用吗,你确定能帮得到爵?”

“这个不好说。”官小绯狡猾地笑了,“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顾惜爵显然还不是彻底没救,他这次啊,好像是动真格的了,是真的想向海棠和小晨道歉,这说明他良心未泯嘛,作为一个国家干部,作为人民的公仆,我有责任和义务帮他一把!”

秦浩叹息,对于自家老婆这么得瑟的模样很是无语,可他就是爱她这个调调,“老婆,你的觉悟真高啊!”

“那当然!我是谁,官小姐!”

夫妻二人相视一笑,忍不住期待结婚纪念日快点到来了……

秦浩和官小绯住的是独栋别墅,位于祁明山腰最有利的地势,倚山而建,在别墅的圆弧形顶部,后山腰的一片绿海中不知用什么办法喷制了两个醒目的亮金色大字:秦宅。

院子里宽大通明,到处是怒放的鲜花和彩灯,长长的走廊,是希腊式的设计,灰白相间得大理石地面光亮可鉴,巨大的雕花壁上,维纳斯的塑像摆在两旁,走廊的尽头有一道拱门,上面有着极为精致的龙凤浮雕,看起来气派又豪华。

席海棠牵着小晨缓缓走进,一眼就看到了秦浩和官小绯这对主角,秦浩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帅气的同时更多了几分优雅,而官小绯则是一身的火红,娇艳如玫瑰。

“海棠,小晨,你们来啦!”高调的呼喊,带着不太明显的刻意,好像是在向某人暗示。

果然,不到一分钟,顾惜爵就带着允痕一起出现了。

席海棠下意识地往后一退,牵着小晨的手也偷偷捏紧了,这是小晨走丢那天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心底的抗拒依然存在。

“小晨,快过来,允痕也是,你们俩都是今天的小花童,跟阿姨进来换礼服。”官小绯连忙将两个小孩拉走,顺便递了个眼色给自己老公。

秦浩立即心领神会,干笑两声,“那个……我进去看看客人都到齐了没有啊!”

席海棠再笨也明白了这份含义,她见顾惜爵紧紧盯着自己,手下意识地捏紧了衣服的下摆,骨节泛白。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强迫自己无视于他的存在,挺直背脊,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海棠……”顾惜爵几个大步跟了上来,拉住了她的手,然后又轻轻放开,“对不起,我对上次的事情真得感到很抱歉。”

席海棠皱了下眉,好像是很厌倦的样子,“顾惜爵,我说过了,那天的事情我也有错,我也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从此之后两不相干,小晨现在很好,我们过得很平静,你就不要再来纠缠了!”

“我只是想道歉,补偿你。”

“谢谢,你不出现在我面前,就算是最好的补偿了。”

她的冷淡疏离让顾惜爵的眸色黯淡了几分,“海棠,你别这样。”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席海棠的情绪被逼到极点,声音不自觉地大了起来,引来其他客人的侧目。

顾惜爵意识到不妥,握住席海棠的手就走,对于秦浩家他很熟,他知道什么地方更安静。

“放开我!”

一路挣扎,席海棠努力想把自己的手从顾惜爵的掌控中抽离出来,他的碰触让她心烦意乱,掌心的热度更是让情绪焦躁了几分。可是他的钳制很重,不只是力气大的原因,仿佛还透着隐隐的异样原因,怎么都不肯对她放手。

“海棠……”顾惜爵忽然将她抵在墙壁上,英俊的脸庞凑了过来,薄唇抵近她的,再有一公分的距离就可以吻上她,但他却没有那么做,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一改之前的强势作风,温柔地说,“海棠,做我的女人,好吗?”

席海棠只当他是疯了,之前他对她都是命令的口气,现在又换成了询问的口气,可内容还是一样,一样的异想天开,一样的神经错乱!

“顾惜爵,你是怎么回事,你以欺负我为乐趣吗?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要,不要做你的女人,不要!”

“这次不一样……”他真的是想过了,他甚至可以接受小晨。

她没耐心听他解释,因为任何解释她都不想听,那些都是他自以为是的想法,她不想管,一点都不想!

“顾惜爵,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我们之间是平行线,不会有交集,就算过去有,那也是错误的,我不知道你的生活,你也不知道我的人生有多么复杂……”

讲到自己的事,席海棠的眼神黯了黯,肮脏的身体,寂寞的灵魂,她活得根本就像行尸走肉。

顾惜爵读懂她的痛苦,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说他就是造成她痛苦的根源……

他见过她发怒的样子,见过她冷淡的样子,他真的不敢想象她再崩溃的样子。

缓缓地,他松开了手,无话可说,唯一能说的,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她摇头,“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只求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和小晨,我折腾不起了,我好累,很的好累……”

委屈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真的,她累了好久了,可是连诉苦的人都没有,没有父母可以撒娇,没有爱人可以依靠,只有小晨和素心相依为命,可是她怎么能把心里的苦对她们说,小晨还是个孩子,素心已经为她牺牲了那么多……

她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动物,没有同伴,只好自己跑到一个山洞躲起来,然后自己舔舔伤口,自己坚持,自己悲伤。

这个城市没有草长莺飞的传说,它永远活在现实里面,快速的鼓点,匆忙的身影,麻木的眼神,虚假的笑容,而她一点点被同化。时光没有教会她任何东西,却教会了她不要轻易去相信神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